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315章 三身剑

315章 三身剑

        三头六臂的万融冰像旋转的龙卷风一样冲过来,手中的三把剑闪烁着凛冽的寒光,到了近处言斩蝶才现,那些剑的剑柄都是连接在手上的,就好像把手握着拳头,然后从食指和拇指的圈里出长剑刃一样。

        旋转攻击虽然在视觉上很有冲击力,但实战中却是很愚蠢的策略,毕竟刀剑的交锋里,刹那间的疏忽就能逆转胜负局面,无论转多快,都等于是不断地把胸腹的破绽暴露出来,如果对方是高手,一击就能在旋转中刺中要害处。

        不过三头六臂却是非常反常规的例外,万融冰把三把剑横在身前,剑刃对外,疾旋转过来,如果一个巨大的砂轮,剑和刀在黑暗里摩擦出刺目的火花,言斩蝶不得不后退以避开他的攻势。

        最后,万融冰的旋转突进突然停止,他正面迎上言斩蝶的刀,只是短暂一交手,立即转过身,用另一侧的头和手与言斩蝶过招,而斩击的方向又与之前不同。当言斩蝶勉强接下这一招的时候,他故伎重演,再次转身,用第三面进攻言斩蝶。

        三头六臂的万融冰利用身体的优势,不断地用不同的招式主动进攻言斩蝶,饶是他的神经反应度很快,也无法敌过三个脑袋的进攻策略,只能见招破招地消极防御。

        这就仿佛三个人同时摆开象棋、围棋、飞行棋,刚走一步象棋,立即就要去思考围棋的策略,刚解开一个围棋的困局,就立即要走一步飞行棋。如果三人都是菜鸟还好说,问题是万融冰的剑技也在一定水平。

        当然单打独斗他一定不敌言斩蝶,但运用这种让言斩蝶应接不暇的策略,却把言斩蝶死死地压制着。

        旋转攻击中,万融冰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

        “加油!”完全不懂刀剑格斗术的张义在旁边喊了一声,在他看来现在两人是打了一个平手,实际上言斩蝶已经被压制得很厉害,根本无暇动剑气去攻击。

        意识到这样下去可能会失手,言斩蝶在高的拆招破招中定下心神,去思索对手的策略。当神经反应力被危急唤醒时,万融冰舞动的三身剑在他眼中也变得迟钝缓慢起来,仿佛眼睛被什么擦亮,言斩蝶看见了对方的弱点。

        那就是双腿!

        虽然有着三头六臂的畸形模样,但双腿却是正常的。他抓住一个瞬间,趁着万融冰切换的时候看不见他,他突然身体旋转着下降,利用旋转的势头斩向万融冰的双腿。

        就在快要得手的瞬间,万融冰意识到对方的企图,几乎是滑行着向后拉开十米的距离,三把剑一起斜指着地面:“言队长,好危险啊!”

        “哼!”

        言斩蝶阴沉地冷笑,疾地挥了几下刀,呈交叉状的血红色剑气向着万融冰扩散而去。这一次墙壁已经恢复如初,那些剑气看似微弱,却轻易地划开了墙壁,像快刀裁纸一样。

        无形的剑气无法抵挡,万融冰只能向后一仰身体,而就在这时,言斩蝶突然像子弹一样冲过去,掠过万融冰那怪异的身体。

        交叉的剑气打穿另一侧的墙壁时,言斩蝶站在那里背对着万融冰,浑身散着冰冷的杀意。

        万融冰站起来,突然左右两侧身体上的双臂同时掉下,连同长在手上的剑一起,断臂的切口齐整得能看见里面的骨骼和肌肉,下一秒,横截面喷涌出血来。

        “好!”张义大叫一声。

        “张义,低头!”

        言斩蝶喊出这句话的同时,回身一甩长刀,一道剑气从走道的中间横掠过去。再一次施展剑气与人的同时攻击,当万融冰不得不低身闪过的时候,身着紫色制服的言斩蝶如同疾风一样向他攻来,手里的剑直刺万融冰的脑袋。

        这一击是单纯地拼度,根本没有考虑过防御,但言斩蝶有足够的自信一击秒杀万融冰。他的度是整个组织里近战最快的,而且至今也没有遇见过比他更快的敌手。

        这一击毫无悬念地刺穿了万融冰的脑袋,冰冷的刀从他的眉心刺入,万融冰的眼睛张得大大的,似乎是不敢相信拥有这样的度的,会是一个人类。

        “结束了!”言斩蝶低声说。

        但下一秒,不可思议的事情生了,明明被贯穿了头脑,万融冰手中的剑居然由下向上刺来。言斩蝶手中的刀还没有抽出,这么近的距离已经避无可避,就在他反应过来准备撒手的瞬间,那把刀刺穿了他的小臂,先是一阵冰凉,然后剧痛扩散开来。

        “哈哈哈!”万融冰爆出一阵狂笑声,但出声音的却不是正面的脑袋。保持着脑袋插着剑的样子,抽回自己的剑,万融冰居然跳开了,一直跳到言斩蝶的身后。

        万融冰用空着的手拔下了脑袋上的刀,正面的脑袋眼神涣散,说话声好像是从右侧传来的:“‘旧梦琵琶心’归我了!”

        “怎么可能?”无法理解状态的言斩蝶捂着手臂上的伤惊愕地说,就算是妖,被打穿头脑和心脏也是必死才对。

        这时站在另一端的张义手里捏着一道符,但却不知所措地呆在那,因为万融冰躲在言斩蝶后面,出招的话一定会伤到同伴。

        “因为……”万融冰右侧的脑袋转过来,那张包裹着粘液的脸慢慢由模糊变得清晰,最后变成了万融冰的模样,“因为这个才是我真正的脑袋!”

        “什么?”

        “我知道你的度天下无敌,刚才趁着旋转的时候就已经准备了这一招后手,果然还是派上用场了。”

        仔细一看双脚的朝向,言斩蝶才立即明白,被他的妖技骗了!

        万融冰被切断的双手以不可能的度生长了出来,显然这是藏在他身体里的小老头在挥作用,然后,他用新手接过刀,在手里玩弄着。

        “言队长,谢谢你慷慨赐刀。”

        言斩蝶皱了一下眉,从刚才万融冰叫出刀的名字,他就已经隐隐明白了什么。

        “其实我到这里来可不是为了什么自由、为了什么新世界这种无聊的大话。跟那些傻子不一样,我来这里只是为了你言队长这把刀哦,要不我怎么会只带两个亲信来跟你们过不去……”

        “你才是傻子!”另一端的张义愤然地说,“天伤是敌人,老子也佩服他敢挑大担,没有信仰的人才是愚蠢的东西。”

        “哼!”万融冰玩弄着那把刀,“张队长,你最好不要激怒手里有枪的人。不过嘛,本来我就打算用你们俩来试刀。”

        说着话,他把刀尖对准了两人,两人同时惊愕起来,现在的位置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躲避。

        刀柄后面的心脏快跳动起来,眨眼间血管状的脉络已经从刀柄游走到刀身,整个刀出了刺目的红光。

        了解这把刀的言斩蝶知道,一旦动就算是妖也会被轰碎。

        “死吧!”

        万融冰叫出这一声的瞬间,突然一声清脆的金属响,只见刀身的中段被某个很小的东西擦出一丝火光,虽然那东西不大,但似乎冲击力却足够让整个刀从万融冰手中脱出。

        那把刀在被打飞的瞬间,刀尖冲着侧面墙壁的时候突然爆出了里面的能量,轰然一声炸开了侧面的墙,一道粗长的红光直射着医院的大院里。

        同时,处在半空中的刀在反冲力下弹到了墙壁上,最后掉到了离言斩蝶几步远的地方,他连忙抢到手里。

        这一幕生之后,在场的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万融冰站的位置正好在一个岔道上,这个走廊呈T形,而他在中间那个交点上。

        他慢慢向旁边转过脸,愤怒地咆哮起来:“臭女人!”

        来的人是谁,言斩蝶和张义一下子明白了,但解救了他们的人现在很危险。张义喊了一声:“老言,闪开!”

        言斩蝶贴到墙上的时候,张义夹着一张符暴喝一声:“令!”一道火球向着万融冰轰去,瞬间把他炸出很远,在光滑的走廊上连连翻滚。

        这个危险的家伙不能让他活,这样想着,言斩蝶抬起剑,数秒之后,一道红光暴射出去。万融冰来不及闪避,本能地让了一下,结果这一剑气咆哮直接轰掉了他的半个身子,从右肩到肚子被炸出一个夸张的洞。

        万融冰惊愕地睁着眼睛,向后倒下了。

        “漂亮!”张义说,“总算摆平了。”

        从侧面的走廊传来跑动的脚步声,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戴雪,她的右肩被咬伤,于是用一根吊臂带把枪挂在左肩上,刚才显然是用左手开的枪。

        “队长,我听见有动静,就下来看看。”

        “这么危险你来干什么!”言斩蝶不满地吼道。

        “老言,你家女人很厉害!左手也打这么准。”张义说。

        “闭嘴。”似乎是觉得口气有些欠妥,言斩蝶又对戴雪说,“以后不许擅自行动,听见了吗?”

        “知道了。”戴雪委屈地说。

        “什么态度!”

        戴雪立即站直身体,向回答长官似地说:“是!”

        言斩蝶笑了一下,张义也大笑起来,但这时言斩蝶突然注意到万融冰“死掉”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