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战在线阅读 - 四十五章 朋友

四十五章 朋友

        (昨晚起了一个小投票,大家有兴趣就点一点吧。我深思熟虑后,选了“娼妇之心”,为什么哩。虽然老头和虫婷的那个很酷,不过毕竟是战斗型技能,如果在现实世界里杀了人,这辈子只能逃亡了。所以我感觉过日子还得6苏和楚千雀的技能好使,话说回来,“娼妇之心”既能财又能保命还能战斗,实在是居家旅行的好技能,为啥摊上楚千雀这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渣主人呢……呃,话太多了,请看正文吧米那桑!)

        那是种什么样的度,锦断快地冲过去,身体的矮小反而让她的身影变得更加诡异难测。老头立即捏爆一个烟雾弹,用脂团来阻挡,但是眨眼之间,那脂团已经变成碎片。

        “能切断的东西,在我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锦断快地向老头动攻击,他只能勉强用细长的烟斗来抵挡,大部分时间是频频地后退。近战攻击,锦断绝对不输给他,现在锦断似乎是在采取骚扰的战术,不让老头有使用妖技的间隙。

        6苏回过神,才想起自己的两手已经废了,现在这种情况,没有了手可是很麻烦,他运起妖力,修复断掉的骨头。估计了一下,身体里大概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妖力,更麻烦的是,手里的枪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倒转!”手里凭空出现了枪,当然,这把是被复制出来的。

        而这时,锦断突然喝了一声:“死吧!”十只尖锐如匕的指甲向老头刺了过去,同一时刻,老头也伸出了双手,两个人定在那里,身后是渐渐沉入西山的红日,他们的身体久久没有动弹。

        锦断突然吐了一大口血,老头冷笑了一声:“你以为,只有你会让指甲变成刀吗?”他的双手不知何时长出了尖如利刃的指甲,此时已经刺进了锦断的下腹。锦断的手也保持着伸长的姿态,但因为身体变小,她的胳膊完全够不着老头的身体。

        “这种小把戏,我早就会使用了!虽然近战技巧我不如你,但是以你现在这样小的身体,想打中我也不容易哦!”

        老头抽出血淋淋的手指,锦断快地跳开,落回6苏的身边,她的肚子上有十个冒着血的血洞,这时锦断一头大汗,看的出来她是在运用妖力,因为那些伤口正快地修复着。

        “好可惜,没刺中心脏!”老头从怀里摸出两个烟雾弹,“你的反应还真是快,在我刺中你的一瞬间把我的手向下压,避开了要害处!不过下一次,就不会那么走运了!”

        “6苏,胳膊没事了吗?”锦断低声问。

        6苏攥了攥手掌:“恩,可以动了!锦断,我有个计划,不过,要先离开这里!”他一抬手,对着老头开枪,他快地闪避开。

        “跑,去街上!”

        两人快跳了下去,一辆迎面开来的车看见两个孩子落在前方,猛得转了一个弯,撞倒了旁边的路灯。

        “谁家孩子,找死啊!”

        6苏举起枪,那个司机立即吓得闭了嘴,然后他对锦断说:“到旁边的巷子里!”

        两人跑了一段距离,老头暂时没有追过来,6苏打开包,从里面掏出一截毛茸茸的东西,那是一段很粗的蜘蛛腿。

        “咦,你为什么要带这个!”

        “我刚刚走的时候随手折下的,那个禁忌的内容不是说不同属性的妖无法相互吞吃吗?老头和我们一样是阳属性,所以……”

        “哇,你好聪明!”锦断激动地抱住6苏。

        “喂,现在还不是夸我的时候!”他把锦断推开,用力把蜘蛛腿折断,撅成小小的碎片,“如果想赢,就看你能不能把这东西喂老头吃下去了。所以,我有一个作战计划,你听着……”

        二十秒后,老头突然出现在他们头顶上,冷笑着:“原来藏在这里啊,身体小还真是方便,不过,到此为止了!”

        一团脂状柱向他们打来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向两个方向跑去,老头左右看看,现其中一个小孩拎着枪,便向另一个人追过去。虽说锦断的近战能力惊人,但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还是手上有枪的6苏威胁更大,所以先除掉锦断会比较容易。

        锦断在街上飞快地跑着,迎面的车看见这个逆向疾跑的小孩,纷纷刹住车,司机从驾驶室里探出脑袋大骂起来。但是这时,更加惊人的东西出现了,那是一大片滑腻腻的不明生物,从头顶上席卷过来,有些人吓得弃车而跑。

        那扁平的脂状物呼啸着把街道的上空遮蔽,并且伸出长长的触须向锦断袭来,她的身体轻巧一转,折进了旁边的小巷道里。

        老头落在一辆车上,头上的脂状黑云慢慢蠕动着,这时从巷口伸出了一只枪,对着老头猛烈地扫射。大概是6苏在掩护锦断逃跑。

        “没用的!”

        枪还未响之前,老头已经把头上的脂状物卷到了身上,变成了一个防身的脂状盾,子弹全部被这柔软又厚实的盾挡住了。面对远距离作战的对手,老头总是会用这一招来防御,一边防御一边变幻这脂状盾来动攻击,说它是攻防一体,完全不为过。

        开枪的6苏已经跑了出来,毫不松懈地对着老头的脂状盾扫射着,躲在其中的老头冷笑着:“没用的,再多也是没用!”

        突然他的上方传来一声暴喝:“倒转!”护身的脂盾已经消失不见了,那个从天而降的孩子竟然是6苏,老头一阵目瞪口呆,那刚刚开枪的孩子是谁。

        6苏把老头的防御消除之后,借着身体下落的势头抱住了老头的双肩,把他的双手反锁在后面,让他无法再制造烟雾。

        其实这正是6苏迷惑老头的办法,因为两个人穿的衣服几乎一模一样,而且身材上也看不出什么明显特征,老头辨认他们的办法只是看谁的手上有枪。6苏把自己的枪交到锦断的手里,果然他就错认了两人。

        “锦断,开枪!”

        “明白!”

        锦断对准老头毫无防备的前胸开枪射击,只见老头突然吐出一个小小的丸子,咬在牙齿上,猛力一咬,居然有一道巨大的烟雾瞬间把他笼罩其中,他暴喝一声:“变”这东西变成了脂状的盾,险险地挡下了锦断的扫射。

        老头冷笑一声:“小鬼,我刚刚咬破的是忍者用的烟雾弹,这一招只有在我危急的时候才会使用,当年我就是用这一手挡下了绝对防御郑元的攻击!”

        “不过,这次你的对手不是他,而是我!”抱在他身后的6苏冷笑一声,“倒转!”

        脂团消失之后,他冲锦断喊道:“开枪!”

        “没……没子弹了!”

        “哼!”老头的双手突然长出又尖又长的锋利指甲,划破了6苏的手腕,然后把他向前方扔了过去。

        “受死吧!”老头前迈一步。

        “倒转!”身在半空中的6苏突然动妖技,老头所在的位置突然被一团脂状物所包裹,他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自己的脂团束缚住。

        与其说是包裹,不如说是空间重叠,连喉咙里都塞满了,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他挣扎着喝了一声:“变……回来!”

        包裹自身的脂团变成呛人的烟散开的时候,6苏正站在不远处,用张开的手掌对准半空,冷笑一声:“倒转!”

        老头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对着半空中倒转什么,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被一阵呼啸而来的子弹打中身体,从车上摔了下去。

        其实刚才锦断的胡乱射击只是第一波攻击,第二波攻击是用掌中倒转,把这些弹幕再次重现出来,连老头也不会想到半空中会突然出现大量的子弹,这才是真正的猝不及防。

        老头当然没死,他躺在地上呻吟的时候,锦断突然出现在车顶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度向他冲过来,冲力加上下落的重力,度之快,难以想象。

        她重重地落在老头的肚子上,趁他痛得张开嘴的时候,她把一个东西塞进了他的喉咙里。老头微微楞了一下,突然现身体开始产生一些变化,意识到时,他才现自己已经变小了,原本合身的衣服像一张被子似地盖在身体上。

        “哇,你们做了什么!”变成孩子的老头用尖尖的声音说。

        “哈哈,见过脸这么老的小孩吗?”锦断站在他旁边,踩着他的胳膊,大笑起来。

        6苏走过来,踩住他的另一条胳膊,用枪指着他:“分出胜负了哟!”

        “卑鄙,居然把阴属性的妖尸喂给我吃!真是太卑鄙了,这样的手段!”小老头用尖尖的声音抗议着,身体变小,力量也被大副削弱,所以被踩住的两只完全动弹不得。

        “哎,我们卑鄙吗?趁人之危才更卑鄙吧,再说,战斗的时候,当然要全力以赴,运用一切可以使用的东西了!”

        “一世英名尽毁啊,哇!”小老头大哭起来,“杀了我吧,我没有怨言了!”

        “倒转!”6苏用妖技给手里打空的枪重新装弹,这已经是最后能用的一次了,再打下去,鹿死谁手就说不准了。

        他对着老头的脑袋,犹豫了一下:“我下不了手,锦断,你来吧!”

        她接过去,只说了一句:“再见了!”然后毫不犹豫地开了枪,这把枪是全自动冲锋手枪,按住扳机就可以高连,锦断一口气把子弹倾泄出去,声音响彻整条枪。

        不过,她全部是对着天空射击的。

        子弹打空之后,她把枪一扔,耸耸小小的双肩:“哎呀,打偏了,算你命大!”她松开了踩住小老头胳膊的脚,一脸坏笑地向他伸出手:“这次算我们赢了,下一次决斗是什么时间啊!”

        老头楞了一下,脸上露出笑来:“十年之后好了!”

        6苏说:“不,一百年之后,一千年之后,下一次决斗就到我们死了之后再开始吧!再来之前,我们还是先作朋友好了!”

        “朋友啊!”小老头握住两人的手,被从地上拽了起来,要不是夜幕已经降临,没准6苏和锦断会现他的眼角有一星晶莹的泪光。

        朋友这个词,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听到了!

        “仇兄,外面的世界变化大么?”火车上,郑元坐着问。仇牢似乎不敢坐飞机,他坚持要坐火车,说是要看看外面的世界,一路上,他一直趴在窗户上向外瞧,仿佛要把沿途的景色全部装进脑袋里。

        “大,真的很大!你看那些楼,简直像树林一样,好漂亮的夜景啊,像一大片星星落在地上一样!”

        郑元相当受不了火车旅行的漫长时间,不过影狼似乎乐在其中,他倒跪在座位上,把身体向另一侧的座位探出去,用傻乎乎的声音跟别的旅客搭话:“小姐,你的皮肤真好啊,有弹性,收缩性也好,我真想摸一摸看。”

        “仇兄,这次要杀的人,就是传说中那个圣骨!是个很强的对手,一定会让你兴奋起来的!”

        “能让我兴奋起来的人,已经不多了,虽然是兑现我的诺言,不过我还是相当期待啊!”仇牢转过眼,“不过,我只替你杀这一次人!”

        “好说!”郑元眯着眼笑笑,他了解仇牢,他们是同一种类型的人,骨子里都有着嗜血的本性。就算口口声声说自己厌倦了,一旦尝到了血的味道,他就会再次变成一只野兽。

        (小白的碎碎念:其实还是有读者诸君的吧……现身吧,我一个人自言自语得要分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