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322章 狡诈之星

322章 狡诈之星

        虽然在天伤的感召下,很多妖类冲破人类的包围圈加入到n城的战斗中,但这支队伍目前还是良莠不齐的状态。毕竟妖是最没有同类意识的存在,妖盟军里的一部分有着和天伤共同的理想,但另一部分却是为了各自的目的来帮忙的,有些妖的动机只是为了躲避通缉,甚至是为了报私仇,或者像万融冰那样,是为了夺一把妖刀。

        自信在实力上能压制众人的天伤只定了两条规定:一、不伤同胞;二、服从命令,除此以外再无别的规范。

        虽然目前在战略上优势,但n城有限的资源也好,外面的包围也好,守在这里的妖盟军可以说是危机重重。

        所以当艾霜说,他们中间可能有奸细时,蝾敏和秦瑟都震惊异常。

        一滴毒药能杀死一个病弱体虚的人,一个奸细对于他们这不稳固的初期联合来说,也是如同毒药一样危险。

        “是万融冰吗?”蝾敏说,“我就瞧那个恶心的家伙不顺眼,而且他根本就像是为了自己的事情在打,根本不关心其它人。”

        “不是!”艾霜说。

        “武腾铁?”秦瑟说,“他刚才提前回本部了,亲口承认在战斗中放水了。”

        “啊,那家伙!”艾霜像被触动到什么似地说,“这混蛋,自己为了私仇跑了……害得我们团灭!”

        “Boss说,现在我们这把剑还太钝,要磨锋利了才能刺出去!”蝾敏耸耸肩道。

        “不过武腾铁虽然不负责,但不可能是奸细,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人是谁!”艾霜说。

        “那你从哪知道的。”秦瑟说。

        “我看见他了!”

        “看见了?”

        “恩,Boss不是让我们午夜三点整躲起来吗?要是在雾里面会被洗脑,你们知道的,能躲的地方只有一处。”

        无孔无入的幽冥雾幻只能用“封山太保”制造的有形结界来躲避,那个他们连名字都不太清楚的小卒子在打架的时候基本上是东躲**地跑,负责临时防御。

        “所以当时所有在外面的妖都躲进了那堵房子里,就是那边的楼。当时我注意到有一个人不属于我们中间,个子很矮,穿着一件披风,像是个小孩。于是我追上了楼,那家伙一直在和我躲猫猫,一直没看见他的脸。”

        “个子矮?穿着披风?”蝾敏说,“就是万融冰嘛!”

        “比万融冰还要矮,大概只有七八岁男孩的身高,而且披风和黑色的,有点像……吸血鬼伯爵的那种竖领披风。”艾霜说。

        “好奇怪的打扮啊。”秦瑟道,“这个样子当奸细,岂不是很容易被注意到。”

        “确实!”

        “我们认识的人里有和他比较像的吗?”

        蝾敏和艾霜回忆着,都摇起头。

        蝾敏说:“也未必是奸细吧……可能是为了某种目的同类混了进来。”

        “回去跟Boss说吧,找一个侦察型的来找找那小子,不是一伙的话就干掉呗。”

        三人正要向回走,突然听见后面那间钅艮行的废墟上传来金属的响动,从那声音的质地上判断,就好像有个人把一大袋铁块装在袋子里拖动一样。

        但这从钅艮行里传来的声音怎么会是铁块,当然是……地下室里的金砖!

        三人互视一眼,秦瑟和艾霜各自躲到侧面的砖石下面,蝾敏撑开妖伞,无声无息地飞到了半空中去,三人瞬间消失无踪,空荡的前方不断传来金砖被拖动的声音。

        前面渐渐出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一边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边把一大袋东西往炸坏的地下室外面拖,当那个人走到月光下面时,三人看见那个人穿着一件锥型的黑色斗篷,上面竖着一圈竖领,果然很像吸血伯爵的装扮。

        不过这个是迷你版的,从那人的身高看,是个很小的孩子。

        显然刚才艾霜说的就是他了,而且现在看见他拖着一大袋玎玲乱响的金砖,这人混进n城的动机也便昭然若揭了。

        这些钅艮行里的金砖之所以不动,一是因为目前根本不需要,二是因为天伤不想引起不必要的矛盾……没想到却把这种贪财的家伙引来了。

        艾霜打了一个手势,秦瑟点头,两人一起冲了出去。对方看见两人像疾风一样冲过来,吓得撒开手,准备向里面跑。

        金砖虽贵重,但打起架来反而是累赘。

        但这个“奸细”却不知道有蝾敏在头顶上埋伏,蝾敏飞到装金砖的袋子上面,让圆形的伞影把整个袋子包住。

        然后里面的金砖一块块飞了出来,飞快地在伞影里打转,然后像炮弹一样打向那个逃跑的小小身影。

        没想到这家伙的身手很灵活,几个后空翻灵活地避开。但蝾敏的金砖攻势太猛,还是有一块打中了他,那家伙“哇”地叫了一声,摔到地上。

        “小鬼,哪里跑!”秦瑟叫着扑上去。

        倒在地上的家伙慌张地爬起来往侧面跑,那慌张的模样在秦瑟看来倒显得相当可爱。当他想从侧面跑开的时候,艾霜堵截了上去。

        而蝾敏则继续用影子旋转金砖,以快的度飞出去,追击着那个逃跑中的家伙。

        终于,他避无可避地被艾霜凌空抓住,艾霜用一只胳膊勒住他的脖子,将他拖到了空地上。被抓住的他在艾霜手里扑腾着,用小男孩特有的尖细声音叫道:“放开我,臭婆娘。”

        “你才多大,就会骂人了。”

        “臭妓女!”

        “啊?”艾霜不爽地把他扔在地上,一只脚重重踏在他的胸口,被踩住的小男孩痛得叫了出来。

        “疼吗?”艾霜冷笑道,“姐姐可以让你更疼哦。”

        “姐姐饶命。”小男孩求饶起来。

        “哈!”

        这时蝾敏也落了下来,秦瑟走过来闻了一下小男孩身上的妖气,是阴属性的妖。月光下,这男孩的外貌被看得一清二楚,从外貌上看,他只有七八岁,长着一张白净的脸,明明是个乖小孩的样子,头却很凌乱。另外,他穿着一身黑色皮衣,腰上绑着皮带,外面穿着一件夸张的锥型大斗篷,秦瑟暗想,虽然很帅气,这岂不会让行动变得麻烦?

        “好可爱的小正太啊。”秦瑟捏了一下小男孩的脸,“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啊。”

        小男孩紧闭着嘴,皱着眉头,一副生气的样子。

        “哈,生气的时候也很可爱啊。”

        “荡妇,你不是连小孩都要下手吧。”蝾敏说。

        “死一边去,你这个死宅!”

        “你叫什么!”艾霜拔出腰里的刀,威胁着说,“不说的话,我有办法让你开口。”

        “龙……”

        “龙什么?”

        “龙奎!”

        几人对视一眼,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妖。这下破了案,原来混进来的是个小贼,并不是什么奸细,几人也松了一口气。

        “阴属性……”艾霜说,“我们三个都是阳属性吧。”

        “带回去让铁牙吃掉吧。”

        “什么!”秦瑟挑着眉毛说,“你居然想让这么可爱的小正太被吃掉?”

        “你搞清楚啊。”蝾敏无奈地说,“林子大了,什么样的妖都有,我见过故意把自己反噬成小孩来骗人的妖……没准他是个大叔也说不定。”

        “大叔就算反噬,气质也不一样。喂,小正太,你多大。”

        “呜,九岁!”

        “好小啊。”蝾敏说,“打听一下他的妖技吧。”

        “小正太,你的妖技叫什么?”秦瑟用哄孩子一样的口吻说,实际上她也是真心觉得龙奎很可爱。

        打听妖技是不礼貌的事情,但被三人围住,又被踩住胸口的时候则另当别论了。

        “呜……”龙奎不说话。

        “问你,快说!”艾霜狠狠地一踩他的胸口。

        “哇!我说就是了,我的妖技是……”

        “恩?”

        “幽冥雾幻!”

        “胡说……”就在艾霜这两个字出口的瞬间,她突然被一道无形的东西束缚住身体,那股紧缚的力量在眨眼间变成了有形的铁链,把她紧紧缠住,身体也失去了平稳。

        但这似乎又不是普通的铁链,用蛮力根本无法挣脱,大概是这小子用妖技制造出来的……她一时间迷惑了,如果有这种束缚型的妖技,为什么不早点使用,非要等到被别人擒住才出手?

        趁着艾霜身体被缚,龙奎像一条滑鱼一样从她脚下挣脱,这一幕生的太快,蝾敏和秦瑟根本没反应过来。

        龙奎机灵地逃开,小小的身影窜到了一堵断墙上,对着三人扮了个鬼脸,哈哈大笑道:“大笨蛋,你们都是猪!”

        “有趣!”蝾敏撑开妖伞飞到半空,向龙奎追去,他在空中的度是非常快的。

        似乎会飞行的蝾敏吓到了龙奎,刚才还在耀武扬威的他居然被吓得从断墙上摔了下去,然后拼命跑开。

        “不要杀我,我错了。”他抱着脑袋求饶道。

        蝾敏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懦弱的敌人,悬停在半空中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便转头对秦瑟喊道:“喂,荡妇……”

        这两个字出口的瞬间,蝾敏突然感觉身体一紧,低头一看他周身都被铁链束缚住了,和刚才艾霜一样。

        更糟的情况是,无法握住妖伞,他直接从天上摔了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那把妖伞飘飘荡荡地落了下来。

        “哈哈,大笨蛋!”龙奎得意地跑开了。

        完全没有弄清现状的秦瑟说:“死……”

        “闭嘴!”地上的蝾敏大声打断她。

        莫名其妙被吼的秦瑟有些恼怒,“你干嘛吼我……”

        “不要把‘死宅’这两个字说出来!”

        “为什么?”

        “这家伙……这家伙是个言灵类!”

        道破玄机的瞬间,龙奎的脸上突然现出惊愕的神情,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蝾敏得意地一笑。

        猜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