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222章 两难选择

222章 两难选择

        (第三弹,再见就是七天后了,呜呜……话说今天还要去人家吃饭,过节就是宅男的噩梦!ps:我会定时一个公告放在正文里)

        十五分钟后,几人坐在宾馆的房间里,虫婷已经呼呼地熟睡了,藏在柜子里的楚千雀没有受伤,其它几人围坐在桌前,老头和6苏的脸皮一片焦黑,头变成了爆炸头,那只还在冒烟的笛子放在桌子上。

        “哈哈,越看越想笑!”锦断指着两人说。

        “报应!”衣碧说。

        “和我没关系吧,我没骂过你师父……”

        “你上次不是想和她……”

        “天大的误会啊姐姐!”

        “为什么笛子会炸呢?”老头皱着眉,其实眉毛已经没有了。

        “我让老大来读这个笛子的技吧!”

        “你要读他的JB?”6苏惊讶地说。

        “老大,读技吧!”

        举起的大刀弹回来敲了一下涂无鱼的脑袋。

        “呜,老大,读技!”

        那把妖刀的第一只眼睛睁开,打量着笛子,几人默默注视着。涂无鱼说:“老小,给它注入一点妖力!”

        “哦!”

        6苏握住笛子,锦断突然说:“不会爆炸吧!”

        几人一起把椅子向后退,老头退得最远。

        “开始了哦!”6苏咽了口唾沫,像给测魂表注入妖力一样,给它注入。

        妖刀上的眼睛开始眨动,涂无鱼说:“好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

        “结果怎么样?”

        “是个男孩,恭喜你!”

        “砰!”他的脑袋又被妖刀打了一下。

        “呜,别打脑袋……这只笛子不止一种妖技,就像我的刀一样,具体我看不太清楚,因为没有动……我猜是用笛音来调出妖技。”

        “还有这种东西啊!”6苏惊讶地打量着笛子,为什么和锦断战斗的家伙会有这种东西,难道说他在队里的地位相当高?

        “看来师父说的是真的,除妖师在用我们的同类制作妖兵!”衣碧咬着嘴唇。

        “一群杂种!”老头愤愤地一捶桌子。

        “卖给妖集市的老板吧!”锦断说。

        “我觉得还是留下来好,这东西太危险。衣碧,你刚才有什么话要说来着?”

        “恩,刚才我把言斩蝶拖到天上的时候,和他做了一次谈判,要不他也不可能撤退,我可能有点自作主张了,不过当时情况紧急,再打下去你们很危险的,他手上还有十几个二段除妖师,更不要提他本人的实力。言斩蝶提出一个条件,如果你们帮他们除掉天伤,他可以放过你们,那家伙在组织里的权力好像很大……当然,我没替你们答应,看你们自己的意愿了。”

        “要是我们不答应呢?”锦断问。

        “他肯定还会来找你们麻烦。”

        “答不答应都是打,那我无所谓!”

        “飞妞,你说的‘你们’不包括我吧!”涂无鱼问。

        “别叫我‘飞妞’,我有名字的!对了,从见面起我就很好奇,你到底是谁?”

        “卖鱼的!”

        “那你可以继续去卖鱼,别再搀和这件事了。”

        “喂喂,事态升级得比想象的还厉害啊!”6苏看向老头,“老头,你的意见呢?”

        狠狠地咬着烟斗,老头冒出一句:“千慧这个……”

        “死老头!你敢说出来我绝对宰你!”

        “我没意见,小子,你拿主意。”

        “这种事情你别都推给我啊……”大概是因为几个人都是遇事没意见的类型,不知不觉间,每每拿主意的都是6苏了,“答不答应都很难啊!”

        “领头人不是好当的嘛!”衣碧笑笑。

        6苏在心里盘算着,确实是个天大的两难选择,不答应就是和整个除妖师组织作对,最后势必沦落到和天伤一样被通缉,但似乎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和天伤站到一起,但谁知道那个疯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虽然妖战无正邪,但人心还是有善恶的,他不可能和天伤一起毁灭世界;那么答应的话,会不会又中了除妖师的圈套,他们在图谋什么?让他们两败俱伤,最后渔翁得利,或者是真的想消灭天伤。

        信息不明的情况下,做出这种决定真的很难,最后他说:“我想几天吧!”

        “随你。”

        “我怎么答复他们?”

        “会有人联系你们的吧,我估计……另外,我就住在s镇,你也可以来找我商量。”

        “衣碧!”

        “恩?”

        6苏认真地说:“我可以信你吗?”

        衣碧淡淡一笑:“相信你自己,年轻人。”

        她应该不会害他们的吧,毕竟大家有着天然的立场,同是妖类,而且几次见面也多多少少了解了她的为人。

        说话的间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街上华灯初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避难的人群渐渐往回涌。大概看到街上被破坏的痕迹都会惊讶吧,明天的本地新闻少不了要说什么车祸,煤气管道爆炸之类的。

        每次大战之后,能平静地看着这个世界,6苏都在心里感慨活着真好。和锦断四目相交,她的眼里有一种会心的笑意,大概此时她也在想着同样的事情吧。

        “我回家了!”衣碧站起来,扣上宽檐帽。

        “衣碧,你一个人住?”锦断问。

        “对啊,小妹妹,有空过来我教你刀法。”

        “懒得去,空觉大师的碟我全部看过!”

        “那我也没什么可教你的了,不过我有高清未删节版本,有一个镜头空觉大师脱掉上衣露出八块腹肌……啊!”一直冷酷的衣碧居然像个花痴似地叫了一声。

        “啊啊,我要去我要去!”锦断捂着红红的脸颊,两眼放光地尖叫起来,“空觉,我的爱!”

        三个男人像白痴一样看着她俩,话说回来,这俩人的刀法全是跟着录相学的?

        6苏暗想,要是这个全体女妖的偶像空觉还活着的话……简直不敢想象会生什么啊!

        “就这样吧,我走了!”从花痴状态瞬间切换回冷酷状态,衣碧压了下帽子,从墙边的破洞跳出去了。

        “锦断。”

        “恩?”

        “你没问她地址。”

        “喂,衣碧!”

        锦断一边喊一边从那里跳了出去,留下三个男人在屋里面面相觑……

        “涂大哥,你为什么……”

        “卖鱼的,你的事……”

        “我知道,等等吧……”

        三人一起点头,男人间的交谈就是如此简单。

        “好不甘啊!”涂无鱼笑笑,“被那个人妖打败……”

        然后他拖着刀帅气地从破洞跳出去了,下面传来“哎哟”一声,伸头往下看时,他四仰八叉地摔在地上。

        你倒是走门啊!

        ……

        地下停车场里,拉起了警戒线,地上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被盖上了防水布,有警笛在闪烁着。

        身着制服的言斩蝶站在那里,旁边站着戴雪,她的脑袋上缠着一道绷带。

        “月白莲啊月白莲,你居然死得这么丑陋……”言斩蝶感慨完毕,转过脸,“对了,戴雪,你的衣服脏了!”

        “谢谢队长关心。”

        “战斗数据回收了吗?”

        “还差孟勇那边,他飞得太远了。”

        “我们暂时回去,但是你留下,这个镇没有除妖师,你留下处理一点善后的事情……还有就是交涉的问题,你想办法联系他们。”

        “明白!”

        “戴个帽子吧,绷带太难看了!”

        “谢谢队长关心……队长,你倒是关心下我的脑震荡啊。”

        “哟,小蝶居然失败了!”后面一个轻浮的声音说,言斩蝶转过身,看见一个男人背倚在停车场的柱子上,耳朵上戴着几个耳环,穿着像个摇滚歌手,他一边说话一边在咬一个红苹果。

        言斩蝶皱了下鼻子,略有些厌恶地说:“话风凉话的混蛋!刚才你躲到哪去了。”

        “别对我火嘛,我的职责只是监督你,我又不归你管……连你也会失败啊,言斩蝶,说几句感想吧,我今晚要向上层汇报。”

        “你的衣服太丑了!”

        “我指的不是这个。”

        言斩蝶把眼睛别开,似乎是刻意不去看这个人:“出了点意外情况,原计划让月白莲对付虫婷,结果他的对方变成了锦断,实际上本来是可以赢的,但是被那个老头偷袭了。”

        “你之前不是说老头死了?”

        “看样子是弄错了,从月白莲死前的数据看,这个老头的实力远过我们现有的数据,控制脂状物……真恶心啊……似乎要耗费大量的妖力,除非他是一阶,不然是不可能这样使用妖技。从他战斗的方式看,这个老头说不定是这几人里最强的。”

        咬苹果的男人吹了个口哨:“隐藏人物?”

        “差不多!”

        “笛子呢?”

        “没有收回,可能是被他们拿了。”

        “你得找回才行,不然这个笛子会让你坐牢。”

        “我知道。月白莲的实力只在我之下,居然也会失败,想不到。”言斩蝶语气平静地说,似乎坐牢是别人的事情。

        “继续。”

        “孟勇的失败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但有件事情没想到,6苏的近战体术居然这么强,之前的数据从来没显示过!而且从送回的战斗数据上看,他的战斗策略和应变能力都很高,这小子的成长真是快得惊人,我建议你加一笔,早点铲除掉这只妖为好。”

        “记下了。”

        “至于雷牙,他没有武器之后,实力根本不行,差一点同归于尽……”

        “差一点?他赢了?”

        “不,他死掉了,对方活着。”

        “你这个队长居然还有心拿手下人的死说笑啊。”

        “我说笑了吗?对了,还有个人要记一下。”言斩蝶顿一下,“一个很特别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