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401章 妖中至宝

401章 妖中至宝

        一间阴暗的密室里,放置着一个锈迹斑斑的的炼化炉,外形如同旧工业时代的蒸气锅炉。这个方形的打满补丁的炉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各种压力表转动着,排气管道导出废气,入气管道注入纯氧和汞蒸气。炉子下面是一个古老的法阵,在法阵的正中央,也是炉子的正下方有一个稻草扎成的人偶,被白色的灰掩埋着。

        有一缕缕似有若无的气息正在从那人偶身上钻进炉子中,仿佛魂魄一般注入到炉火中。

        张义坐在阴暗的角落里抽着烟等待着,而戴着护目镜的炼妖师6承兆在炉前忙碌着,时不时拧一下压力阀,调节一下氧气的浓度,然后一股股蒸气从排气管里喷出来。

        这时他从塞满冰块的塑料箱子里拿出一袋冷藏血液,张义好奇地问:“那是什么?”

        “丹引!寻常人炼丹都用童男的血液作丹引,但我们眉山派不同,我们6家人的血就是最好的丹引。”

        观察一下炉温,他打开个管道,把那袋血全部注入,几秒之后,炉火突然由黄变红,整个炼化炉开始颤抖,好像积蓄着巨大的压力,仿佛立即就会炸裂。

        “成败在此一举了。”6承兆自言自语道。

        “嘭!”的一声轻响,那个法阵中的草人偶突然烧了起来,转眼烧成了灰烬,然后炉火恢复了正常。

        6承兆把眼镜一摘,愤怒地往地上一掼:“狗曰的,我就说过骨灰这种垃圾怎么可能成功!垃圾,根本就是垃圾,炼出来也是垃圾妖。”

        “失败了?”张义问。

        仿佛看见精心塑造的艺术品毁于一旦,6承兆愤怒地指着炉子说:“你的眼睛瞎了吗?失败了,我早说过,试一百次,一万次也是失败。”

        张义冷笑一声:“那你就给我试一万零一次。”

        “张义,你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气恼到极点的老头毫不客气地从张义的上衣口袋掏出烟,抽出一根,抢过张义的烟点火,“好,我这老骨头就奉陪你到底,大不了把我的血抽干,把我的力气耗尽。”

        “需要什么材料就告诉我,我一定给你弄到。”张义说。

        6承兆坐在他旁边,愤恨转为沮丧,“材料倒是够,我的血可不是自来水,三天后再试一次吧……”

        “我安排一下,把你的保释期延长,我再给你弄个住的地方,这段时间你就好好休息吧。”

        “……”6承兆抽着烟不说话。

        “我再派个人照顾你,想吃什么喝什么直接说就行了,想找女人也行。”

        “张义,你根本就是找人监视我。”

        被识破用心,张义笑了笑。

        6承兆挠了挠头稀疏的脑袋,他的额头和脑袋上有大片的老年斑,加上身上的脏衣服,给人一种非常邋遢的感觉,这样一个老头子,谁会想到他曾经是最杰出的炼妖师。

        6承兆说:“我老了,对女人没兴趣,你管我每天三顿有炸酱面吃就行了,要是再有杯小酒喝,我就更谢谢你祖宗十八代了。”

        “这个好说。”张义似乎已经习惯了这老家伙的粗鲁,态度已经明显好多了。

        “另外,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说。”

        “等这件事情办完,你不用费心把我弄出监狱,呆在那里我已经习惯了……如果可以,能不能帮我另外一个忙,就当是我忙一场的报酬……”

        “什么?”

        6承兆突然兴奋起来,不停地用手搔着脸颊:“监狱里有个小子,我们在一个组里干活,他过去在h城郑元手下呆过,当时郑元的大楼被炸,他因为有事躲过了一劫,后来他是因为杀人被抓进来的。那小子告诉我,郑元居然成功了!”

        “什么成功了?”

        “他……他把阴和阳在一起融炼!”6承兆激动得有点结巴,“阴和阳的界限是无法逾越的,我们炼妖师中间曾经流传过一个说法,‘阴阳合,天变色’,你知道吗?非阴非阳的妖,是妖类里最强大的存在!是越一切的存在!是最完美的妖!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失败一次就再试一次,一直试了五十次,他居然办到了我们这些人几世几代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他的激动近乎猥亵,好像一个老色棍谈起梦寐以求的美女似的,让张义都不禁皱起了眉:“你想叫我把这个妖抓住送给你?”

        “是!是!”6承兆激动地搓着双手,“如果你能把他送给我,我这把老骨头卖给你都成啊。”

        “这件事……免谈!”张义泼了一大桶凉水。

        “为什么?”6承兆瞪着眼睛看张义,好像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

        “我这个新上任的局长还是个空架子,手下没什么人,而且现在组织里人心惶惶,根本不可能腾出人手给你办这件事。”

        “那你这个局长是废物吗?”

        “我?我还真是个废物!”张义笑笑,“我的资格只有五段,你叫我帮你抓一只‘越一切存在’的妖,你还不如叫我直接找个楼去跳好了。”

        “张义,你!”6承兆凶狠地咬着牙,似乎恨不得扑过来咬他。

        “我有一说一,答应你的事我一定办到,办不到的事情我也不开空头支票。老家伙,好好帮我炼,成功之后你就是自由身了,走出这四面高墙,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说完,张义站起来往外走,留下6承兆一个人坐在阴影里,沮丧地低垂着脑袋……

        ……

        自从回家之后,老头经常一个人握着那把阴阳妖骨扇呆,经常一坐就是几个小时。

        老头特别叮嘱过,这把扇子展开是会死人的,所以6苏弄了三道铜箍把它束缚住,因为扇子本身有增幅妖技的功能,拿在手上很不方便,他又在扇子后面拴了一个挂绊,可以挂在腰间。

        这把传说中的神兵到了他们几人手里,成为最好的玩具,6苏第一次试验扇子的效果时,只是普普通通地动妖技,结果复制出来的汉堡包居然像下雨一样掉了整个一屋子,数量有上百之多!

        不止是数量,连范围也全方面的增幅!

        结果这天晚上,几个人加上少少拼命地吃汉堡包,个个吃得像怀胎十月,还没有消灭干净。

        锦断也试了一下,但她的妖技增幅之后却没什么变化,锦断失望地动了动辅臂,不小心擦到了墙上,轰隆一声,整面墙倒掉了。

        “哦哦,太强了!”

        这把扇子真是神器,难怪各种妖都对它梦魅以求,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会拿在手上。

        楚千雀使用它,效果就是距离限地增加,他站在阳台上,动娼妇之心,远处的马路上一个女人突然尖叫一声捂住胸口,楚千雀手上的扑克牌变成了胸罩。

        正在奸笑的他突然像木头一样笔直地倒掉了,半天之后才醒转过来,说了一声:“我好像精尽人亡了!”

        “妖力被抽干了?”

        楚千雀点头:“一下子就用光了。”

        6苏用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大量的妖力瞬间释放,但渐渐又补充上了,但等级不够的楚千雀却似乎没这个福气使用。

        6苏突然想到什么,问老头:“你拿在手上用过吗?”

        “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喂,你能用这个扇子……难道你已经是……”

        “胡说八道,我老人家本本分分,一直是三阶。”

        这几天锦断除了逗少少玩,就是玩这把扇子,几次把墙轰塌之后,6苏把她教育一顿,说这个墙是撑重墙,倒掉的话很容易让整个房间塌掉的。

        除此之外的时间,老头就一直抓着扇子坐在阳台上沉思,好像在回忆往事一般。

        那天晚上6苏和锦断刚从s镇回来,老头正坐在沙上抽烟,两人一进门他就说:“小子,我想出一次远门。”

        “你要去哪自杀?”锦断问。

        “放p!我活的好好的。”

        锦断笑嘻嘻地解释说,特别老迈的动物都会找个山洞静静等死。

        老头不和她开玩笑,表情又认真起来:“我可能要走一个星期,另外,这把扇子我要带上。”

        “你不会不回来吧。”6苏问。

        “当然会回来了。”

        “你别带着扇子远走他乡,从此音讯全无了。”

        “我是那种不厚道的人么?”

        “你好像还就是。”6苏说,连智者都坑过的人,居然还有脸说自己厚道,“你要去哪,万一出了事我们好去找你……算了,要不一起去吧,反正最近也没事。”

        “不不,这件事情我一个人去办。你们放心,没有危险,一个星期后,我就会回来。”

        “那好吧!我替你去网上订票。”

        “不必了,我自己去买。”

        看来他是铁了心不让别人知道行踪,6苏也不好再说什么。

        锦断拍着老头的肩说:“老头,常言说‘父母在,不远游’,我们都在家里呢,你要早点回来呀。”

        “我知道了……”明白过来的老头脸色突然大变,“丫头,放什么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