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427章 刀下判官

427章 刀下判官

        “龙音幻甲”似乎是一层紧贴周身的音波铠甲,当娄墟把刀刺出去的时候,那泛着蓝光的刀身上便裹了一层音波。另外,娄墟脚下站立的地面都被切成了碎片,这层音波铠甲似乎可以切割周围的事物。

        那一刀直刺锦断的心窝,6苏的呼喊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千钧一之际,锦断手里的匕突然变成涂无鱼平时用的大刀状态,厚实的刀身完全抵挡住了刺击,锦断被冲击力推得向后滑出很远。

        6苏这才想起,对方是一个一妖刀,这边也是一人一妖刀,而且乌鸦信是一把活的刀,可以自地作出抵挡保护持刀人……真是好刀护三邻啊!

        “姑娘,你对付不了他,我来!”后面的耳月刀喊道。

        “哦~”

        两人一前一后切换,耳月刀的两手做出握刀的动作,凭空居然出现一把风化成的大镰刀,带着夸张的势头从侧面砍向娄墟。

        娄墟把刀在侧面一竖,勉强抵挡住大镰刀,身体也不自觉地向另一侧滑出一点距离。耳月刀的攻击可以突破他的音甲吗?

        6苏仔细一看才现,原来大镰刀和音甲的接触处在不断地被切碎,并且不断的自动修复。原来如此,风化成的非实质兵刃可以即时修复,这也需要强大的妖力作后盾吧。

        耳月刀把镰刀向后一拉,要从后方把娄墟砍开。娄墟反身一挑,身体一低,让镰刀锋利的刀刃从头上滑了过去,然后抓住空隙,向耳月刀进攻。

        “化!”

        瞬间大镰刀消失无影踪,然后上百把风刀在空中乱舞,好像要把娄墟凌迟一样。6苏在旁边喊:“别下杀手啊。”

        “我明白!”

        这一幕对耳月刀也很为难,平时出手就能把人切碎,此时顾虑着那把妖刀冯夫人,只能勉强压制娄墟,却不敢过分攻击。

        娄墟被那些风刀逼迫得连连后退,突然一弯腰用刀尖在地上一划,水泥地面荡出一圈碎石,被半空中的风刀瞬间切成碎片,趁着那些碎末成为掩护,娄墟从楼的那边跑掉了。

        “这个混蛋!”耳月刀骂道,“老是跑,不能痛痛快快打一场,真是揪心。”

        “我们毕竟是三个人啊。”

        “三个人?你一直在旁边干嘛,怎么不开枪?”

        “我负责解说!”6苏笑道。

        而且能粉碎骨臂的音甲,子弹挥不了作用。

        “追!”

        三人跑着跑了出去,只见娄墟正在巷子里跑,奇怪的是他居然把护体的音甲收掉了……难道说音甲有时间限制?

        不!6苏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便说:“你们注意到他的牙没有。”

        “尖尖的,丑死了。”锦断说。(现在她耳朵聋了,是手里的刀传话的)

        “我猜他是故意弄成这副样子的!”

        “为什么?”

        “因为他是用舌头振动来声的,那种透风的牙齿可以把声波透出来,你们没注意到吗?他一直呲着牙的!”

        “是吗?我们说话的时候也没必要咧着嘴啊。”锦断说。

        “说话的时候得把嘴张开啊!闭着嘴虽然也能有声音,但只是很沉闷的声音,声波的频率是高振幅的。他就是为了防止别人看出来自己的弱点,才把牙弄成这个透风的样子,要不然打架的时候就得一直张着嘴了。”

        “啊啊,有道理!”

        “所以,憋一口气拼命地喊出来,一般人只能维持十几秒。为了适应自己的妖技,他应该达到了更长的时间,但无论多长,中间都要停一会。”

        为了适应自己的妖技,妖要作出很多牺牲,比如6苏看见什么都要摸一下,比如耳月刀永远光着屁股。

        “我试试我能持续多久……亚拉索,这就是青藏高……”耳月刀唱起来了。

        6苏一捅他的腹部:“这时候还有闲心唱歌!”

        “那你还有闲心分析!”

        锦断说:“喂喂,人都跑没影了。”

        “走,追吧!保护我别被车撞。”

        6苏闭上眼睛伸出双手,追踪着几秒钟前的影像快跑进了巷子里。巷子里没什么危险,出了巷子的时候,前面突然有辆大卡车从侧面撞向6苏。耳月刀突然脚下爆出一阵烟尘,一溜烟冲刺到他的侧面,用身体在卡车头侧面一撞,硬是把它撞歪了过去。

        听见耳边有剧烈响声,6苏却没停下脚步,他知道这两个伙伴还是值得相信的。

        几秒钟前的影像里,娄墟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他显然是害怕了。6苏加快脚步,就在这时突然锦断在后面喊:“喂,危险啊!”

        就在他闭着眼睛的时候,前面突然有个用布蒙着头的人悄无声息地落下,手里握着一把乌黑的钝刀,迎面向6苏挥过来。

        6苏一睁眼,看见那把钝刀正向着自己脑袋劈来,身体立即向下一弯,在前冲的惯性之下,全身跪倒从刀下钻过。

        钻过去的瞬间,他清晰地看见刀身上缠绕着许多枯骨,刀柄的末端有一个骷髅头。那把刀擦着自己头上一的绺呆毛掠过,不可思议的是,当呆毛被触到的时候,居然像玻璃丝一样脆生生地断成了几截。

        这是一把妖兵!

        他拔枪在手,朝着来者的腹部连开了几枪。那家伙虽然中了枪,却没事似地跳开,两手把住钝刀在身前一横,居然没有一句开场白,像个沉默的杀手。

        他腹部的伤口流着血,但立即合拢了起来,子弹居然没有吞出来……一般人修复的话,不都是要吞出子弹吗?这家伙还准备带个纪念品回去?

        “锦断,读技!”

        “正在读!”

        “怎么又出现一个人,喂,你是谁?”耳月刀问。

        那个握着钝刀的人不说话,蒙着的脑袋只露出一对眼睛,他的个子不算太高,应该是个少年……或者成年矮子。

        来者堵在狭小的巷子中,似乎是娄墟的帮凶。他一言不的,突然挥动手中的钝刀,向站在最前面的6苏砍开。

        他本能地用枪格挡,按常理来说,钝刀是舍弃利刃,用沉重的打击来杀人,这一下挡能挡住,肯定结果是“当即虎口震裂,疼痛难当”!

        但真实的结果居然是,手里的枪像玻璃做的一样哗啦啦碎掉了,碎片漫天飞舞。6苏动掌中倒转,复制一个这几天摸过的最硬的东西来抵挡钝刀的余势……一部诺基亚36oo!

        没想到,连自卫神器也像玻璃一样碎掉了,这不科学啊!旋即钝刀的刃触到手的侧面,清脆一声响,就像冬天往冷玻璃杯里倒烧水,杯子炸裂一样……他的手居然碎裂了!

        他赶紧撤回手,那把刀不能碰,就攻击下盘吧。6苏一转身一脚飞踹,正踢在那人没有防备的肚子上,被他踹出很远……碎铁本来就是流氓格斗术,随机应变才是其精髓。

        那人把刀刺进地面来缓解这一脚的冲击力,刀在地上划过的时候,地面居然也像玻璃一样碎裂了,拉出长长一道沟来。

        “苏,那把刀的妖技是‘刀下判官’!”锦断说。

        “‘刀下判官’?”听到这个名字,他已经明白了一些。

        “它的效果是把砍中的东西变成任意质感。”

        6苏看看自己裂掉的手掌,依然是**,但那蛛网状的伤口却像玻璃的裂纹一样。也就是说,这把钝刀砍人能像砸玻璃一样,不知情的对手举着自己的兵器来格挡,在它面前就像举着一根日光灯管pk大铁棍似的。

        这简直是坑爹神器啊!

        对了,这个人为什么蒙着脸啊!难道说是曾经认识的某人,害怕他们认出来自己?6苏对锦断说:“读他的妖技。”

        “知道!”

        这句话刚说出口,那个钝刀客突然挥舞着手里大刀,气势汹汹地向锦断攻过来……果然是害怕暴露身份!

        普通的巨兵都会存在体积过大而施展不开的问题,但这把刀仗着“刀下判官”的神技,挥动起来简直像城管大队扫荡街头似的,根本不把阻拦它的墙壁。

        侧面的墙壁“哗啦”一声被整个扫穿了一块,里面正在看电视的一家三口吓得抱在一起。三人被逼得除了后退没有别的办法。

        “化!”

        抓住一个空隙,耳月刀突然飞出一阵风刀,这一次换那家伙后退了。然后耳月刀踩着墙壁冲了过去,一脚踏住大刀,一拳打在对方脸上。

        对方一抬刀,把耳月刀掀飞了出去,两人面对面站定。耳月刀说:“这个人交给我吧,我的武器不怕碎,我也没衣服可爆。”

        “好,交给你了!”

        “你倒是客气一下啊。”

        6苏和锦断这时已经踩着墙壁跑掉了,只剩下两人站在那里,耳月刀捏了下拳头,身上无数风刀开始环绕转动,他笑了下:“他们在这里我老担心削到自己人,现在总算可以放开手脚了……你们也给我闪开!”

        他冲侧面咆哮一声,墙上的破洞处,那一家三口正紧张地看着巷道中的打斗,被耳月刀一吼,吓得赶紧离开那里。

        他周身环绕的风刀突然以夸张的度旋转并且扩散开来,被削到的墙壁立即多一道细细的沟。这些风刀出一阵阵恐怖的尖啸声,那个不之客也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比较严谨的读者君可能要追问,墙变成玻璃的质感会更好砍?嘛嘛,并不是这样的,我知道玻璃够厚是比石头硬的,因为玻璃密度高。“刀下判官”是把砍不动的东西变成能砍动的质感,比如抵挡刀的手臂和武器变成脆脆的玻璃质感,墙嘛会被变成其它能砍动的质感……比如萨其马或者另一种比较昂贵的地方糕点!!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