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124章 拯救记忆

124章 拯救记忆

        某深山的某大学,除妖师系,四年级男生宿舍。

        “我看见沈翔了!”张义说。

        “恩?”悠闲玩着游戏机的程平说,“你这句话的重点是什么,是‘我看见’还是‘看见沈翔’?要是‘我看见’,难道说你一直是个瞎子,终于重见光明了?要是‘看见沈翔’,难道说姓沈的那王八蛋其实是只幽灵,只有你能看见?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嘴上在滔滔不绝地吐槽,双手却依然控制着游戏机里的飞机灵活地躲闪着漫天的子弹。

        “我说我看见沈翔了,他上星期不是因为违反校规被开除了吗?”

        “恩?活该!”

        “但是我在学校又看见他了!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以前的事情全部不见得了,连我也不认识了,他说自己没考上大学,这几年一直在打工!”

        “你居然还和他搭上话了。”

        “这说明什么,你不清楚吗?”

        程平手上的动作稍停了一下,游戏机里传来飞机被打爆的声音。他叹口气,把游戏机丢到一旁:“他被洗了?”

        “是的,被洗了!”

        除妖师专业四年级的学生里,“洗”这个词几乎是个禁忌词,它暗示被洗脑了。很多以前认识的学长和学姐,离开学校之后都再也不记得四年里生的事情,只记得自己在一所垃圾大学的垃圾专业度过了四年,甚至可以背出从来没学过的知识。

        一旦被开除或者毕业失败,就会被改掉四年的记忆,而这是四年级学生中,百分之七十人将要面临的命运。这所大学本身就是个谜,它不希望除妖师和妖的存在,被外人知道。

        “肯定是秦天老师干的,你还记得他当时说的那句话吗?”

        “‘但愿我们不要再相见’!”

        “对!”张义说,“我总算明白了,而且我也明白了为什么他是妖,却在这里工作,他的任务就是洗掉失败学生的记忆!想一想就觉得可怕。”

        “今天是四月五号!”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蠢货,结业考试还有两个月啦!你上一次是第三十五名,你想被洗吗?”

        “只要我再进五名,就没事了吧!”张义笑了下。

        “蠢货,不要把目光停留在班上,你好歹多下点功夫。”程平顿了下,苦笑一声,“我可不希望毕业之后,你把我也忘了。”

        “知道啦,我现在去看书。”

        “我也去!”程平从床上跳了下来

        ……

        结业考试的结果出来时,天上下着微微的细雨,这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此时绝望失落心情的最好注脚。

        程平冲进教室,看见张义还站在那里,久久地看着黑板,阴沉的天被框在窗户里,这灰色的背影让他的身影显得有几分落寞。

        “为什么会这样,蠢货,你有好好看书吗?”

        “别烦我!”张义一反常态地吼起来,“你天天对我蠢货蠢货地喊,这下你爽了,第一名!”

        “为什么会这样!”程平皱着眉,咬牙切齿,“蠢货!”

        “我叫你闭嘴!”张义一拳打来,程平被打倒了,撞翻了几张桌子,躺在那里的他嘴角流出了血。

        张义被自己的暴力举动吓到了,不知说什么好,居然跑了出去。

        黑板上贴的是结业考试的名次,张义是第四十名。看着这结果,程平心里一阵苦涩,他知道张义这段时间一直在拼命看书,但是别人也在拼命,天赋这东西真的很重要吗?看来真的很重要。

        虽然无法接受。

        第一批被洗的学生从那个房间出来后,并没有像被切除额叶的精神病人一样目光呆滞,相反,他们眼中的沉重消失不见了,大家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你工作搞定了?”

        “哪有呢,唉,毕业等于失业啊!”

        “有空联系啊,别忘了哥们!”

        这样平常的对话生在他们之间,没有人还记得四年里受过的苦,流过的汗,他们只记得自己在一所垃圾大学里虚度了四年。

        张义被安排了在第三批,失败的绝望已经过去,甚至有人调侃说明天要去“受洗礼”了。在此之前的晚上,程平把张义叫出来喝酒,所谓喝酒,真的只是喝酒,一人抱着一瓶啤酒在操场的双杠上坐着默默地喝。

        “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程平问。

        “找工作呗,我还算有点力气,大不了去物流公司上班,搬搬货什么的。”张义强作笑颜,“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到时我和秦天老师说一下,让他帮我改个好点的记忆,说不定以后回想往事,我在这四年里还把过不少妹子呢。”

        “你怎么不让他帮你改个拯救过世界的记忆呢?干脆把你脑袋打开,直接放一套人的碟进去读一遍,你下半辈子就美去吧。”

        “哈哈!”

        虽然在笑,不过两人心里都不太好受,干巴巴的笑声戛然而止,俩人继续沉默着喝酒。

        “过了四年,你还像当年那样想吗?”

        “什么?”

        “作除妖师的no1!”

        “恩,还这样想!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进这里,一定一定要作除妖师的no1!程平,按照规定,一旦你成为除妖师,就要和我们这些失败者……”张义微微顿了下,这个词让他心里很不好受,“和我们这些失败者断绝联系,但是,我想请你帮个忙。”

        “恩?”

        “如果以后我们都变成大叔,结婚生子,你一定要想办法提醒我,让我把自己的儿子送进这里,成为除妖师……我一定要娶个很聪明的老婆,我脑袋太笨了。”

        程平仰望着月亮,喝着酒,轻骂一声:“懦夫!”

        “……”

        “自己没有实现的愿望强行加到未来的孩子身上,真是懦夫,这世界上遍地是你这样的懦夫!我不会帮你这个忙的。”

        “好……好吧!”

        程平转过脸看着他,坚定地说道:“自己的梦想自己来实现,你的亲人也好,孩子也好,就算是你的克隆人来实现都不算数,只有自己实现才算是真正的实现!”

        “可我……”张义苦叹一声。

        “我有个计划!”程平笑了笑。

        “什么?”

        “你把脑袋凑过来,我告诉你!”

        张义凑过头,程平突然扬起手里的空酒瓶,对着他的脑袋重重一砸。张义惨叫一声从双杠上摔了下去。

        ……

        “脑袋怎么了?”

        一群走进心理中心(被学生称为“受洗室”)的学生中,头上绑着绷带的张义被院长拦了下来,从绷带上渗出的血迹可以看出,那是货真价实的伤。

        “打架,被人打坏的。”

        院长摸了下,张义疼得倒吸了一口气,院长嫌恶地说:“你们这帮垃圾,能多花点时间看书也不会进这里了,浪费我们的师资和资源……滚进去吧!”

        “恩恩!”虽然很想一拳打翻这满口刻薄的院长,但为了他们的计划,他还是忍了。

        顺利地蒙混过关了!

        程平的计划是,既然负责洗脑的秦天是一只妖,那么就用封魔符来对付他。先是用苦肉计让张义的脑袋受伤,然后把几张封魔符放在绷带中间,最大限度地护住脑袋。秦天的“幽冥雾幻”是妖技,封魔符可以克制妖技,让它失去作用。

        不过这个计划还是有个不确定的事情,教科书上对于封魔符的使用有过详细的描述,是贴在妖的身上才会有作用,对付特别的妖技,也可以贴在牢笼外面作封印使用。程平想出的这个主意,实际上也是铤而走险,没有实战经验的两人都不清楚,封魔符能否让本人免受某一妖技所施加的作用。

        垂死挣扎,总好过什么也不做。

        后来张义问程平:“如果没有被洗掉记忆,四年里学会的东西我都还记住,但我也还是不可能成为除妖师啊……没有毕业证,连执业资格证都没法考。”

        “能逃过这一劫再说吧……大不了我先当上某个城市除妖组的组长,走后门也好,用私权也好,把你弄进来。”

        “我难道要做你手下?”

        “你难道不愿意做我手下?”

        “我要做的是no1!先是一个组长,然后是除妖局的局长,最后是全国除妖战略室的室长!”张义斗志高昂地说道。

        “蠢货,先过了这关吧!”

        “哇,好疼啊,别碰我的伤。”

        一行人进了教室,当同学们听秦天老师笑眯眯地说“各位,你们的记忆由我来洗掉,顺便一提,我是只妖!”时,立即炸开了锅,这简直是惊天内幕啊。

        “这段记忆我一会也会洗掉,好了,大家坐下吧!没什么可紧张的,放松点,一眨眼就结束了,然后你就拥有了一段崭新的记忆,甚至比现在的还要美好。对了,你们可以适当地提点小要求,我尽量满足。”

        张义突然懂了,秦天是妖的事情原来对每一批被洗脑者都会说,难怪他说这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没有人能把这个真相带出来。学校的上层显然也知道,但他们都对此保密。如果不是之前的巧遇,事先知道了这一真相,他和程平是万万不会想到这个计划。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秦老师,我希望我能泡过十几个漂亮女朋友!”一个吊丝学生举手说。

        “这个我可以满足你……”

        “哇,真的吗?”“秦老师,我也想要这样的记忆!”“秦老师,我有话要说!”下面再次炸开了锅。

        秦天慢条丝理地说:“但是,这样的回忆未必能让你过得开心。”

        “为什么?”

        “就好比我让你拥有一段自己是百万富翁的记忆,但你实际上很贫穷,你的后半生会过得很痛苦,甚至沉醉在之前的记忆中,一撅不振!”秦天微笑着说,张义看了看那个一脸失望的学生,不禁想笑。秦天实际上是在委婉地告诉他,你瞧你一脸吊丝相,再怎么竖立自信也不可能扼住命运的喉咙,把到漂亮妹子的,还是乖乖当一辈子吊丝吧。

        (作者注:当然了,十年前没有吊丝这个游行语,当时对吊丝的称呼比现在更难听,叫挫B!)

        五分钟后,秦天说:“好了,大家没有什么意见了吧。现在我来修改你们的记忆,不要紧张,放松点……”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秦天的脑袋突然涌出了一阵雾气,渐渐把整个房间充盈,笼罩了所有人。张义紧张地握住了椅把,心里念叨着:“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