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215章 白莲绝杀

215章 白莲绝杀

        下水道里,墙壁被打穿,墙里的管道露了出来,地上到处是冰碴,还有一些大块的冰壳,上面布满了一个个螺旋状的钻孔。

        锦断半跪在地上,连四只辅臂都低垂了下来,辅臂的手臂部分还保持着钻头的姿态。此时的她满身是伤,右耳也被削掉了一块。

        这里的光线已经近乎于零了,只能影影绰绰地看见对方站在前面,被坚硬的冰包裹住的身体在黑暗里出晶晶亮的光。

        “你那一招也很消耗妖力吧!”月白莲说,“真辛苦啊,费了这么大力气只消耗掉我两朵白莲,剩下的这八朵你打算怎么应付呢,妖力暴走吗?”

        锦断冷笑一声:“一个男人带着白花,你从来都不觉得可笑吗?”

        “笑我的人都死了!你的拼命就到此为止吧,妖技等级才不过c而已,连活捉的意义都没有,你在我面前能坚持十几分钟已经很了不起了。”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月白莲突然收到队长的通讯,耳麦出沙沙的响声,他对锦断说,“对了,你们的人好像死掉了一个,死的是谁呢?你男朋友?那个老头还是那个小姑娘?”

        “放屁,没人会死!”

        “你就继续骗自己吧,反正等一会你就要到下面和他们见面了……怎么,说不出话来了,女人果然是女人。”

        话痨,要死的人是你。锦断冷笑一声,收起修罗狂骨,身体渐渐隐没在黑暗中。

        锦断进行过不用眼睛只依靠嗅觉和听觉来杀人的特训,身处黑暗中反而是最大的优势。人的认知系统是一个整体,感觉与感觉之间并非孤立存在。事先把要记住的东西的影象和气味及其声音在脑袋里标上对应的“编号”,就算舍弃视觉也可以在大脑里建立完整的地图……当然,这需要很长时间的训练才能完成。

        此时此刻,像鬼魅一样融化进黑暗里的锦断,完全可以知道地上的每块碎砖,也知道月白莲的动作,但是这个依靠符咒来战斗的家伙却做不到。

        渐渐的,月白莲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连忙喊道:“三重白莲剑盾!”

        三道冰盾严严实实地包住他的身体,月白莲还是有点慌张,不停地转动身体。黑暗里只有水流的声音,却听不见锦断的脚步声和她裙子的摩擦声。

        实际上,此时的锦断正用双手在洞的顶端行走,无声无息地接近月白莲脑袋上方的空档。

        “原来如此,你一直在拖时间,就是为了等这里完全黑下来。确实大意了!但你以为这样就能干掉我吗,未免太天真了。”

        锦断没有回答他的话,此时的她连气息都消失了,似乎变成了黑暗的一部分,她的黑色连衣裙成了最好的伪装。

        “白莲泉箭!”

        突然月白莲身上的一朵白莲消失,他的周围地面上,很多冰箭露了出来,向着上方密集的攒射!

        攒射持续了一分钟,月白莲静静听着,却没听见锦断被打中的声音。

        “逃走了?出来吧,堂堂正正地和我打!”

        堂堂正正?一动不动附在洞顶的锦断不禁想笑。

        黑暗里,突然响起了一阵笛子的声音,月白莲在吹笛子?锦断皱了下眉,调整姿势,身体蹲伏在洞壁上,蓄势待。

        死吧!

        突然一道诡异的刀光,锦断的身体像一道疾风掠过,落在月白莲身后的地面,还保持着挥刀的动作,仿佛在等着刀气慢慢掠过月白莲的身体。

        站在那里的月白莲突然从左耳到右边的嘴角裂开了一道血线,整个脑袋慢慢移位,随后被削掉的半截头掉了下来,最后血像喷泉一样涌了出来,他的身体软软倒下。

        结束了!

        锦断转动手里的刀,收进鞘里,她摸了下耳朵上的伤,虽然伤的不轻,但这一次倒是意外地顺利,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从一开始月白莲多嘴地说自己只会用冰符咒开始,锦断就已经开始计划利用黑暗来一击干掉他。

        锦断松了口气,准备离开这时,突然不知哪里传来月白莲的声音:“白莲泉箭!”

        “不好!”

        脚下突然出现大片的冰箭,锦断本能地护住脑袋滚到一旁,但为时太晚,冰箭还是射中了她。当她在地上滚了一下离开冰箭的攻击范围时,右半边身体已经钉满了冰箭,其中一只很危险地钉在脸上,差点就要刺穿眼睛。

        这东西刺进身体,格外的冰冷,右半边身体不止是剧痛,而且一阵阵麻木,似乎动弹不了了。

        “怎么可能!你已经死了?”她半跪在地上,惊愕地四下张望,这里没有月白莲的气息,中间那具尸体确实是他。

        就算是妖,被削掉脑袋也是必死的啊!

        “我死了吗?你在做什么梦!白莲切割!”

        上方的洞壁突然裂开,大块的碎石落下,锦断护住头顶。外面的光涌了进来,上面似乎是一个地下停车场,月白莲站在那里,身上还有三朵冰莲。

        锦断瞪大了眼睛,地上的尸体确实是他,上面的人也是他,他是双胞胎吗?

        月白莲手里拿着一个笛子:“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活过来的吧。这是我的妖兵,名叫‘听风转命’,吹动它就可以在我原本所在的位置制造一个一模一样的替身,同时把我本体送到十米内的任何位置!”

        “什么?”

        “你难道没现,你杀我的时候我居然一动不动?”月白莲冷笑一声,“不过,我轻易不想使用它,这把妖兵对身体的负荷太大,以我这普通人的躯体使用它,一次就会消耗掉我一半的生命力!

        “你知道什么是生命力吧?人的身体一生中细胞生裂的次数是有限的,这有限的次数被贮藏在基因的线粒体中,所谓的生命力就是这个……换句话说,使用这东西我已经损失了一半的寿命,全是拜你所赐!”

        很多妖兵被制造出来只能永远封存,就是因为常人无法使用。

        “我这一半的寿命,你要怎么补偿我!便宜你了,干脆死去吧!白莲……”

        锦断听见他准备出招,连忙就地一滚,准备闪避。但月白莲这次喊出的却是“白莲落斩”,这是什么东西。

        突然一朵冰莲飞向她,她抽刀抵挡,那朵冰莲居然在碰到刀身的瞬间突然变大,一下子包住了她的手。

        这团冰块仿佛是可以生长的,从她的背后生长过去,然后裹住了她的另一条手臂,然后是双腿。锦断动修罗狂骨,没想到刚刚生出的辅臂也被坚硬的冰块裹住了。

        身后的冰壳越长越大,最后变成了一只四四方方的冰床,轰然向后一倒,她现自己的四肢被完全固定住了,脑袋和躯干暴露着。

        锦断立即意识到情况不妙!

        冰床的侧面,冰块继续生长,居然出现了一把很巨大的冰铡刀,与她的身体中线重合。闪烁着寒光的冰铡刀高高举在脑袋前面,透着让人胆寒的气息。

        锦断拼命地扭动身体,却完全无法挣脱,她咬紧牙关,用尽力气,冰壳上出一声“喀嚓”声,但却没有裂开。月白莲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了下来,落在锦断的旁边,用手抚摸着那巨大的冰铡刀,那动作实在是很危险,因为那把铡刀仿佛碰了一下就会落下来。

        “你大概不知道吧,每种符咒都有一个最高级的绝杀术,冰符咒的绝杀术叫作冰落斩……不过我的比较特别,名叫白莲落斩!大概是因为生成过程太慢容易挣脱,所以这一招很少有人用,要不是你现在太虚弱了,我大概也是不会成功的……久违的白莲落斩啊,还是那么华丽,你要是打算妖力暴走就快点吧,反正你也是死的。”

        锦断咬紧牙关想挣脱,但却毫无作用。

        “说再见的时候到了……不对,是久别!”

        月白莲用手指轻轻一推冰铡刀的背面,巨大的铡刀势不可挡地向锦断落下来,细长的阴影投在她惊恐万分的脸上,下一个瞬间就要把她切成两半。

        不要!不要!不要!她在心里绝望地呼喊着。

        “变!”

        一声熟悉的厉喝突然充斥这小小的空间,如同章鱼触手般的细长烟脂向这里袭来,月白莲赶紧跳开。

        但那触手的目标却并不是他,而是那把即将切开锦断的冰铡刀。数十只烟脂触手攀紧紧地缠住冰铡刀,有一些被那锋利的刃切断,立即又化成烟,重新变成烟脂触手。

        然后,这些触手拖动冰铡刀向后拉动,轰隆一声,这把冰铡刀朝后砸向地面,变成了碎片。

        “是谁?”月白莲喝问。

        “是你爷爷!”一个叼着烟的瘦小人影慢慢从黑暗里走出来。

        “呜……老头,你来啦!”锦断吓得已经哭出来了,又感激又后怕地大叫起来。

        老头阴沉着脸:“话痨,远战还是你爷爷我陪你玩吧!不要欺负四岁的孩子。”

        “你不是死了吗?”

        “哼哼!”老头冷笑不答话,左胸处确实有大块的血污,还有一个子弹眼儿。

        “妈的!你们这群不老实的妖!”月白莲的面色突然变得凶险无比,“来多少都是死,白莲……”

        “呸!”

        一口老痰精准无误地吐到月白莲张开的嘴里,老头咳了一声:“不许骂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