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309章 触须地狱

309章 触须地狱

        那怪异的触须不像章鱼也不像乌贼,就仿佛是某个巨大的软体生物,当他们意识到时,这诡异的东西已经铺天盖地地袭来,第一个中招的是一个除妖师,他被倒卷着拖到了半空中。

        “令!”

        不过肃清队的队员毕竟不是吃素的,他一弯腰动炎炮,把卷住脚的触须打烂,从十米高的上空落了下来。

        但倒霉的是,人还没落地,那疯长的触须一左一右缠住他,紧紧地束缚着,简直要把骨骼都勒断了,他疼得惨叫一声。

        下面的几人也开始了战斗,言斩蝶不断地砍开四周的触须,几个除妖师也动各种符咒,一时间电火光冰凌乱地轰击着,戴雪的狙击在这种场合下就显得有些无力了。

        “令!”

        张义动一道炎炮替上面那个队员打断了束缚,那人摔了下来,恶心地挣脱缠在身上的软体生物。

        “这边!”言斩蝶说着向路口冲去,一边奔跑一边轰开一条出路,几人紧紧地跟随在他身后。

        这东西好像不要钱似地疯长,被轰出一个洞之后立即开始填补,还没有冲过去就已经堵住了缺口,他们不得不后退。

        渐渐的,这条街被那种软体生物挤占满了,仿佛变成了某种怪物的肠胃,四处都蠕动着那恶心的东西,在一轮弯月的映照下,如同蛇女妖的头般招摇着,寻找着可趁之机。

        “这东西……从哪里出来的。”戴雪说。

        “好像是从房子里长出来的。”张义说。

        不管怎么说,这东西的出现都非常反常识,然而数秒之后他们就明白了,比起后面要出现的东西,这些触须只是小巫见大巫。

        突然侧面的触须上出现一个很大的泡,言斩蝶想也没想就砍了过去,就在刀刃要触到泡泡的时候,一只巨手伸了出来,抓住了言斩蝶的刀,“喀嚓”一折居然硬生生地折断了。

        拿着断刀的他微微楞了一下,这把刀就算砍钢铁也不会有事,却被这只巨手折断了。这时那只巨手扔掉断刀,张开五指向言斩蝶挥过来,当时情况危急,正在四周抵挡触须的几人完全猝不及防,眼看着言斩蝶就要被打飞。

        “队长小心!”

        千钧一之际,离他最近的除妖师朝他撞了过去,当言斩蝶被撞飞出去的时候,巨手结结实实地打在他身上,这家伙打着滚摔出去,倒地之后立即不省人事。

        那只巨手按在地上并且开始用力,似乎在使劲把它的躯干从那个泡泡里拖出来,被按住的地面立即碎裂开,然后这怪物一点点被拽了出来。带着粘稠的液体,抽出细长的丝,从那里一点点出现的东西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是个身体健壮的人,奇怪的并不是他本身,而是他和那只巨手的比例。这个人虽然长得很恐怖很强壮,但好歹也是正常人的体型,只是那只手却非常大。实际上,他的整个右臂都大得夸张,上面布满了紧密的鳞片,难怪刚才单手拗断言斩蝶的剑却没有伤到自己。

        一时间,他们几乎忘了周围的危险,目瞪口呆地看着这怪物爬出来。这怪人两眼无神,显然是个被控制的傀儡,他用那只夸张的大手撑着地面,示威一般地嚎叫了一声,然后目光落向了旁边地上,那个刚才被他拍晕的队员。

        巨手怪正抬手要结果掉这个队员,突然一声枪响,一子弹不偏不倚地打在他的眉心。怪物疼得嗷嗷乱叫起来,但却没有倒下。

        “子弹都打不穿?”戴雪暗暗地说,“这是什么东西?”

        “管他是什么,干掉不就行了!令!”

        张义一抬手,一口钟扣在怪物身上,但让他吃惊的是,这怪物居然用巨手托住了镇魔钟的下缘。

        “快去救他!”张义说,趁着现在那怪物的视线被挡,旁边的一个除妖师冲过去救地上晕倒的同伴。

        张义不敢松懈地攻击,接连召唤出镇魔钟,那些钟从半空中砸下,接二连三地砸在那口钟上,像锤子敲钉子一样把它朝地面砸。

        但钟的一边依旧被怪手托着,上方巨大的力量已经让钟的其它部分嵌进了地面……张义皱了下眉,没法扣在地上就不能绝杀,也就是让镇魔钟快地转进地里去。

        当张义的攻击终于停下时,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地倒着几口钟。被扣在钟里的怪物突然吼了一声,然后向上一掀,压在身上的钟被掀飞十几米。它一挥大手,像扫开桌子上的面包屑一样,把满地的铜钟扫向这边的张义。

        “令!”

        张义做了一个消的手印,砸向自己的钟在半空中消失了。戴雪单膝跪下,对准怪物的额头频频开枪,刚才中了那一,这次怪物似乎学乖了,看见戴雪要开枪连忙用长满鳞片的手护住脑袋,子弹打在鳞片上,像打在钢板上一样出火光,却丝毫伤不了它。

        然后它向着这边的张义和戴雪冲来。

        “糟糕!快闪!”张义出一个炎炮之后连忙对戴雪说,两人向两个方向跑开,那怪物从火焰里冲出来,它跑动的时候用巨手和双脚支撑身体,模样很怪异。当它趴在地上的时候,所有人才看到,在它的后背上长着黑黑的鬃毛。

        这被激怒的怪物一路冲撞过来,几个除妖师不断动符咒,但冰刺和火焰都无法狙拦它。当它快要追上张义的时候,一旁的言斩蝶突然滑进了怪物巨手下面的空档,像握匕一样握着手里的断刀,从它的前胸划了过去。

        然后,言斩蝶滑到了另一边,怪物和人一起停住了,怪物胸口的皮肤慢慢裂开一个口,然后血流了出来,染红了肚皮。

        “好硬的身体!”言斩蝶暗暗说,虽然是断刀,但切开常人的骨骼是不成问题,对于这家伙却只能砍开外皮。

        “嗷!”那东西咆哮一声向言斩蝶袭去,言斩蝶轻盈地躲开,趁着它一挥不中,抓住它攻击的空档,用膝盖猛磕怪物的脸。

        “嗷!”怪物怒吼一声,抓住言斩蝶的脚向一侧扔过去,他在地上滚了一下,对其它几人喊道:“快,攻击它!”

        一时间火焰和冰刺疯狂地射向怪物,但打击的效果却很微弱。怪物一心一意地追逐着言斩蝶,他一时间成了吸引仇恨的靶子。

        虽然手上没有刀不习惯,但这样一边吸引怪物注意一边让队员攻击,也是可以干掉它的。但言斩蝶所担心的却是其它事情。

        如果这里不止一个怪物的话……

        突然,他所担心的事情成了现实,张义的身后突然有只巨手探了出来,他听到背后的风声连忙滚到旁边。

        这时所有人都仿佛从噩梦中惊醒,却现现实比噩梦还有残酷。原来在他们忙于对付第一只怪物的时候,四周有很多泡泡在生长。

        完全不知道这古怪的软体物是什么,为什么可以不停地孵化出新怪物。这些怪物并不是完全一个样子,但他们都是以人为基础,有一些长得青面獠牙,有一些身型像个倒三角,有一些是由几个人拼凑起来的。

        大约十来只怪物,正从四面八方钻出来,而现在又退无可退!

        “别管它们,先除掉这只!”言斩蝶喊了一声,一边避开巨手怪的袭击。他脑袋一低绕开头上方袭过的巨手,然后用全身的力气把手里的断刀刺进了怪物的腋下,插进了关节深处。怪物痛得大叫一声。

        “张义!”

        “知道!”

        言斩蝶像鬼影一样从怪物身下游过,张义突然暴喝一声“令”,一道巨大的紫色电光轰向怪物,精准地击中了它。

        巨手怪被闪电打中,突然定在那里,被电流麻痹的身体一时间无法动弹。那把断刀还插在他的腋下。

        “再打!”张义说。

        两名除妖师一起动电符咒,三道电流轰向怪物,这一次怪物的身体被打得焦黑,微微地冒着细烟,从嘴里,从身上的每一处。

        “再来!”

        又是三道电流轰向怪物,刺眼的白色闪光之后,这一次它终于惨叫一声,吐出一口内脏被烧焦产生的烟,然后轰然倒地。言斩蝶从它的腋下拔出断刀,然后拾起地上另外半截。

        “老言,你没武器了怎么办?”

        “没武器?”言斩蝶笑了下,把两截断刀接到一起,突然剑柄上的心脏开始跳动,血管一样的红色脉络慢慢浮现,并且越过断掉的地方,连接了另外半截断剑。

        这把有生命的怪刀似乎可以自行修复,很快,两截断刀连在了一起,光泽也焕然一新,似乎根本就没有被折断过一样。

        言斩蝶举起刀,和他们几个背对着背站在一起:“把这群丑八怪都干掉!”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