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127章 出逃计划(下)

127章 出逃计划(下)

        “我的意见是尽量不杀人。”

        “他们都把我们逼到这个份上了,还不开战吗?”锦断说。

        “锦断,几个月前我还是人类,我比你们都了解人类,虽然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能杀掉成百上千的人,但是人类是个危机感很强的存在,一旦动静闹大,成为威胁他们的存在,他们会用尽一切办法、倾一切武力来除掉我们。如果要杀人,那我们为什么还要逃,在这里等他们送上门来不就行了?逃的目的就是为了活下来,理智点来分析,我们在力量上是处于绝对劣势的,所以,不要硬碰硬为好!”

        “恩,我同意!”老头说。

        “难怪我们怕他们不成!”锦断一拍桌子,虫婷看了下她,似乎是表示同意的意思。

        “不怕,当然不怕。但有些事值得我们去拼命,有些事不值得,这件事本来就是一个阴谋,我们如果还公然地和他们开战,就算以后澄清了,我们和他们也无法停下争斗,除非一方死绝!以我们四个人的力量去对抗全市甚至全国的除妖师,有多大胜算?”

        “难道说,打到头上也不反抗吗?”虫婷皱着眉。

        “不,我们不主动杀人,但是如果有人威胁到我们的生命,就除掉!”

        “好,我同意!”锦断一敲桌子。

        “这样也好!”虫婷点点头。

        “逃跑为主,只进行防卫性地杀人,还有就是,我们四个不要分散。出之后,我负责开车和提供补给,老头负责远距离的干扰和阻拦,虫婷……”

        “虫婷负责哭!”锦断抢着说,6苏和老头一起笑了,虫婷涨红着脸:“混蛋!”

        “虫婷负责精确打击,如果扔燃烧弹,你能扔得很准吧。”

        “我受过暗器的训练,一百米之内都是不成问题的……但是,我现在怎么做燃烧弹呢?”

        “老头,你不是买了二锅头!”

        “我靠!那是喝的。”

        “等下我再买一箱,用这个当燃烧弹……还有就是,你的妖技一旦烧着了是灭不掉的,被打中的人可能会活活烧死。”

        “恩!”

        “但也有一个最好的地方,就是你可以随心熄灭,就算你的流火引燃了一大片,也可以一瞬间灭火。所以,只要把追兵烧残烧伤就可以了,然后把火熄掉……少杀人为妙!”

        “你真是个好人!”虫婷笑着说。

        “我是好人?”6苏一头雾水地重复道。

        “还有我!”锦断说,“我负责什么。”

        “你是我们中间动作最快的,我在想对方很有可能动用枪械,你就在后面替我们防御吧!”

        “哦,没问题!”锦断做了个充满力量的动作,自信地说。

        “你的妖技限制很大,用完一次就要昏迷五分钟,但是瞬间爆力是我们中间最强的……如果遇上特别麻烦的东西,你就变身狂骨状态吧,摆平之后立即撤回来。”

        “ok!”

        “然后是我们的对手,我们四个都看过或者直接和除妖师对战过,他们的打法是先困住后秒杀,如果我们被困住,一两次我还是可以摆平的,太多了就麻烦了。所以特别小心,最坏的情况就是我们被迫分开,假如被迫分开,千万不要恋战!谨慎起见,我们把这个戴上!”6苏拿出无线电对讲机,“用法我上车之后再说,先放在身上吧。准备一下,准备出!”

        “好!”三人一起叫出来,6苏笑了下,难得他们仨人都这么相信自己。但一切的战术都是理论上的猜想,他不知道等着他们的到底会是怎样恐怖的展开,这绝对不会是轻松的一天,但愿大家都平安活下来吧。

        锦断把刀擦拭了一下,挂在腰间的带子上,虫婷检查武器的时候让他们都震惊了,没想到她那件宽大的汉服里居然藏着那么多兵器,一直以来6苏还以为虫婷的武器只有袖子里的那把长匕。

        然后,老头背着两个氧气罐(其实是烟气罐),拎着一个箱子走出来了。6苏惊奇地问:“这是什么,野餐盒?”

        “放屁!新式武器,这是舞台造雾机,不过我装的不是水,是煤油!来,看看效果!”老头说着要打开开关。

        “不……不必了!”6苏连忙摆手,稍微一想就知道那玩艺打开会是什么效果,这东西与其说是造雾机,不如说是造烟机了。

        “哈哈!”锦断捂着肚子笑起来,指着老头,“像不像一个焊工!”

        “哼!没大没小。”

        准备完毕,一行人离开了房间,身上背着很多东西,锁上门的时候6苏不禁感慨:“不知道下次回来会是什么时候?”

        “下次回来,我们买台电视吧。”锦断说。

        “如果能回来,我做饭给你们大家吃!”虫婷一合双手,微笑着说。

        “谁稀罕!”锦断冲她扮了个鬼脸。

        到了楼下,那辆被老头相中的车就停在小区里,他正准备上去开门,6苏说:“等一下,我们暂时不坐这辆!”

        “不坐这辆?”

        “要制造麻烦,当然要引人注目一点。而且,这个也很安全。”6苏放下装武器的箱子,把手对准空地,喊道:“倒转!”

        三个人一起惊叫出来,因为被复制出来的居然是一辆运钞车。

        “你什么时候……”老头惊讶地问。

        “你们睡觉的时候我出去了一趟,看见银行门口停着一辆,就用手记录了下来。”

        锦断打开门,看见里面有很多箱子,虫婷说:“哇,这些都是钱吧。我第一次看见运钞车的里面。”

        运钞车其实很像一个货车,后面可以开门,里面是装钱的空间,两边有两行长条的座位。

        “进去吧,我们先用这辆车到处跑,出了城再换车!”

        “好!”

        四人上了车,6苏坐在驾驶室,三人坐在后面,驾驶室和车厢的中间有一块可以说话的方孔。6苏动了运钞车,还好以前在农材学过,这天晚上早些时候也开过卡车。车启动了,他慢慢倒退,新手毕竟是新手,没控制好距离,撞到了后面的一辆车,警报器响了起来。

        他往前开,又撞上一辆,警报器大作起来,楼上有几户人家亮了灯。

        “你会开吗?”老头责备道。

        “一点点……”好不容易把车调转了过来,沉下气,向小区的大门开去。此时是深夜两点,小区的门拦着一道道口栏杆,车直接撞了出去。

        保安被惊醒了,戴好帽子冲出来,看见是一辆运钞车不禁呆住了,但还是想起来问了一声:“什么人?”

        回答他的是6苏从车窗伸出的一只手枪,一声枪响,保安室的玻璃被打碎了,那个保安吓得抱着脑袋缩到了地上。

        一切顺利!他暗想着,车驶出了小区。

        就在这时,几辆黑色的轿车拦住了去路,把运钞车堵住了。然后,几个穿黑西装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该死……这么快就来了?”

        ……

        某个通宵营业的便利店里,营业员目不转睛地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男人,明明是夏天,他居然还穿着黑色的风衣,从那张侧脸来看,是个相当帅气的中年男子。

        “好了吗?秦瑟!”

        他催促着里面正在挑选东西一个女人,那个俯身在货架前挑选东西的女人穿着清凉的短裤和T恤衫,烫过的头搭在脑后,完全不在意因为俯身而走光的乳沟。她的皮肤真是像牛奶一样白嫩,长得也相当妩媚。

        大概是这个男人的女朋友吧,营业员想道。

        “来了来了!”那个女人抱着一堆东西放到柜台上,有牛奶,矿泉水,而且是很贵的牌子,还有护肤霜和防晒膏。

        “你们这里没有xx牌子的护肤霜?”

        “没有,抱歉!”营业员一边回答,一边想,那种牌子很贵的吧,便利店怎么可能有呢,挨个扫过条码之后,营业员把总价念出来,“总共是一百零五块。”

        “吃的东西一样都不买,你以为我们是去那个地方有酒店住吗?”

        “吃你好了。”

        女人扭头笑笑,男人也笑了下,营业员理所当然地理解为是情人间的玩笑话。

        “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女人问。

        “一会告诉你!铁牙,好了吗?”

        这时从货架间突然升起一个巨大的形体,营业员吓得叫了出来,她一直在注意这个男人,居然没留意这个人走进便利店。这个人起码有普通人的两倍高,身体像一辆人肉战车一样,他的身体反衬着货架,显得那些货架像玩具一样。

        这三个人是一伙的?不是男女朋友?营业员惊愕地想着,一边又看了一下那个风衣男。

        那个小巨人转眼已经走到收银台前,把一只牙膏递了过来:“我买这只牙膏,是新出的牌子吗?”

        “是的……”他说话的时候一股很浓烈的口臭喷在营业员的脸上,她皱起眉,看见那个男人的牙非常恐怖,那些牙全都参差不齐,像两排钉得东倒西歪的钉子。

        “可以止牙龈出血吗,这个?”

        “应该是止血的吧!”营业员看了下说明,随口敷衍道,她被那个怪人的口臭熏得快要倒了。

        怪人突然把牙膏劈手抢过,凑在眼前看,两个眼珠几乎斗到了一起:“我不喜欢薄荷口味的,还是咸味的好。”

        “铁牙,你买牙膏是为了吃啊?要不要给你买牛肉味的!”风衣男调侃道。

        “老大等我下,我去换。”

        他转身的时候,营业员用很低的声音说了句:“好臭!”突然她现自己被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了,抬起头,不禁吓得大叫起来,那个怪人正用凶狠的眼神瞪着自己,他的额头上有一道青筋在跳动,他用愤怒至极的声音说:“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

        “我听见了!”一声咆哮,气浪简直要把单薄的营业员掀翻过去,就在她被那口臭的腥风掀得要倒时,衣领突然被那个小巨人一把抓住,然后,两脚离开了地面。

        回过神来,她居然被高高地举起来了。

        “你说我口臭,铁牙很生气!”

        她像一只小鸡似地在半空中挣扎,内心被无法形容的恐怖充盈着,她眼睁睁看着那个怪人对着自己的脖子张开了血盆大口。

        “哇……不要……不要……”

        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