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九十五章 妖类清洗

九十五章 妖类清洗

        “给你们十秒,快点,把录相带全部拿出来上交!不要等我们动手,如果你们电视台想被砸的话!”

        面对这种科幻电影般的展开,所有人都楞住了,那个墨镜男不紧不慢地数着:“十、九、八……”

        “等等!”导播抹着额头上的冷汗,“你们禁我们一家播也没用,别的台也在播,比如xx台,他们的晚点新闻是五点……”

        “xx台已经被砸了!”墨镜男歪着头冷笑,“你五点的时候看见xx台的新闻了吗?”

        导播向一旁的技术人员投去询问的视线,他微微摇头:“没有播,到现在那个台还没有节目……”

        “问够了吧,快点,我们还有事。”

        半分钟后,新闻稿,录相带全部送到了这群神秘来客前,看到他们的一身黑衣人,任谁都会想到电影《黑衣人》里的情景,所以当那个为的墨镜男把手探进口袋里时,所有人都不禁为之一惊。结果,他不过是掏出了一个打火机,点上了烟。

        “那个……”年轻的播音员皱着眉头,“会给我们洗脑吗,用那种什么光一照,我们就一下子忘掉今天的事了……”

        “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小姑娘。”

        很多人释然地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墨镜男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心头一紧:“所有人到这边来登记自己的信息,电话、手机、QQ、论坛帐号一个都不能漏写,从现在开始要对你们进行为期一年时间的监视!”

        ……

        “取消三天后的战斗约定!”吃完饭,老头还在说。

        “你已经说了第十遍了,问题是我没有虫婷的联系方式!”

        “找楚千雀,他肯定有!”

        “找他啊……”6苏尴尬地想,今天的事情都够对不起他了。

        “这对虫婷也是有好处的,总之最近不要有行动,不然大家都要吃亏,别说我没警告过你们。”

        在屋子里躺着玩游戏的锦断问:“老头,除妖师很厉害吗?”

        “你居然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

        老头叹息一声:“从古代至今,我们妖类的敌人只有两个,一是同类,二是除妖师。小子,还有圣骨丫头,你们记住喽,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我们的敌人!”

        “厉害吗?”锦断还在纠缠这个问题。

        “一物降一物,除妖师可能对付不了一个练过功夫的人类,但是却是大部分妖类的克星,最近你们好自为之!”

        “好吧,我去给楚千雀打电话!”

        6苏拔通了楚千雀的电话,还没说话那边便急切地问:“喂,你们杀了她吗?杀了吗?”

        “没有……”

        “啊,那我就放心了!我下午回h市,雇了很多人找虫婷,结果都没有找到,担心死我了,哎哟我的小心肝呀!”

        “那个,我有事拜托你,是关于虫婷的!”6苏暗想,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虫婷呢。

        “怎么?”

        “你知道除妖师吗?”

        “知道,当然知道……哦,我懂了!”电话里,楚千雀说出了老头之前说了一半的话,“每年农历六月是除妖师清洗妖类的时间!”

        “对的,我们本来和她约战来着,老头劝我们不要乱动,你能找到她告诉她吗,我们把约战时间往后推……恩,推迟半个月!”

        “ok!”

        “你有她的联系方式?”

        “小看人呐,我知道她的家庭住址!嘿,这样又有了可以接近她的机会了,6兄你真是好人啊!”

        6苏真心觉得对不起楚千雀,自己这边在猎杀虫婷还拜托他帮忙,简直是把他当枪使。

        “那个……你有什么事就找我吧,一定帮忙。”

        “6兄干嘛这么见外,我过几天去找你玩哦!”电话挂断了。

        “怎么样?”

        “搞定了!风小萤那边也要说一声吗,我们约好一个星期内把虫婷除掉的……”

        “随你!”

        打了电话,却没打通,只好暂时作罢。

        不过,这么一来,就有了半个月的缓冲时间,也许可以摸索到局部动妖技的技巧。6苏转向老头:“你刚才说让我们去找牛力,是什么意思?”

        老头笑着说:“字面意思呗!”

        “他已经死了!”

        “我知道,但是他就在锦断的身体里!”

        ……

        某个秘密部门里,一群穿着黑西装的除妖师正在忙碌着,虽然身为除妖师,不过这里的工作环境却和普通的公司一样。

        有人在接听电话,有人在打印文件,有人坐在电脑前抱着马克杯呆,有一个人居然正在把文件叠成纸飞机往纸篓里飞。

        “哇,差一点!”他懊恼地说。

        有个同事从不远处探出头:“张义,今晚《甄嬛传》大结局,我今晚就不加班了,跟你说一声!”

        “看个屁啊!”叫张义的男人说,他就是刚才在电视台威风凛凛的墨镜男,现在这一脸嬉笑的样子,完全像个普通的上班族,“你都把人家电视台砸了,还看?”

        “我晕啊!只能等别的台了!”

        “名单,名单,老子头都大了!”张义面前的桌上摊着一堆文件,“我女儿今晚一个人在家,我却在这里工作,操!”

        他一边埋怨一边把一张废文件叠成纸飞机,这一次正中纸篓中,他做了个胜利的动作:“耶!”

        “组长,这是刚刚拟好的伤害评估报表!”有人把一份文件送来。

        “全部?”他扫了一眼厚厚的文件。

        “只是北城区的。”

        “我操!”

        刚才那个想早退的同事探出头:“张义,你Tm好歹是个组长,注意点好不好!”

        张义大笑起来:“老板又不在,注意个JB!”

        “你Tm吵着我了,好不容易下到两百层!”

        那个同事转过事,接着在电脑上玩“是男人就下一百层”的小游戏。张义对送来文件的同事点点头:“放这吧,我一会看!”

        说着他又继续叠起纸飞机,那个刚刚送文件的下属不由得露出一脸鄙视,转身离开。其实整个办公室也没几个人在正经工作。

        这时入口处突然有一阵喧闹,张义从隔板上方探出脑袋,看见一个除妖师抓着一个小姑娘往里面走,被带进来的小姑娘眼睛上贴着一道符,上面有一个圆型的法阵,里面写着“封”。那是除妖人专用的封魔符,一切妖技在这道符面前都会失效。

        所以说除妖人也许打不过一个训练过的人类,却是妖类的克星!

        不过张义的注意力当然不在那道司空见惯的封魔符上,而是在小姑娘身上,他大声问了一句:“怎么了?”

        “组长,抓个活的!”

        “我来瞧瞧!”张义走过去,那个小姑娘虽然被捆着双手封住了眼睛,但顶着一头洋娃娃般的头并且正在浑身颤抖的她却更显得楚楚可怜。

        “名字!”

        “风……风小萤!”在这威严的质问下,被抓住的风小萤颤抖地报上自己的名字。

        “程平,把她的资料调出来!”张义冲那边喊,“喂,程平!”

        “靠,又死了!”正在玩游戏的同事应道,“来了!”

        过了一会,一份文件被送到张义手里,他大致扫了一眼,那个抓捕风小萤回来的小伙子脸上洋溢着兴奋,抓一只妖应该会加很多工资吧。

        张义的脸突然阴沉下来:“你小子是新来的吧?”

        “是啊,怎么了组长?”

        张义不满地撇撇嘴:“没事找事,放了!”

        “什么?”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除妖人要放妖走?“为什么组长!”

        “废话真多,放了!”

        他只能不情不愿地把风小萤眼睛上的封魔符除了下来,解开了她手上的绳子,再次看见光亮的风小萤哆嗦着身体,又感激又害怕地看了看张义和周围的几个黑衣人。

        “谢……谢谢!”她站在那里不敢走。

        “你看,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你~T~m~有~没~有~爱~心!”每说一个字,张义手里的那张文件就在小伙子脸上打一下,虽然薄薄的文件打在脸上不疼,但他的脸却羞得通红,拳头也不由得握紧了。

        “手在干什么?你想打我吗?”

        “……”

        “好了,你走吧!”

        “谢谢!”风小萤深深一躬,慢慢地往外移。

        “再不走叔叔就亲你一下!”

        “哇!”风小萤吓得跑了出去。

        看着她跑开时晃动的小辫,张义露出一脸开心的笑,对程平说:“你看,跟我女儿一样大,真可爱……当然了,没我女儿可爱!”

        “注意形象!”程平低声提醒。

        张义转过脸,换上一脸严肃对那个小伙子说:“不要没事找事,工作条款多读几遍,老是犯这种低级错误,让我这个组长情何以堪!滚吧!”

        被斥责的小伙子没有动,张义转身回座位,他突然追了上来,有点愤怒有点不甘地说:“为什么我们除妖师不除妖,眼睁睁放她走?”

        张义扫了他一眼,叹息一声摇摇头:“坐!”

        “你给我解释,不然我就辞职!”

        “让你坐就坐,坐下来我告诉你!”

        小伙子听话地坐下,屁股快挨到椅子的时候,张义却一脚把椅子踢开了,结果那个小伙子一屁股坐到地上,满屋子人哄笑起来,当然,张义笑得最大声。

        他收起笑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小伙子,后者正满脸羞红:“新来的,你以为我们除妖师是做什么的?”

        “除妖!”

        “错!”张义顿了顿,“我们确实要除妖,但又不是毫无目的地除妖……你不用站起来了,坐地上听我说,以后别再犯这种低级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