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415章 兄弟再会

415章 兄弟再会

        “老杰克,有什么新枪吗?”

        “没有,最近海关很严,你知道的。”

        两人进到老杰克的地下军火仓库中,寒暄之后问起张伟的下落,老杰克一边拆装一把56式,四只手臂动作如飞,一边回答道:“张伟今天又旷工了,自从从那里回来,他就意志消沉,我拿扣工资来刺激他也没能让他振作起来。”

        “怎么可能振作起来!”

        “要不你们去他家看看。”

        “他家在哪?”

        “我不知道!”

        “你以为我会知道啊。”

        “你为什么要找他?有什么急事吗?”

        “有一点闲事而已。”

        “不是报仇吧?”

        “报仇?他和我怎么会有仇呢。”

        多呆无益,锦断对枪又不感冒,在她眼里枪和猪一样,都长一个模样,所以坐在那里只打哈欠。刚刚离开酒吧就迎面看见一个头乱糟糟的男人走过来,居然是张伟!

        穿着一件袖子脱线的毛线衣,一脸没睡好的疲惫模样,头乱得能让鸡在里面下蛋了,松垮垮的牛仔裤很久没洗了,一双运动鞋也是脏兮兮的。张伟就是这种上了鲁玉有约拍胸脯说自己是妖都没人相信的平凡角色,妖中吊丝,舍我其谁!

        “哎,是张伟吗?”锦断困难地辨认他的外貌,见是见过一次,不过这张比天气预报员还没个性的脸谁能记住啊。

        “是他!嗨!”6苏打个招呼。

        张伟走过来,看清两人之后,立即吓得转身就跑,6苏对锦断说:“把他抓住。”

        “交给我吧。”

        锦断在墙上一点,仿佛在墙上疾跑一样飞快地窜到张伟前面,当她落在他面前时,后者吓得头都竖了起来。

        “去吧!”

        锦断把张伟扔过来,6苏轻巧地接过放在地上,被当成皮球扔了一回,张伟立即老实了。

        “再跑,我就打断你的狗腿!”锦断捏着拳头走过来,威胁道。

        “不敢了不敢了。”他缩着脖子说。

        “干嘛跑啊,我们又不打算吃你。”6苏说。

        他怯生生地看了一眼6苏,瑟瑟抖抖地说:“在n城的时候,我和你们……”

        “已经结束了,你以为我们来寻仇的。”

        他的神情稍稍缓合,视线在两人脸上来回:“那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我很奇怪一件事情。”

        “恩?”

        “像你这样等级低的妖,为什么会卷进那场战争,这么想当炮灰吗?”

        “我……我是被逼的。”

        和猜想的一样,6苏又问:“谁逼的,是你妈‘逼的吗?”

        “不是我妈‘逼的,是万融冰逼的。”他神态不安地说,“他……他说我如果不去,就把我扔到炉子里,他说那种被活炼的痛苦能让人疯掉……我害怕,就跟着去了,后来万融冰跑了,我就回来了。除了他下的命令,我什么坏事也没干,本来万融冰还说能**掳掠呢,我一样没捞着,天天吃很难吃的营养棒,睡地板……”他一副要哭的样子,“在那里的几个月真得很辛苦啊。”

        “**掳掠?你志向真远大!”6苏拍下他的肩,张伟受庞若惊得哆嗦起来,然后6苏从口袋里掏出某夜总会的贵宾金卡(从张义的办公室捡的,给张伟的还是张复制品),在手里摇晃着,“来,我送你一张那种地方的金卡,没有这张卡那种地方可是不提供那种服务的哦,无论你想找漂亮姐姐还温柔妹子,有张卡就万事ok啦!”

        张伟的眼神一下子被金卡吸住了,锦断瞪了6苏一眼,6苏避开张伟的视线用口型说:“是捡的!”其实这张卡能不能用完全不知道,不过暂且当成交换情报的工具吧。

        “啊啊!”张伟伸手要去接过金卡,眼睛里都要流口水了。

        6苏把手举高,说:“不过你要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行啊!”

        “毫无保留地。”

        “行啊!”

        “那我问你,关于万融冰你知道多少,为什么这家伙那么想要那把刀……他私下里和你提过自己的动机吗?”

        张伟的思绪从金卡上回到现实,他歪着头想了想:“他好像说过,那把刀是什么玩艺的一部分炼成的……”

        “啥?”抓住一个惊讶的事实,6苏追问,“到底是什么?”

        “上古什么东西来着,我记不清了。”

        “唉!”

        “他还说自己拿了刀就要回去交差了,他说等他回去交差,我就可以走了。所以这个我记得清楚。”

        “回去交差,和谁?”

        “他没说。”

        啊,6苏暗暗思忖,万融冰果然是有来头的啊。显然他身后还有个老大或者上司之类的人物,n城的战争,似乎只是被他所利用的工具而已。

        但继续追问,张伟也说不出什么了,6苏把金卡交到他手上,张伟如获至宝一般。两人离开之后,6苏一直沉默着,锦断问:“在想什么?”

        “n城的战争结束得不明不白,很多人消失了……我猜,会不会有更大的阴谋在蕴酿!”

        “你还打算拯救一次世界吗?”

        这句话倒是问住了6苏,除妖师们做出那种事情,下一次生重大危机,他还会选择拯救人类世界吗?

        一时间无法得出答案。

        “我不在乎你做什么,只要你陪着我就行了。”锦断拉着他的手说,“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恩!”这样的话无法用一句“谢谢”回答,只能把锦断纤细的手握紧。

        行了一段,6苏突然说:“啊呀,我们不是打算回家吗?”

        “是啊。”

        “走反了,怪我在瞎想。”

        “嘿嘿!”

        两人折回去的时候还要经过一次老杰克的酒店,但当两人从巷子中走出来时,却看见一群穿着黑西装的人正在那里喧嚣,其中两个架着张伟,四周围了很多市民。酒吧里,老杰克一脸无奈地看着这一幕,却不敢上前帮忙,只是站在那里不住叹息。

        “你们放开我,我没有杀人!”张伟挣扎着喊道。

        “你去过那里,一辈子都别想洗白,给我带走!”一个人冷笑着说,这声音有些熟悉。当6苏走上前时,那个号施令的人和他四目相对,两边同时惊讶起来,对方居然是他的堂哥6重明。

        “你们在干什么?”6苏问。

        “6苏?”6重明穿着一身黑,型也变得成熟了些,整个人都好像变了很多,变得更加阴冷了,他打量一眼6苏,“战争英雄,别来无恙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被调回了c城,如你所见,我现在是c城的队长。”他不无得意地说。

        啊,原来如此!6苏暗想,难道说话的腔调都变了似的。其实6苏并不知道其中就里,把6重明调回来的是现任局长张义,任人唯亲向来是他的风格,原来c城被解散的一班兄弟都跟着张义的升迁而鸡犬升天,由普通组员变成各地的城级队长,如同分布全国的手眼一般。6重明以这种身份出现在6苏面前,既是偶然又是必然。

        6苏看了一眼张伟,后者投来求救般的视线,他说:“我不在乎你是谁,不管你是谁,你我现在都是路人……但你们为什么要抓他?”

        “堂弟,你好绝情啊……我找他的理由你还不知道吗?他是在逃战犯!”

        “他是被人胁迫的。”

        “这种话,谁都会说!让开,你们这些不老实的妖,不要妨碍我。”

        锦断被他的话激怒,握紧拳头要去揍他,6苏按住她的手摇摇头,然后挡在6重明前面:“我要你放人!”

        “凭什么!你算什么东西,还想再被组织追杀吗?”

        “凭我可以宰掉你们全部人!”6苏的手一抬,突然众黑衣人的头上掉下很多贵宾金卡,这些面孔呆板的黑衣人也被奇观震住,而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眼中,这只是一场不明不白的街头魔术秀。

        “你这算哪门子的威胁?”6重明冷笑一声。

        “如果刚才掉下来的是石头,是手榴弹,是铁矛……你们的下场是什么!”

        突然理解这威胁的含义,6重明的表情一下子冷了下去,他环顾四周,掉下来的卡片有百数之多,达到这种程度的复数控制,显然6苏已经步入一阶!

        而全国记录在案的一阶妖类也不过二十,实力的差距显而易见,真动起手来,他们这些人在一阶妖类面前不过是一群穿着西装待宰的鸡鸭。

        “放人!”6重明咬咬牙,脸部抽搐着,然后对身后的人说。

        “队长,他们只有两个……”

        6重明一肚子的火正好撒在这个倒霉蛋身上,反手一巴掌把那个除妖师打成陀螺,他再次说:“放人!我们走。”

        黑压压的一队人离开了,看热闹的市民也渐渐散开,张伟摸了摸被捏痛的胳膊,千恩万谢地说:“谢谢你救我,那个,得罪他,你们不会有麻烦吧……”

        “他敢找我们麻烦,我们就杀光他们。”锦断说。

        一旁的老杰克对张伟说:“张伟,你最近不要上班了。”

        “啊,老板,你要开我?”他惊讶地问。

        “我怎么会开你……这两天不怎么太平,你在家里避避吧。”

        “看来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平静啊。”6苏笑着说。

        当天晚上有不少人拿着过期的贵宾金卡去了城里最大的夜总会,向招待打听:“那个,凭这张卡就能享受那种服务了?”招待被问得不胜其烦,一晚上拒绝了几十人,最后张伟出现在门口,摸摸索索半天才鼓起勇气进去,刚掏出卡片总着招待堆出一脸笑容的时候,那个招待立即吼了起来:“滚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