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157章 平安抵达

157章 平安抵达

        “对,跳过去!”6苏把自己的想法大致说了一遍,虽说疯狂,但在这种绝境下也不失为一个可行的办法。

        “锦断,把车顶撕掉!”

        “好!”

        “还有半公里了!”楚千雀提醒道。

        又有几辆车擦身而过,但都在看见装甲车的时候吓得从护栏撞了出去。锦断用刀在车顶的边缘划了一圈,一整片车顶突然被风掀起,飘到了后面。

        “接近了!”楚千雀看着前方,这时用肉眼就能看见前面的一大片汽车,还有后面的土墙。

        “跳吧!”

        话间刚落,五个人一起高高跳起,楚千雀是唯一做不出极限跳跃高度的,只好让锦断拖着他。老头跳起的时候,还拉开了一个烟雾弹,在身后拖出长长的烟。

        一瞬间,他们已经跳到了头顶十米的高度,老头喝了一声“变!”长长的烟柱变成脂状物,把空中的五人向方向推过去。

        同一时刻,装甲车碾碎了他们的车,同时撞上前面的汽车,大概装甲车上的人没想到车上的五人会突然跃起,保持着如此高的度,一时间它们根本转不了弯。

        跳跃力加上老头烟柱长柱的推力,五人在半空中向后移动了十几米,6苏快要落地的时候,对着下面的地面动掌中倒转。

        被撕掉顶的商务车又被复制了出来,正好落在其中,因为用手纪录下来的时候车是行驶的状态,所以这时的车也是保持着启动状态。他赶紧摸到驾驶座上,猛踩油门。

        这时其它四人也分别落到了车里,巨大的冲力让车身颤抖了起来。后面装甲车正挤成一堆,还没有来得及装身,趁着这个时机,6苏全开动汽车。

        “楚无赖,你在上面的时候干嘛对下面撒牌?我以为你会把牌都变成炸弹呢!”

        “怎么可能,那是心理战嘛!他们都知道我‘千手之王’的大名,看见满天的纸牌,肯定以为有诈!嘿嘿。”

        “咦~”锦断露出嫌恶的表情。

        一口气跑出一千里,后面的装甲车才追了上来,6苏让楚千雀来开车,自己挪到了后面。这时的车已经不可能再抵挡子弹,6苏的妖力也所剩无几,他摩挲着双手:“最后一点妖力,一口气用光吧!倒转……”

        他把手从敞开的车上伸出去,连续喊了几下“倒转!”只见数辆被复制出的卡车落在路上,被后面的装甲车撞上。

        “最后一下!倒转!”

        手里多出了多个烟脂爆弹,6苏对着后方全力掷过去,老头喝了一声“变回来!”

        那里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爆炸的气浪一直冲到车上,掀得他们坐倒在地。这样一来,后方彻底陷入一片混乱,装甲车被完全困住了。

        6苏筋疲力尽地躺到车上,呼呼地喘着气:“没力气了!”

        “辛苦了,你立了大功,苏!”锦断揉着他的脑袋。

        “嘿!”

        剩下的就是一路狂奔到s镇,6苏在快要接近s镇的时候,用恢复的一点妖力把车修好了,要不然一辆破破烂烂的车开进那里,肯定会被怀疑。

        造成这么大的骚动,大概张义那边也会吃大苦头,至少封口就要花很大精力。剩下的事情就要到s镇先躲起来,抽时间把该做的几件事情办完。

        就在快要到s镇的时候,楚千雀的手机响了,他按下接听,“喂”了一声,突然用手捂住手机下端:“是张义!”

        “喂,小心前面!”

        楚千雀赶紧抓住方向盘,6苏意外地说:“张义怎么有你的手机号?”

        “我怎么说也是几家公司的总裁,手机号是对外公开的……”他用拿起手机,“恩恩啊啊”了几句,然后把手机递了过来,“这家伙要和你说话!”

        “和我?”

        “接吧!”

        难道说,对方也终于想谈判了。6苏接过电话,对方第一句话,便极其凶狠,看样子那边正在火头上:“王八蛋,老子绝不放过你,绝不!”

        这声音炸得耳朵都嗡嗡响,6苏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锦断劈手夺过:“你才是王八蛋,会说话的猪肉绦虫,没毛的大猩猩,扔到垃圾堆都没狗来吃的一坨烂肉!”

        众人看锦断的眼神很异样,没想到她骂起人来像机关枪一样快。

        不过暂且就让锦断不客气地骂他两句,总之气势上不能输给他。

        电话里,张义又恶狠狠地骂了些什么,那气势似乎是想从电话里伸出嘴来一口咬死6苏似的,但锦断骂人的功力是几个人里最高的,气势完全压他一头,很快那边传来一声巨响,通话结束。

        “他好像把手机砸了!”锦断笑眯眯地递过手机。

        “谁惹到你真是倒霉啊!”

        “那当然!”锦断别有用心地看了虫婷一眼,她不服气地说:“干嘛要看我。”

        “你很好看呗!”锦断又转向6苏,“应该是,谁惹到你,我就让他倒霉!”

        “锦姐姐,你怎么又惹他火!”楚千雀抱怨道,“6兄不是说要争取平等谈判嘛!”

        “他先骂人的嘛!”

        老头说:“我们赢了,就怎样也无所谓,骂他几句有什么大不了。”

        “恩,回头让他吃大便,踩鞋底来赔礼道歉,嘿嘿!”锦断一脸微笑得说着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话。

        这时车从高路下去,开进了s镇的公路,两边渐渐有了房屋,饭店上大大的招牌“s镇大酒店”看上去格外亲切。

        这漫长的追逐,总算告一段落了,五人都大大地松了口气。

        “我想洗个澡,然后吃饭,然后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苏!”

        “我只想睡觉,再睡觉,再睡觉……”

        “先玩嘛!”

        “我知道这里有家不错的酒店哦!”楚千雀说。

        “找个差不多的地方就可以了,我们是来避难的,不是来玩的。”老头说。

        “那个……谢谢大家这一路……”虫婷拘谨地说。

        “好啦!不用和我们客气,你还是太见外了!”

        虫婷红了红脸,不好意思地笑了下,那笑容看上去格外娇羞。

        这时楚千雀的手机又响了,他按下接听,对6苏说:“是张义!”

        “手机不是摔了吗这家伙。”

        “也许是换了别人的打来,八成是本来有事情要说的!”

        6苏点头表示赞同,接过手机,锦断用口型喊着“加油!”

        虽然和张义这种身份的敌人对话是第一次,c城除妖组组长,大概是个局长样的官吧。但6苏在心里告诫自己,去Tmd吧,反正我们赢了,管他礼貌不礼貌。

        “刚才是我太冲动!”

        车里的人一下子静了下来,这算是道歉吗?而且是从张义嘴里说出来的,不是作梦吧!

        “知错就好!”

        锦断突然捂着嘴笑出声来。

        “你你你你……”张义的声音颤抖着,“你别太得寸进尺啊!”

        得寸进尺,听到这个词6苏心里就腾起一阵火来,明明是这群人不惜一切代价地在追杀他们,作为被动的逃难者,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还要被指责吗?

        他“啪”一声按掉了电话。

        “喂,你干什么?”楚千雀叫出来,“谈判啊!”

        “让他再打来就是!”

        “哎,良机啊,不要错失良机啊6兄,要不我来谈!”

        “你闪一边去!”老头说,“不压下这小子的气焰,我们永远矮一头,我最看不惯他们把我们当成猪狗的态度!”

        “同意!别给这家伙客气。”

        “恩!我们妖也有妖的尊严。”

        锦断和虫婷如此说道。

        果然,五分钟后,张义又打通了电话,他的声音依旧颤抖:“为什么挂我电话,你诚心的,混蛋!”

        “注意你的语气!我不是你的属下,没必要听你脾气!”

        “好……好……”

        几乎能想象张义那吹胡子瞪眼的模样,像**电影里大佬,一边摆出“算你狠”的模样一边强压着怒气。

        “我只问你一件事情!”

        “说!”

        “程平是不是你们杀的,我要诚实的回答。”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没有杀他!”

        “你凭什么这么说。”

        “我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我们双方已经展到这种关系,我还有什么必要隐瞒,程平不是我们杀的。”

        “……”

        久久的沉默,然后,张义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很疲惫。

        “是谁?”

        “一个叫天伤的妖!”

        “天伤……天伤……我不知道这个妖。”

        “你可以去查,你们总有资料的吧!”

        又是一阵沉默。

        “听着,姓6的小子,我很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答案,很不愿意承受是我错了,我宁可相信是你们!”

        “你是想一直错下去,还是想真正为自己的朋友报仇?”

        “……”

        看来,这句话刺中了张义的软肋。

        “报仇,我要替他报仇,失去我的一切也要报仇……”

        “那就好,总之我们没杀他!”

        “我还是无法不怀疑你们,或者我可以认为,是因为你们和天伤的私人仇恨,把程平卷进其中,害死了他。那样的话,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我们和天伤连见都没见过一次!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撒谎了。如果你坚持认为我们是凶手,并且再来攻击我们,我们也会奉陪,到时候会造成多大的破坏,责任肯定不在我,而在你!”

        “我想要的是证据,明确的证据,这样我才能相信你们!”

        “证据是吧……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说!”

        “给我们一星期的时间,我们找证据给你,这一星期之内,你不许再袭击我们!”

        “你们跑了怎么办?”

        “不可能!”6苏斩钉截铁地答道。

        又是一阵沉默,车里的人都盯着6苏,他自己心里也在打着鼓,到底张义会接受还是不接受。

        “好吧!”电话里,那疲惫的,喑哑的嗓音轻轻地说,“我答应!”

        “好,等我们的消息!”

        电话被切断了,6苏长吐了一口气:“总算摆平了!”

        “耶,太棒了!”锦断扑过来抱着他。

        “吓死我了,6兄。你难道学过谈判不成,条件开得很准时啊!”

        “但是证据从哪来呢?”虫婷问。

        “大不了,我们去找天伤,抓住他本人事情就摆平了。”6苏的盘算就是这样,以五人之力不算太难。这样一来,一开始营救虫婷的事态升级,然后双方撕破脸皮,现在又转变为了寻找证据,事件的主导权总算是落到了他们手中。

        但这时老头却阴沉着脸,默然不语,他突然抛出一句:“小子,这次你真的自作聪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