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291章 劫后余灰

291章 劫后余灰

        6苏问:“衣碧是什么属性,什么血型?”

        锦断说:“阳属性吧,血型……我不知道。”

        6苏的腰包里有几只注射血清,五个人的血做成的,上一次在虫婷将死的时候楚千雀用血给虫婷注射过,后来才知道两人血型一致,真是万幸。而他、锦断和老头的血型都没有万用血型o型,这个时候冒险的话,刚不好会弄巧成拙害了衣碧。

        这时衣碧突然呻吟了一声,微微动了嘴,6苏说:“把血喂给她!”

        “哦!”

        锦断抓住6苏的手指,咬破,把血滴到衣碧的嘴里,他抗议道:“为什么用我的。”

        “你不是阳吗?”

        “你难道不是!”

        “喝血不用管血型吗?”虫婷好奇地问。

        “你吃肉的时候要问猪的血型吗?”6苏说,“注射和消化是两码事。”

        “对啊,他现在就是营养剂!”锦断拍着6苏的背说。

        吞了一点妖血,衣碧渐渐醒转过来,这种用血治疗的方式看很像吸血鬼,不过转念一想,血是人身体里营养最丰富也最好吸收的部分,沙漠里的旅人走投无路的时候,往往喝骆驼血来维系生命,或许吸血鬼本身就是一种妖,用这种方式来获取营养。

        衣碧醒来第一句就是:“我死了吗?”

        “你还活着!”6苏说,“来,烫伤喷剂给我。”

        给她喷了一点药,然后6苏把之前摸过的包复制了出来,从里面取出绷带给衣碧包扎上。包了一道又一道,最后整个人变得如同木乃伊一样,这也是为了防止细菌感染的临时举措。最后衣碧整个人被包得不能动弹,6苏把她背起来,三人原路返回。

        回去的时候,衣碧在背上虚弱地说:“好可怕……那火。”

        “我们差点就全灭了,别说话了,回去休息一下吧。”

        到了驻扎地,升起的地面已经缩回去了,地上还有一个一个洞,好像拔过萝卜似的。队员们正在收拾地上的死尸,大半是被炸死的市民,现场惨不忍睹,有些人在安抚那些市民。张义看见几人回来,走上前说:“百雀灵大姐怎么样了?”

        “百雀灵大姐?”6苏暗暗觉得这个称呼很好笑,“没事,脱离危险了。”

        “妈的,你知道这次我们死了多少吗?”

        “多少?”

        “老言手下死四人,伤十人,有一个看来没用了……我手上死两人,没人伤,心理创伤二十八人。”

        “心理创伤?你们不是吓尿裤子了吧。”锦断说。

        “天伤这家伙!”张义摇着头,“果然不能小看,不能小看啊。”

        楚千雀这次又安然无恙,袭击生的时候没参加战斗的他在房间里喝酒,正好起身去上厕所的时候,后面半个房子突然被轰成了渣。这小子的运气实在是好得爆棚,晚一秒结果都会不一样。

        不过此时被吓昏的楚千雀刚刚苏醒,正在那里说胡乱,看样子也“心理创伤”了。

        老头在那边跷着腿抽烟,看队员们打扫战场,不时有人跑过去感谢他,有个居然还跪下哭了起来,老头不为以意地挥挥手,语言里却颇有得意的意思:“小意思,年轻人要多和老年人学习经验啊。”

        “老头这次头功啊。”6苏说。

        “老爷爷最厉害了。”虫婷说。

        “他这人就是这样,打架的时候在旁边看,关键的时候才出手。”锦断说,虽然这种做法多少有些世故,然而关键时刻却往往被老头所救,6苏心里很感激有老头这个谨慎又老道的队友存在。

        张义叫人把衣碧带走去休息,这时戴雪走了过来,神情严肃地对他们三人说:“这次我们死四人,伤十人。”

        “张义已经告诉我们了!”6苏说。

        “你想听听对方死几个吗?”注意到他们回来,言斩蝶背着手走过来。

        “几人?”

        “如果不算那些被装了定时炸弹的牺牲品,天伤只死了一个人,就是被戴雪干掉的那个。”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会隐形的暗杀者,也就是那个戴着古怪头盔的上班族的尸体正被几个队员抬过去,言斩蝶语气认真地说,“也就是说,我们这次彻底败了。”

        “他们出动了几个人?”6苏问。

        “暗杀者、吐火胖子、地下面的人,我估计还有一个制造幻影的人,大概四人。”戴雪说。

        “等等!”6苏说,“应该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

        “一只妖不会有两个妖技,那个吐火胖子的瞬移显然是另一个人做的,我猜是时空型妖技……这个我比较敏感,我自己就是。”6苏说。

        “我倒比较想知道,那个吐火胖子是谁?”锦断说。

        “没法联络到外界,现在那家伙的妖技不明,干脆简称不明妖技持有者吧!”戴雪说。

        “好简洁啊!”6苏说。

        “他那一击的攻击长度居然有一公里,实在是太可怕了。”戴雪说,“还好现在这里是座空城,不然这样的灾难放在那里都是国际性的新闻。”

        “生火灾了吗?”

        “没有火灾。”

        “好奇怪,明明那么热。”虫婷说。

        “大概就是因为太热了,一瞬间把氧气烧空了,想烧也烧不起来。”

        “真是个危险的人物。”戴雪感慨道,然后自嘲地苦笑一声,“不过要是中了那招,大概一下子就死了,疼也不会疼一下,倒也轻松。”

        “很多年后,考古人员会现这里有很多下半截的骨头。”6苏说。

        “那么大的范围,连渣也不会有吧。”锦断说,“对了,戴雪,你当时怎么不开枪,他的肚皮那么大……”

        “我开了,你们难道没注意?”戴雪说,“也难怪,你们当时的注意力都在他的肚皮上面。我开了三枪,全部打中,但没反应……肚子膨胀到那种程度,反而看不清他的要害,结果我的子弹像给他挠痒一样没起作用。”

        “世上还有这种妖吗?”6苏惊讶道。

        “等下!”有人从侧面说话,众人回头一看是老头,“我知道他!”

        “老先生,你知道?”好像言斩蝶对他很尊敬似的,从这称呼上看。

        “‘崩山怒炮’吴念丘!”老头说,“他的妖技很稀有,普通妖的大功率动一次折损百分之三十的妖力,这家伙厉害,一次性能施放过,威力也是不同凡响。不过这‘崩山怒炮’最大的缺点就是准备的时间长,这个准备指的是吸收周围的空气在肚子里燃烧,然后吐出来。当时我们看见他越变越大,已经是动状态了,这个时候拿刀捅肚皮也打不断他,除了转移别无他法。”

        “这是什么类型的妖技。”戴雪问,其实平日里6苏很少关心类型的问题,看来除妖师和妖的思维是不一样的。

        老头吸了一口烟,悠悠地说:“恐怕是战场型妖技吧。”

        “战场型妖……”戴雪的样子很吃惊似的,6苏低声替她说完后面的话:“技吧!”锦断瞪了他一眼。

        “战场型妖技很稀有!”老头接着说,“这种妖技范围远,威力大,相对来说,缺点就是动过程太长。”他用烟斗指了下6苏,“你曾经见过一个。”

        “我见过一个?”

        “哎,那个射箭的凌百步还记得吧。”

        原来如此,凌百步居然是战场型妖技的持有者,难怪当时他的一箭能贯穿半座城市,不过幸亏凌百步没有吞吃过同类,妖力很弱,不然的话……第一次遭遇雨夜狙击手,故事就完结了吧。

        老头继续说:“这家伙很少在江湖上活动,平时都是隐居,四百年前我目击他和一个人交手,一‘崩山怒炮’毁了半拉城。”

        “难怪是当年的京师大爆炸?”6苏惊讶地说。

        “好像是,我哪知道。当年那一炸死不少人,从此吴念丘很少出现了,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见到他了……还有一件事,他本人不是胖子。”

        出名的京师大爆炸生在四百年前的明朝,史载当时忽有巨声如吼,从城东渐至城西南角,出现一个特大火球。突然一声巨响,天崩地裂,乱石横飞。升起大而黑的蘑菇云,像柱子那样直坚于城西南角。

        这件事流传很久,有不同版本,有些版本说爆炸把路人的衣服吹飞,有些版本说天上下起无面的石人,但无论怎么说,最核心的一件事就是爆炸本身,在那个年代任何武器都不可能造成那种规模的爆炸,原来竟是一场妖战的余波。

        万幸这家伙不怎么活动,否则这样的灾难就不止一次了。

        “这么说,天伤那边有很多妖在帮他。”6苏问。

        戴雪点了点头,6苏看了下那个“暗杀者”的尸体,暗想以一个普通市民的代价给他们带来如此的重创,如果聪明的战术和压倒性的实力,不得不说这是场恐怖的袭击。

        他突然说:“我猜,天伤在试探我们的力量,真正的袭击还没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