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181章 妖力锁

181章 妖力锁

        森林的地面上到处是大小的冒着烟的坑,还有很多死去的麻雀,很多大树倒在地上,断口都是齐齐整整的。

        站在五十米外的秦瑟已经被这场战斗吓得瞠目结舌,而铁牙则坐在地上,嘴里嚼着一只还没死掉的麻雀,那只麻雀在他嘴里一边挣扎一边悲鸣着。看铁牙那淡然的样子,大概他早就知道天伤的厉害了。

        “不可能!”被天伤掐着脖子高高举起的衣碧,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此时她已经遍体鳞伤,辫子也散开了,凌乱地披在身后。

        她的一条手已经被打折,另一只手握着刀,刀身深深刺进天伤的的左胸,那里本该是心脏的位置,但天伤居然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明明在最后关头孤注一掷,刺进了天伤的要害,但这个男人居然没有被打倒。无论多强大的妖,受到这样的伤也不可能活下来,这违反常理的现实让她既绝望又诧异。

        “秦瑟,把你带上果然是对的!”天伤冷笑一声。

        “不客气,Boss!”

        并不是天伤心脏受伤也不死,而是因为衣碧没有刺中,在遭遇衣碧之前,秦瑟就已经用“七巧肝肠”改变了天伤心脏的位置。

        但这件事情,衣碧不可能知道,快要窒息的她已经无法思考了。

        “杀~了~我~吧!”衣碧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

        “我不会杀你,我还没有冷血到会杀自己的师姐。”天伤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伸出袖剑,一剑从根部砍断了衣碧的左臂。

        然后是右臂,左腿,右腿。

        被砍断四肢的衣碧被扔到地上,天伤把手伸到袖子里,取出一个奇特的铜制装置,那东西是黄铜打造,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个圆环,大约两指厚;另一部分是个圆盖,也有两指厚。上面的圆盖是可以转动的,越转越紧,很像瓶盖,圆环的大小正好是胳膊的粗细。它的侧面烙印着很多符咒。

        天伤把这个装置扣到衣碧的断肢上,拧紧了上面的圆盖,圆盖上浮雕着一个饕餮。被斩断四肢都没有叫喊的衣碧,在那东西拧紧时居然痛苦地大叫起来。

        天伤没有犹豫,继续从袖子里取出这种装置,拧在衣碧的断肢上,腿上的两个要粗很多,看起来,这东西是专门为人的身体打造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衣碧咬紧嘴唇,恶狠狠地说。

        “这缺德的装置是除妖师的创举,让你无法动弹,无法修复身体,仅此而已……我怎么会杀你呢,我怎么会杀自己曾经爱慕过的女人呢!”天伤最后的话已经近乎耳语,衣碧的眼睛却一下子瞪得很圆。

        天伤直起身,一瞬间流露出温情的眼神又恢复了惯常的深邃,他头也没回地说:“秦瑟,铁牙,我们走!”

        三人离开时,地上的衣碧疯地大叫起来:“天伤,你要是对师父下手,我一辈子都不会饶你的!回来,你给我回来。”

        “师姐,你这个样子还能把我怎么样?自己爬到有人的地方去求救吧!”天伤抛下这句话,便毅无反顾地继续前行了。

        被削断四肢,扣上那种奇特装置的衣碧在地上挣扎着,但这个样子连翻身都很难做到。每一次她试着动妖力来修复身体,断肢上的装置就会施放巨大的电流,让她痛苦不堪。

        试了几次,她最终筋疲力尽,躺在那里艰难地喘息,从断肢上有烧焦的皮肉的味道,透过那个铜装置冒出袅袅热气。

        悔恨和焦急充盈着她的内心,她知道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虽然明知道不可行,却还是试着运起妖力。

        但这一次不是修复身体,而是动“虚骨惊雀”!

        她一边惨叫着一边承受着巨大的电流从身体通过,锁骨正中间慢慢出现一个洞,一只麻雀从那里探出脑袋,但麻雀刚刚出现,就被电死了,最后皮肤上那个洞也消失了。

        动失败!

        “啊,该死!”衣碧用后脑重重撞击了一下地面,咬牙切齿地骂道。

        ……

        “Boss,刚才的战斗真是太厉害了,我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样厉害的妖!对了,那个圆盖子到底是什么东西?”秦瑟好奇地问。

        “除妖师们把它称为妖力锁,这大概是他们本世纪最缺德的明了。”

        “你怎么会有除妖师的东西呢?”

        “因为我在他们那里呆过二十年!”

        “哦,为什么啊?”

        “……”

        “Boss?”

        铁牙突然说:“不要和老大说话,他现在要集中精神,别的事情都不可以想。”

        “知道啦!”

        随着他们的深入,秦瑟注意到树林的地面偶尔能看见一些怪模怪样的石柱,上面雕刻着兽头,不知道是做什么用途的。

        似乎周围开始变得安静起来,连树梢的鸟也不叫了,没有风,天上的云似乎也不再流动,阳光静止在林间,如同一把把插在地面的剑。

        只能听见他们脚踩在落叶上的声音,这样的安静,多少有点诡异!

        秦瑟突然注意到一件不对劲的事,飘落在半空中的树叶也静止不动了,四周的一切都不动了,就仿佛时间静止了!

        “Boss!”

        她突然现前面没有人,回过头,后面也没有人,这个怪异的静止空间里,除了她没有任何人。

        “该死!Boss,大个子,你们在哪?”她大喊起来,没有人回答。

        “铁牙,你这个口臭的大个子,滚出来。”

        “Boss,别吓唬我!再开这种玩笑,我就回去啦!”

        意识到不对劲,她拼命向前跑,度达到了妖的极限,身边的景物快倒退着,但怎么跑,都跑不出这片诡异的树林,也看不见一个人。

        显然是中了某种妖技,但是这样的妖技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掐了下自己,能感觉到疼,不像是幻觉。

        突然,她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说:“你在找谁?”

        肩上有个重量突然压上,有个人就伏在她身上,她转过脸,看见一个冷笑着的女人,梳着歪在一侧的头,长着一双吊眼角,化过妆的皮肤显得有点苍白。

        那是她自己!伏在她背上的人是她自己。

        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突然感觉脖子一紧,有个滑腻腻的东西缠在她脖子上。那个“她”居然正在用她自己的肠子勒她的脖子,她惊恐地向下看,自己的肚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剖开了。

        “滚下来!”秦瑟抱着“她”的脑袋,拼命向前摔,那个“她”顺势向前一翻,轻飘飘到落到地面,转身露出阴笑着的侧脸。

        明知道这是某种催眠,但被一模一样的人看着,秦瑟还是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她强打精神:“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别以为你长着我的脸,我就会手软!”她动妖技,拖在外面的肠子盘旋起来,像蛇一样在半空中扭动着。

        “你以为我只是长得像你吗?”那个“她”阴笑着,“可悲的女人啊,傻乎乎地相信这世上有完美的爱情,你以为自己在寻找?其实你一直都在逃避!”

        “闭嘴!”

        “不敢奉上自己的真心,却又希望被人爱,你没现吗,自己其实是个胆小鬼,一个蠢到骨子里的女人,一个早就失去勇气的婊子罢了。”

        “我叫你闭嘴!”

        被刺到痛处的秦瑟凶狠地大叫起来,这个人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心底最黑暗的想法,那甚至是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想法。

        恼羞成怒的秦瑟两只手长出长长的指甲,身体向前一倾,已经冲了过去。

        “她”也在同一瞬间将指甲变成十把利刃,在腹部划开一个口子,突然喷出一团东西。

        一个东西在秦瑟的脸上炸开,她尝到了一股很苦的味道,视觉瞬间被夺去了,然后她感觉心口处一凉。

        好在,心脏被贯穿的瞬间,她本能地动“七巧肝肠”,挪开了心脏。

        “胆囊炸弹,这是你最爱用的招术!不觉得很恶心吗,对了,你的肠子很臭耶!”

        “我叫你闭嘴!”

        被激怒的秦瑟一回身,却没打到那个家伙,她抹掉脸上的苦胆,看见那家伙就站在十米外,体外的肠子像蛇一样扭动着,指甲长长的右手沾满了鲜血,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

        秦瑟下意识地摸了下左胸的伤口,洞口很大,心脏虽然挪开了,肺却被打穿了,她赶紧修复受损的肺叶。

        “你在想什么?在想我只不过是你的幻觉,肯定有弱点吗?”

        秦瑟惊讶地说不出话,这个人居然原原本本地道出了她此刻内心想的东西。

        “她”继续说:“你还不明白,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她突然从正中间竖直剖开自己的肚皮,向两边拉开。不仅仅是拉开皮肤,而是连肋骨一起打开,肋骨被从中间强行掰开,出断裂的脆响。

        这诡异的一幕,对“她”来说,简直就像打开一个两边开门的柜子,就像拉开夹克向别人展示里面的宝贝一样轻而易举。

        那里面,是跳动的内脏。

        心脏、肺叶、肝、肠胃、胰脏……

        “不过呢,你喜欢用别人的内脏当武器,而我喜欢用自己的!怎么了,连玩弄肝肠的你也害怕了?”

        看见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打开肋骨,露出满腔的内脏,秦瑟确实呆住了。

        “她”难道要用自己的内脏当武器?这样的打法简直是疯了!

        下一个动作,更是让秦瑟目瞪口呆,她的肠子慢慢伸出,卷住自己的心脏,那水泵一样的心脏被紧紧缠住,跳动地更疯狂更剧烈了。

        然后心脏上裂开了一个口,一股血柱喷了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有十米,那血柱却一直喷到了秦瑟的脸上。

        “啊!”再也无法承受的秦瑟叫了出来。

        这也许是她最后的惨叫了,因为视线被血液夺去的瞬间,那个用内脏当武器的怪物已经全力冲杀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