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九十二章 狭路交锋

九十二章 狭路交锋

        高跟鞋,绣花鞋踩在满是碎玻璃渣的地面上。

        6苏根本拦不住这两个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俩在狭小的空间里厮杀起来。锦断的双刀度极快,攻势像雨点一样密集,虫婷的长匕似乎是以慢打快,横架竖挡,找准空隙便立即咬住,也不逊色于锦断。

        轰然一声巨响,两人从办公室的门摔了出去,三把刀在狭小的过道里飞舞着,墙上快地被砍出一道道痕迹。

        连围观的员工也意识到事情大条了,一边惊声尖叫一边吓得往电梯挤,这么多人,6苏真担心电梯会载掉下去。

        “母狗,接招!”

        一个电脑显示器被锦断踢了过来,正砸向虫婷的面门,就在飞来的显示器挡住她的视线时,锦断倒下身去,一把刀插在地上,以此为圆心轻盈地旋转身体,另一把刀向虫婷的双脚斩去。

        这一招似乎是锦断的拿手好戏,上次对付牛力时就施展过。大马士革刀的硬度和锋利度,加上锦断的力量和度,如果得手,虫婷的双脚肯定会被斩断。

        6苏不知道是应该叫好还是应该捏把汗。

        千钧一之际,虫婷突然一脚踏住匕,另一只脚向锦断的脸踢过去,裙子下面的腿像弹簧一样迅猛。

        这一脚正中下巴,被踩的刀脱手,锦断的身体飞了出去,接连撞坏了几盏日光灯,摔进办公桌里,顿时纸片像雪花般飞了起来。

        两人这一连串动作完成之后,那个显示器才掉到地上,砰一声摔碎了。6苏向虫婷的脸上看,她的额头被砸破了,流着血。

        两败俱伤的攻击啊!不过锦断似乎吃的亏更大些,她从摔坏的办公桌里爬起来,擦掉了嘴边的血迹,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看来不认真是不行了!”

        虫婷挥刀冷笑:“母猪,没得手就给自己找借口吗?”一边把地上的刀踢过去,锦断凌空接住。

        锦断咬了咬牙,反手握刀,俯低身体,蓄势待。虫婷这边也作出准备冲刺的动作,两人隔着凌乱飞舞的纸片,冰冷的目光相遇在一起。

        旁观的6苏却感觉很尴尬,虽然名义上是两人来猎杀虫婷,但这种情况下如果插手,不但会帮倒忙,更会惹怒锦断吧。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同一时刻移开原地,一黑一蓝两道影子又快又迅猛地冲撞在一起,刀和刀碰撞出一片凌乱的火花,快得让人头晕目眩。她们四周落下的纸片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切开,最后落到地面的纸竟然没有一片是完整的。

        6苏也只能勉强看清两人的动作,这时锦断突然高举手里的双刀,向虫婷的脖颈处刺下,他心里暗叫一声不好,锦断的腹部露出了破绽。似乎虫婷也现了,她已经横刀手里的匕,刀刃向外,借着身体的转动划向锦断的腹部。

        一个瞄准颈部,一个瞅准腹部,哪一方得手对手都必然是重伤。然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6苏看见锦断的脸上居然浮现出一丝冷笑,难道是故意卖出破绽!?

        虫婷的刀已经离锦断的腹部越来越近,没想到锦断居然向后一撤身,避开了这一击,手里的刀也同时落下。虫婷没想到对方原来是早有防备,一切只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锦断左手的刀已经刺进了虫婷的手腕,她的右手已经握不稳刀了,刀子脱落。

        锦断的攻击还没有停下,右手的刀向她的脸刺去,但那把刀停在了半空,因为虫婷用空出的手握住了锦断的手腕。

        “牙没了,还想咬人吗?”

        虫婷只是冷笑了一声,没说话。

        “哎呀,居然哭了啊……”锦断笑着说。

        虫婷哭了!?6苏意识到事情不对劲,连忙在旁边叫起来:“喂,快离开她!”

        但虫婷动“流火恸哭”的度远比两人的反应要快,虫婷握着锦断的手,让她的刀尖触到了自己脸颊上的泪,就在触到的一瞬间,那两行泪燃烧了起来,火焰沿着刀身一直蔓延下去,就在快烧到锦断的手时,她本能地撒开了手。

        这火焰的蔓延度非常快,就像点着了汽油一般,燃烧的刀掉到地上,四周一下子烧了起来。锦断也知道那火焰一旦沾上就会要命,向后一翻,但地上本来就有很多碎纸,加上这幽蓝色火焰本身就很奇特,结果火焰在身下蔓延的度远比她在半空中的移动度要快。

        没想到她居然头下脚上地在一间办公桌上用手一撑,身体居然跃上了天花板,像壁虎一样倒着吸附在上面。

        “倒转!”

        再不救火就得生上次的事情了,6苏动掌中倒转,被火焰烧着的地方旋即变回了原样。火虽然熄灭了,但第一次目睹“流火恸哭”他还是相当惊骇,这种星火燎原的度,如果她本人愿意,让c城重现文夕大火的惨剧都是可以实现的。

        更可怕的是,这妖技只需动一次,完全不用考虑什么妖力的消耗。

        自己的火焰被熄灭,虫婷也异常吃惊,她看了看这边的6苏,暗暗猜测他的妖技是什么。就在她呆的时候,锦断已经从天花板上落回了地面,翻飞的裙子像一只巨大的蝴蝶。

        “手还能动吗?”

        “当然!”虫婷拔掉手上的刀扔在地上,伤口旋即修复,果然这就是妖力充盈的好处。

        她拾起自己的刀,同时把锦断的刀踢还了对方,6苏暗想这个姑娘真是奇葩,以自己受伤为代价夺了对方的武器,之后居然还回去,这样自己岂不是很吃亏?

        “母猪,你的妖技是什么,为什么不亮出来!”虫婷的脸上燃着幽蓝的火焰,质问道。

        锦断一甩刀上的血,冷笑道:“我不需要要那个也能杀死你!”

        不是不需要,而是不能用……万一在狂骨状态下没杀死对方,后果就是耗尽妖力束手就擒啊!

        “是吗,我向来是主张公平战斗,既然你不肯用,就别怪我了!”说着虫婷用手指沾着燃烧的眼泪,在刀的两侧一抹,那把刀立即变成一把火刃。

        这下麻烦了啊,她的刀砍到哪里都会烧起来,现在连正常的格挡都没法做到了。

        “锦断,要帮忙吗?”

        “不用!”

        “小心她的刀!”

        “我知道!”

        锦断毫无征兆地踢飞一台显示器,虫婷用刀挡了下,那台显示器便掉到地上,烧了起来。锦断似乎准备用投掷攻击对付她,这当然也是无奈之举,她在桌子上来回移动,一台接一台踢飞显示器,那些显示器虽然被挡下,却在虫婷的脚下堆到一起,变成一个小火堆。

        “来个大的吧!”

        就在一台显示器挡住虫婷视线时,锦断突然把打印机举了起来,那东西少说也有几百公斤啊,在她一掷的力量之下,居然像白色的炮弹一样横越过一张张办公桌,砸向虫婷。

        这东西要用刀来挡有点勉强,虫婷用双手接住它,身体不自觉地向后趔趄一下,之所以不躲是因为脚下已经堆满了显示器,无处落脚了。

        就在虫婷接住巨大的打印机时,锦断的手里居然抓着打印机的电线,用手一抖,居然绕住了虫婷的脖子,再一收,把她的脖子紧紧勒住。

        但碰到她脸上的火焰,电线快地烧了起来,最后也不得不撒手。那条火线掉在地上,点燃了四周的东西,因为屋里的火焰,自动消防系统也启动了,但撒下的水却肯定熄灭不了火焰。

        “倒转!”

        火被熄灭了,6苏尴尬地想,自己今天来就是当消防员了。这时锦断已经落到了他身边,身上被水淋湿,湿漉漉的头贴在额头上,她低声说:“这小妞的火很麻烦啊,我可不想头被烧着……可能要用那个了!”

        “这个地方能施展开吗?”

        “那就去外面呗……”

        虫婷已经从一堆显示器和打印机的废墟里爬了起来,脸上布满怒容:“喂,要到外面打吗,我可不想烧死无辜的人!”

        靠,这两人想到一起去了。

        “正有此意!”锦断微笑着。

        外面?外面现在到处是行人啊,6苏隐隐感觉今天不可避免地要伤及无辜了。

        ……

        这天的街上格外热闹,人们都在仰望那幢办公楼二十层处的破窗,里面隐隐有刀刃碰撞和东西被砸坏的声响,从里面逃出来的员工说那里有两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正在刀战。虽然期待,不过没有谁敢冒着生命危险上去围观。

        结果人越聚越多,相互打听,越吹越玄乎……结果就在这时,二十楼上的一扇玻璃突然被撞破,一个身着黑裙的女子,还有一个身着湖蓝色汉服的女子从那里飞了下来。

        如果仔细看,会现那个汉服女子的脸上燃烧着两道火焰。

        这时更加诡异的一幕生了,那个黑裙女子居然在半空中长出了一身骷髅骨架,像铠甲般覆盖住她的上身,从她的肩头伸出了两双奇长的骷髅骨臂。

        围观的人群惊呼起来,他们并不知道,真正的怪物之战已经拉开帷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