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288章 遭遇突袭

288章 遭遇突袭

        去联系救援的衣碧很快就飞了个来回,但救援队伍来得却很慢,言斩蝶坚决不让那些人进到他们队伍暂住的地方,好在附近到处都是空楼可以呆。

        下午的几小时里,这里就好像变成了闹市一样,熙熙攘攘地走动着人群。午后的时光很悠闲,张义和手下的弟兄玩起扎金花,老头和楚千雀也参与了进去,楚千雀玩了几局,满桌的怨气,张义突然站起来说:“不能玩了,要值班去了。”

        结果众人离开了,楚千雀在上厕所的时候突然现这伙人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又玩起来了。

        衣碧一直在头上方飞来飞去,放出小麻雀侦探附近的情况,言斩蝶这人似乎没什么娱乐,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倒在沙上枕着手呆,跑来跑去负责一些琐碎事务的反而是戴雪,不过她好像早已习惯了。

        锦断嫌这里太吵,拉着6苏去附近闲逛,刚要离开的时候虫婷问:“你们去哪?”

        “去散步。”

        “带上我吧,一个人好无聊。”

        “走吧!”锦断拉住她。

        之前问过戴雪什么时候行动,她说先休整几天,另一方面也是耗一下城里的人,虽然这些人都被天伤控制变成了行尸走肉,但他们当然不是真正的行尸走肉,也需要吃东西喝水和睡觉。这种做法虽然有些残忍,不过却是目前最有效的。

        离开的时候戴雪叮嘱一声别走远了,6苏答应了。三人离开人多的地方,渐渐深入到城市里,越往里走,四周越是寂静,连楼宇间的阳光也显得很冷清,有些野猫野狗明目张胆地在街上溜达,这种情形就仿佛世界末日人类全体消失一般。

        “啊!”

        锦断大喊了一声,回声从几条街外传来。

        “我以前就想过,要是人类全消失,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我会做什么。”6苏说。

        “要是我的话,就把整城座烧掉,站在最高的地方欣赏!”锦断说。

        “你毁灭欲很强啊。我就自己弄一个堡垒,每天开着车在城里乱闯,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有意思吗?”

        “好像也没什么意思。”

        “虫呢?”锦断问虫婷。

        “哎,我从来没想过嘛……只有自己一个,会闷死的。”

        “你果然还是小朋友……来来,我们就当成逛街好了,走,先看看衣服。”

        “你每次都要看衣服!”

        “有意见?”

        “没有!”

        三人步入一间服装城,里面的衣服都摆在那里,她俩自动走进了女装区,锦断一件件拿下来看,看完就扔在旁边,虫婷起初替她把扔掉的衣服挂好,后来锦断叫她别犯傻了,不会有人来的。

        “这样很不好啊,动乱人家的东西。”

        “我没烧掉它,就应该感谢我了。这件你穿很合适吧。”

        里面不断传来两人开心的笑声,闲等在外面的6苏瞧见马路对面是一家珠宝店,里面的珠宝饰品全部摆在柜台里,女生的爱好果然不同,就算全城的东西都免费,也第一个去看衣服。

        本以为锦断想顺走几件漂亮裙子,但后来才知道他想错了。

        锦断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件裙子,问6苏:“苏,哪个好看。”

        “黑色这件。”

        锦断顺手把另一件丢掉了,然后抓起黑裙子,一撕两半。

        “喂,你这是干嘛?”

        “我喜欢的东西,不想让别人穿走。”

        “你带走它就是了。”

        “免费的裙子,穿在身上会很不舒服。”

        “女生真奇怪啊!回去我给你照这件买个一模一样的吧。”

        “好!”锦断笑眯眯地说,看样子是正中心坎的回答。

        “虫婷为什么从来不买新衣服,不喜欢现在的衣服吗?”

        “她比我还喜欢,我说了几次给她买衣服来着都不愿意,就是舍不得脱这身古装。”

        “不是这个原因啦!”虫婷脸红地辩解道,“别的衣服打架不方便。”

        “不打架的时候呢?”6苏说。

        “……”她低头不语,大概一直不脱下汉服有她自己的原因。

        “吃东西去吧,吃冰淇淋好了。”锦断提议道。

        “你得了吧,现在没有电,怎么会有冰淇淋……去那家市看看吧。”

        但走进市却现,食品货架全部空了,而别的货架却是满满当当。锦断说:“被人抢过了?”

        “连玻璃都没砸碎,更何况……”6苏瞧了眼对面的珠宝店,“肯定不是被抢了,应该是有计划地拿走的。”

        “被谁?”

        “还用问,肯定是天伤……他操纵的这几十万棋子要吃要喝,我猜城里的食物大概已经被抢光了。”

        不过明明被抢过,现场却这么干净,可见这几十万行尸走肉并不是单纯的暴徒,可以说,这些人全部都是天伤的分身。

        他们的队伍不会有分歧,不会有矛盾,几十万人一心,像铁板一块,这样的队伍从未有过,所以它一定强得可怕!

        这样一想,这座死城在6苏眼里变得有些恐怖了,因为这能粉碎一切的可怕队伍就藏身其中,这里可不是可以随意游玩的地方。

        “这么说,这些人还没有死喽。”虫婷说。

        “当然不会死,他们是棋子啊。”锦断说。

        “我有个好主意,可以一个人不杀地解放他们……”

        “你要是想说一直困下去,困到他们饿得投降的话。”锦断打断她,“那真是一个蠢到家的主意。”

        “为什么?”虫婷不甘心地问。

        “因为东西吃光了,他们会吃人,会相互吃!”锦断平淡地说出这句话时,虫婷的眼神变得惊讶无比,6苏在旁边点头表示同意:“锦断,有时候我觉得你内心深处也是个变态,变态总是能理解变态。”

        “你是说你自己也是变态?”锦断笑着问。

        “呜!”6苏一阵言塞,本来的意思是想说她能猜到天伤的想法。

        “为什么要吃人?”虫婷问。

        “因为他们是战争机器,是僵尸,天伤要的只是他们的行动力,为了保持行动力,没有食物的时候他会牺牲掉一部分人当食物。”

        6苏补充道:“这些被控制的人感觉不到外界,什么都能吃下去。”

        “真可怕!”虫婷握着拳头说,此情此景倒让6苏有种爸爸妈妈在教育不懂事的女儿的错觉。

        “所以嘛!”锦断竖起一根手指,“一味困守的办法是最傻的,依我看法,见一个宰一个,一直到杀掉天伤为止。”

        “你也太激进了吧。”

        “喂喂,这些都是普通人啊,为什么要杀他们……他们没有罪。”

        “笨蛋虫!”锦断说,“正好现在没和他们交手,我给你开开窍吧。战争和打架是不同的,打架的时候你的敌人是一个或几个人,你恨他们,他们也恨你,彼此都要杀掉对方。但战争的对象却是一群人,当一个人站到另一边的时候,哪怕他是你的朋友,家人,无论他是谁,他都是敌人。所以一旦交手,请一定抱着杀死对方的态度!”

        虫婷低头不应,6苏暗想,对战争有这番见解的锦断也许自己都不知道,这份见解的根源是她失落了百年的记忆,曾经的她参加过一场力量悬殊战争……这是在s镇时,那把妖刀告诉他的秘密,他决定在锦断现之前绝不对任何人说。

        “我们杀人,是为了救人。苏,有句话怎么说的,什么手段什么心肠来着?”

        “修罗手段,菩萨心肠。”

        “对!”锦断打了个响指,“这才是真正的善良。”

        这番语论对于天性善良的虫婷而言不亚于洗脑,虽然深知这一点也很反感它,但6苏知道,如果带着软弱的心上阵,可能虫婷会命丧这里。

        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爆炸的声音,然后接连好几声,震得这里灰尘直落。6苏说:“有情况!”三人一起冲了出去。

        爆炸声是从驻扎地那边传来的,一声接着一声,显然那里生了很不妙的情况。这时锦断突然抽出刀,警戒地看着四周,虫婷也从袖子里拔出匕,6苏也刚才到了身边有动静,便从腰后拔出枪,三人站成三角之势,警戒着。

        “在上面!”

        头顶上有什么快跑了过去,从那东西的移动方向可以判断出,它们的目标是驻扎地而不是他们。

        锦断第一个跳了上去,两人跟上,刚到顶楼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衬衫的胖子身手敏捷地跳过两幢楼之间的间隙,朝那个方向奔去。他神情呆滞得如同一具机器,6苏早就听说催眠可以让人变强,但没想到居然能强到这个地步,他的移动度丝毫不亚于妖类。

        “给我站住!”

        锦断动修罗狂骨,当胖子从头上跳过的时候,辅臂向前刺出,那胖子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被钉在半空中,鲜血涌了出来。

        四周的屋顶上,有很多人在向那边移动,他们对于这边的情况似乎毫无知觉,看起来他们就仿佛被输入了程序的机器,只知道去执行它。

        那个胖子挂在半空,血流了很多,锦断扔掉他,三人快地向驻扎地跑回去。当快要接近的时候,6苏看见下面已经一片混乱。

        硝烟弥漫了整条街,地上有很多被炸碎的尸骸,放射状地摊在地上,从上方看像一朵夸张的血花。

        有些队员捂着断肢在呻吟,而其它人则在攻击,不时有冰刺和火焰飞到上方,戴雪端着一把m14狙击枪,每次开枪都有一个袭击者被爆头,言斩蝶手里握着刀,不断地把袭击者砍成两半。

        当三人跑近的时候,戴雪突然一甩枪对准他们,度之快完全让人猝不及防,好在她就要开枪的时候现了他们不是袭击者。

        “快下来帮忙!”她喊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