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372章 此路不通

372章 此路不通

        “你把他们弄到哪去了?”那个房间里,6苏问到,但全息屏幕对面的天伤却托着下巴冷笑不答。

        刚才画面里突然出现一大群牛,当它们溅起的沙尘消失不见时,那些人居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通道变成了一大片草地。

        从监控器的角度看,就好像从天空右侧向下俯看,视线能穿过云层,下方的草地只有一片浅黄色,根本看不清草的样子。这视角就像上帝从天空中俯看世界一样,一样无聊单调。

        看了很久,这片草地没有任何变化,6苏虽然心焦,但他知道锦断还活着,而且锦断并没有来妖力通讯,似乎他们还活得好好的,只是被困在了什么地方。

        但从他这里看去,信息量却少得可怜,怎么想也想不通天伤这次的机关是何用意,用一片空旷的草原感化他们吗?但人又跑哪去了。

        突然视线里出现一个极小极小的东西,着尖细的喊声,冲到了与天花板水平的位置,然后又被那里的换气口吹了下去。

        6苏赶紧把眼睛凑上前去,盯着那个点细看。鼻尖几乎要贴到了屏幕上还是无法辨清,似乎那是个小小的人……等下,他们变小了?

        “你把他们变小了?”6苏惊愕地问天伤。

        ……

        虽然得出变小这个答案,但无法从这里逃离的事实更成了众人心头的噩梦,比起被困在密不透风的空间里,这种困境真是让人绝望透顶。

        那几个除妖师见一时间讨论不出逃生的办法,干脆在空旷的草地上玩起了级叠罗汉,一人站在最下面高举双手,托着上面的人,一个叠一个,五个人居然叠得高高得,像个人柱。

        “别玩了。”木下蝉说,“别看我们现在力气好像变大了,其实都是以细胞的加分裂、蛋白质的加分解为代价的,你们这样折腾,力气很快就会用尽。”

        “哦!”五人吓得吐吐舌头,赶紧下到平地。

        戴雪说:“我想不通,如果我们变小了,天伤为什么不趁机除掉我们?一把火就能把我们烧死了。”

        “因为进入这个区域东西都会变小!”木下蝉说,“这是唯一的解释,还记得牛群冲过来的时候我们都跑了一段路,我猜就是那个时候,我们进入了这个缩小领域。天伤现在往这片区域扔一个手榴弹也好,打一梭子弹也好,进来的东西都会变小。像子弹这样的东西,如果小到这么大!”他用手指圈成圈示意,“就算度再高,也不构成杀伤力。”

        “他只想这样困死我们?”言斩蝶说。

        “我们会以极快的度饿死吧。”木下蝉说,“毕竟人类生来不是以这种体型存活,变小的我们会在半天之内饿死。”

        “好可怕,我宁愿死在战场,也不愿……”

        “戴雪!”言斩蝶喝斥一声打断她。

        讨论不出结果的几人往那边看看,又饿又无聊的几个人躺在那里幻想,有人说要是现在有一块红烧肉就好了,他可以吃出一个洞,然后在里面睡觉。

        另一个说,可以把一个女人的乳tou当成山来爬,肯定妙不可言。有人反对他,说以这么大的体型去看正常人,只会看见一大片又脏又黑的毛孔,再漂亮的女人也会变成怪物。

        老头盘坐在那里好像在打坐,锦断问:“老头,你在干嘛啊?”

        “肚子太饿,身上又冷,我把妖力转化成热量。”

        “这种事能办到吗?”

        “当然能,你试试瞧。”

        锦断突然一拍巴掌说:“哈,我现在岂不是有用不完的妖力。”

        老头问她为什么,锦断立即支支吾吾地说:“没什么。”

        楚千雀在做一个试验,把扑克牌扔远,然后动“娼妇之心”,但结果现人变小之后,妖技的范围也变小了,过十米远的东西就无法作用。

        张义说:“在这里等死,不如赌一把。”

        “怎么赌?”

        张义说:“管它哪个方向,我们一直向前走,要么走出去,要么碰到墙。走出去最好,一了百了,如果碰到墙我们就沿着墙根走,最后不就出去了么。”

        木下蝉摇头:“没用的。四周全是全息投影,我们现在就好像被人蒙着眼睛一样,你以为在走直线,其实是在走一个大圆,最后只能回到原点!”

        “怎么会走一个大圆呢?”

        “因为人的双腿有细微的差距,左脚和右脚迈出的距离不一样长,这种细小的差距积累起来,最后你就回到了起点。”

        “起点?还纵横呢!”张义不甘心地说,“或者我们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只要有一个人出去了,变回原形了,就马上救其它人。”

        “太危险,万一走散了怎么办?再说我们这么小,以平常人的视力看都看不见,怎么救?”

        “你怎么这么多顾虑啊。”张义说,“上次没有你在,我一样带领大家闯出去了。”

        “张义,上次怎么是你带领的?”言斩蝶说。

        “难道不是吗?笨办法有笨办法的好处。”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情况不一样……我们现在消耗太厉害,不要冒险为好。”

        “难道坐地等死就好了?”

        “这不是讨论么!”木下蝉说。

        “讨论!讨论!你就是在这里憋出一套理论,又能怎么样!”

        “能坐在摇椅上给孙子说。”木下蝉笑着说。

        “你啊,慢性子成不了大事!”张义指指点点道。

        “张义,这里就你官衔最低吧。”言斩蝶反击道。

        “别拿官衔压人,我可是要成为局长的男人!”

        “成了吗?”

        “快了!”

        “坐过牢的人,三年不准升迁吧。”

        “老言,你怎么不向着我说话,坐过牢怎么了……我有个高中同学就坐过牢,后来……”

        “当局长了?”

        “……后来跟局长一个桌子吃饭,局长夸他敬酒歌唱的好,赏了一百块呢。”

        戴雪忍不住笑了出来。

        “各位,我们这样争来争去有什么用?”锻甲说,“还不如睡一觉来得实在。”

        “你有苹果吃当然不着急了。”张义说。

        “我也很着急啊,我只有十一……不十二个了,吃光就没有了。”

        “锻甲,给大家一人分一个吧。”木下蝉说,“他们都饿得要慌了。”他转头看草地上躺着的五人,正在那里激烈地yy变小后的种种美好。

        “队长,这不是苹果!”

        “那是什么?”

        “人物设定!”锻甲咬了一口苹果说。

        “哼哼,其实我也有人物设定!”张义从怀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点上,美美地吸一口。

        “张队长,这个时候不要抽烟。”木下蝉劝道。

        “为什么?”

        “烟会刺激胃酸分泌,人反而更觉得饿……你看老先生都不抽烟了。”

        “这样啊……我抽完这根的,讨论来讨论去,脑仁子都疼了。”

        戴雪被二手烟呛了一下,言斩蝶伸手拔掉张义嘴上的烟,在地上踩灭:“别抽了!呛得人心烦。”

        “老言,你不厚道!”

        言斩蝶叹息一声:“真要没办法,我们就睡一觉保存下体力。”说出这句话,也证明他确实无可奈何了。

        戴雪的目光落到木下蝉身上:“队长,我们不是还有一个法宝没用?”

        “什么?你说木队长的右手?”

        木下蝉看了一下自己右手手腕上的金属手环,淡淡地说:“其实我一开始就想过,只是没太大把握。”

        “你是指在地上开一个洞?”张义幡然醒悟,“啊,好主意啊!也许下到下面就离开这片区域了。”

        “我劝你不要抱太大希望。”

        张义的热情却不是那么容易被浇灭的,他说:“不试试怎么知道,来吧,这次我们逃出去,给你记一等功。”

        “张义,你是局长啊?”言斩蝶瞪他一眼说。

        木下蝉轻叹一声,单膝跪地开始试验,他把右手按在地上,慢慢地把一小片区域变成波动态,但这次的度却慢得让人揪心。

        “怎么还没有打穿?”张义问。

        “因为地板对于我们来说变得像山一样厚,你懂了吧!没希望的。”

        “年轻人,不要轻言放弃。”

        “唉!”木下蝉仍然在试,但进展却是缓慢的。

        张义在旁边加油呐喊:“活着出去我请你吃狗肉,喝好酒。”

        木下蝉突然一撤手:“不行了,再试下去我会耗尽力气的。”

        “你这只手不是一放上就管用吗?怎么还要力气?”

        “这东西确实不用力气,但我平时需要用精神来压制它,不然它就会顺着我的手腕往上,把我全身都变成波动态……释放的时候更要控制,把它朝一个方向输出。”

        “完全不懂。”

        “反正就是没戏,我不可能打穿比我身高还厚的地板,开到一半我就先倒了。”

        几人灰心丧气的时候,那边突然传来惊叫声:“哇,成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