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188章 妖的起源

188章 妖的起源

        衣碧没有哭太久,她擦掉眼泪,低低地说:“果然还是来晚了一步!”

        “我们现在追吗,天伤那家伙应该没走远!”锦断问。

        衣碧摇摇头,黯然地说:“算了,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了!”

        “要帮忙埋掉前辈吗?”

        “不需要!”

        之前老头说过,妖死了之后不被吞吃,很快会消散掉。来之天地灵气,归之天地灵气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方便。

        衣碧从禅床下找到一个红木的盒子,边缘处包着铜皮,她抚去上面的灰尘,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黄铜打造骷髅头,上面密密麻麻地刻着符咒。骷髅头的顶部开了一个凹槽。

        另外还有一个包起的纸包,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师父是符咒学的专家,这是她留下的,让我在她死后打开。你们走后她说你们很特别,也许有一天能阻止天伤,虽然我不想把你们卷进来……”

        “天伤也是我们敌人!”锦断说。

        “是吗?”衣碧把那个铜骷髅头正放在桌上,然后她打开纸包,里面是黑黑的粉末,她把这些火药一样的东西倒进了骷髅头顶部的凹槽里,“师父留在这里面的是一段话,一起听吧!”

        “那东西是录音机吗?”

        “是一段梦!”

        她把凹槽中的粉末点着。点火居然用的是一只ZIppo打火机,在这样的环境中,看上去相当违和。粉末被点燃之后,滋滋地释放着蓝色的火花,骷髅上那密密麻麻符咒此起彼伏地闪烁起来,看上去相当梦幻,有紫色的电流环绕着它跳动闪烁。

        虽然不明白这其中的原理,但想必是千慧把一段精神能量贮藏在这里,用符咒的力量来激活它,释放出来。

        凌乱的电流越来越强,大到越过了三人的身体,落在架子上的黄铜装置上,整个房间变得奇妙起来,四处是乱飞的电流。

        但三人站在桌子旁边,却安然无恙。

        突然一道白光无声无息地炸开,把三人一起吞没其中,当视线再次恢复时,6苏现自己站在一道曲廊中,下面是平静的荷花池。

        衣碧站在旁边,打量着四周,感慨一声:“师父的梦境一如既往的真实啊!”

        梦境里的衣碧穿着T恤和牛仔裤,两手插在兜里,头上还戴着一个宽檐帽,不过身后那标志向的辫子还在。

        比起村姑的打扮,这副模样倒是充满中性美,甚至可以说很酷。

        注意到6苏惊讶的视线,她酷酷地一笑:“这是的人格具象化!”

        “说明你内心狂野吗?”

        “应该说我的内心比较像男孩,因为要习武,所以性格也变得很像男孩!说起来,你们俩到梦境里的样子倒是和现实中一样,果然是内心简单的人,特别是那个圣骨妹妹!”

        她的视线向一侧望去,6苏也往那里看,结果大吃一惊。

        锦断居然正在用两只辅臂吊在曲廊的上端,用另两只辅臂在抓水里的鱼,注意到两人在看她,笑嘻嘻地转过脸,叫道:“喂,这里的鱼真的可以抓啊!”

        “现在是抓鱼的时候吗?”

        “烤来吃怎么样?”

        “圣骨妹妹,结束之后我请你吃吧,镇上的烤鱼也相当不错呢!”

        “哦~好耶!”锦断一提美食就来了精神,把鱼远远扔了出去,水面上出咚的几声响,然后她收起辅臂,跟了过来。

        三人沿着曲廊向前走,6苏向四周看,这里是一座江南的庭院,四周有翠竹假山,优雅安静,要是住在这种地方,大概连时间也会变得慢下来。

        荷叶上的水珠,水中游动的锦鲤,甚至云彩的倒影,一切都像真的一样,不禁让人怀疑这里真的是梦吗?

        衣碧突然加快脚步,喃喃地念叨着“师父!”

        前面的亭子里,坐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就是之前给他们撑船的那个。穿着素色丝裙翠色罗衫,梳着古代髻,头穿碧玉簪的那个少女,正在用手里的饵食喂下面的锦鲤,听见脚步声,她转过脸,用澈净如碧空的双瞳注视着三人。

        虽然典雅端庄,但那庄严中略带威严的神情却让人丝毫产生不了妄想。

        “碧,你来了!”

        “师父!”

        衣碧跪了下来,深深地低下脑袋,锦断好奇地打量着亭子的里侧,6苏正在犹豫要不要一起跪下时,那个少女说:“起来吧,碧!”

        “是!”

        “你到这里来,就意味着现实中的我已经死了。惜别的话就免了吧,我要把我的秘密告诉你们!”

        你们?6苏疑惑地向少女脸上看去,低声问衣碧:“这里的前辈认识我们吗?”

        “我当然知道!”回答他的是少女,她的眼睛直视着6苏,被那澈净的双瞳注视着,似乎感觉内心都要被看穿了,“这个梦境并不是封闭的,而是与现实中的我精神相连,现实中我的记忆与这里的我是相通的,一旦联系断开,或者说那边的我死去,这个梦境就会被激活。”

        “好难听懂啊!”

        “不必介意!”名为千慧的少女微微一笑,站起身来,款款地走到池边,背对着三人,用空灵的声音开始诉说。

        “这个世界远比你们想象得要复杂,混沌初开之时,那是一个黑暗的妖魔混战的年代,妖类的厮杀毁灭世间的一切,最终一切归于平静。然后,毁灭中有了新生,那就是人类的出现,一代又一代的人类文明交替着,这是个漫长的岁月,远古妖魔混战时散落在世间的妖魄也开始萌生,有一些借助自然的灵气幻化,有一些被人类的力量炼化出来,这就是天产妖和炼化妖!”说着史诗般的往事,千慧那深邃的双瞳转向两人,“对了,你们大概不知道,碧就是一只天产妖!”

        衣碧是一只天产妖!?

        被这爆炸性的事实冲击着,6苏一时惊愕地说不出话!一直以来他都听老头说世上还有野生妖类的存在,那是个很古老的种族,几乎快从妖战的舞台上消失了。

        说起来,之前也遇见过一只天产妖,就是那个原型是天羊的凌百步。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就便当掉了,大概等级相当低吧。

        他的视线转向衣碧,对这种惊讶的目光,她只是报以淡淡一笑。

        “衣碧,你的原型是什么?”锦断没心没肺地问出了妖类间相当忌讳的问题。

        “我的原型是一只风灵,百鸟的尸骸凝聚而成的妖!”

        “哦哦,虽然不知道是啥米,但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

        难怪可以操纵麻雀啊!一时间想问的东西太多了。

        千慧笑了下:“说起来,衣碧的年龄比我还大,天产妖的寿命从来都比炼化妖要长很多!体质也更强大。”

        “不,师父活的时间更长。”

        千慧点下头:“不过是在梦里。”

        “前辈请继续说吧!”

        意外的小插曲结束后,千慧用那空灵的声音继续诉说着:“人类之所以苦苦追寻炼妖之道,他们最开始的目的,是用炼化妖来对抗天产妖,但是被炼化出来的妖类很难控制,毕竟人类的力量有限,他们并不知道,妖魄从来都不是无中生有的,每个妖魄的深处都藏着远古的记忆,小小的炼化炉只不过是加快了人格化的过程。”

        “前辈,妖类不是还有禁止打伤炼化人的规则存在吗?”被疑惑困扰着,6苏忍不住还是打断了千慧的话。

        千慧的目光落在衣碧身上,衣碧笑了下:“要是打伤了炼化人,会怎么样?”

        “让被控制的妖在短时间内变强啊!”这是他有过亲身体会的,锦断在旁边“恩恩”地点头。

        “那你仔细想一想,这个规则从另一方面来说,其实是鼓励妖类杀掉主人!”

        6苏的脑袋突然像被敲了一下,一下子顿悟过来!

        原来如此!

        “那这些规则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存在?”

        千慧说:“规则只不过是用语言解读出来的禁忌而已,一直以来就存在,只是被慢慢现而已。妖的规则归根结底只有一个目的!”

        衣碧接着说:“那就是让我们抛开一切去厮杀和吞噬!”

        千慧接着说道:“其实,无论是天产妖还是炼化妖,都有着共同的起源。在人类称之为南北朝的年代,大量的术士追寻着炼化之术,隐藏在世间的妖魄被大量幻化出来,但这些被炼化出来的妖根本不听从主人的吩咐,于是生了妖类的第二次动乱,人类的文明差点毁于一旦。但人类毕竟是人类,这个聪明的种族开始寻找克制的法门,于是,除妖师出现了,之后漫长的岁月里,我们一边进行着宿命的相杀相噬,一边和那些天敌进行着漫长的战斗,一直到近代,这场战斗才开始平静下来。

        “在这漫长的战斗里,人类,这个擅长学习的种族开始借助妖类的力量。于是就有了妖兵的出现,每把妖兵都是一个被抽离的妖技,妖兵远比妖类本身要可怕!拥有妖兵的除妖师终于在这漫长的战斗中占得上风,连我们妖类也终于开始畏惧人类了!”

        制作妖兵的人,居然是除妖师!又是一个爆炸性的真相,6苏惊愕不已。

        “猎杀妖类,制作妖兵,获得力量!人类本身有一个很大的劣根,那就是贪婪,渐渐的,这场持续千年的战斗,开始有了功利色彩,除妖师除妖的动机,变得不再单纯,变成了为了得到妖的力量!力量的天平开始倾斜,那是一个黑暗的年代,大量的同类被残杀,然后被抽取妖技!一直到三百多年前,几只强大的妖类向人类起反攻,这一次,除妖师们见识到了我们的力量,于是,力量的制衡出现了,双方终于愿意和平相处,人类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不可以再残杀人类!”

        衣碧插了一句:“后来就有了除妖师每年除掉一个城市里十只威胁最大的妖的规定,这也是我们妖类整体默许的!”

        原来如此!6苏暗暗惊讶着,他一直以来以为理所当然的一切,原来也有这么漫长的根源。

        千慧背着双手,久久的沉默着,然后用她那空灵的声音说:“然后,是我的往事!”

        在这深沉的时刻,锦断突然大煞风景地问了句:“婆婆,那国外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