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官僚主义

第十二章 官僚主义

        ps:感谢清欢系梦的打赏,感谢佛山书虫、性yx的月票鼓励。¤今天加更一章,祝大家愉快!

        赵然不认为自己仅仅凭借敬献了几株灵药就能获得一位**师记名弟子的奖励,虽说是记名弟子,但也是弟子不是?按照大卓、小卓师叔的说法,有了这么一个身份,赵然配授箓职的通道,便算是打开了。

        他之前不是没有过长远打算,如果实在不行的话,等朱七姑从南疆归来后,请自己这位便宜姐姐出面帮忙说情,让自己能够去某处道馆授箓。但朱七姑至今音讯全无,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归来,要是真个一二十年才回,自己岂不是就要等到花儿都谢了?

        现在华云馆忽然向他敞开了大门,别提赵然此刻是如何激动了。那可是传说中的道门隐秘之地啊,里面个个都是修炼之士,能和这样的人成天呆在一起,自己岂不是也能多沾沾仙气了?和华云馆比起来,什么无极院,什么君山庙,说起来都俗!忒俗!

        赵然忍不住开口询问个中究竟,两位卓师叔和他相处日久,最是知根知底,此刻也不隐瞒,将他们所知道的实情一并道出。

        和赵然想象的一样,华云馆并不会因为赵然敬献了几株灵药便答允授予他箓职,因为箓职不是一纸文书,也不是戳一个章盖一个印的事儿。箓职是修士与上天沟通的一种符契,配授箓职就是签订符契,让修士从此拥有借助天地之力、神仙之力的资格。为修士配授箓职,需要举办斋醮大典,不仅消耗大量天地灵材,而且需要使用信仰力。耗糜不菲。尤其是后者,更需要庐山总观调拨配额,否则根本无法进行。

        以华云馆之资,每年也仅仅能够为两名修士授箓,当然,华云馆若是当年没有现具备修炼根骨和资质的天才。也可以将这笔信仰力配额积存下来,留作下一年使用。

        华云馆今年只有一人具备修炼天赋,故此空下来一个名额,本来长老们是打算将这个名额积存下来以备将来使用,但蔡法师却代表他身后的某位玉皇阁大人物传话,希望华云馆能将这个名额留给赵然。

        原来又是蔡法师!赵然不禁大为疑惑,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于是问道:“这位蔡法师究竟想要我做什么呢?可我这身本事,真心不知道能帮得上他什么忙啊……莫非是阵法?也不对啊。想要使用他那个级别的阵盘,我恐怕还得修炼个十年二十年吧?对了两位师叔,你们刚才说,他是替某位大人物传话?”

        卓腾翼点头:“不错,但说实话,我二人也不知是什么人,总之传话到了长老们那里,那些老头子说。必须卖这个面子。”

        连大卓、小卓两位师叔都弄不明白,赵然也就暂时不去苦苦思索了。因此感谢道:“无论如何,还要多谢两位师叔为我之事来回奔波,一番盛情,我心中铭记。我知自己根骨不正,实在不是修炼的材料,能够得为记名弟子。两位师叔在其中必定是尽了力的……”

        卓腾云摇了摇头,卓腾翼忙摆手道:“录你为记名弟子,实不是根骨的问题。瞧长老们的意思,其实正式开馆收你也不是不能考虑,但长老们拿不准玉皇阁的用意。故此不好正式收你为徒,故此给你指定了个师父,先收下你为记名弟子,给你配授箓职,至于将来,再视情势而定。”

        赵然琢磨了片刻便明白了,原来玉皇阁某位大人物的传话很模糊,搞得华云馆也不知道该不该正式收下自己,所以想出来这么一个折中的法子。

        好吧,不管如何,这个疑问暂时也只能存在心里,将来遇到蔡法师的时候再详细打听好了。

        于是赵然转换了一个问题:“二位师叔,你们刚才说,收我为记名弟子的,是江腾鹤?**师?”

        卓腾翼略带惭愧道:“说来惭愧,江师兄比我兄弟入门只早五年,但修为境界上已是天壤之别,我二人如今尚在黄冠,江师兄却已入了**师之境。”

        见赵然似乎很是欢喜,卓腾云犹豫之后忍不住提醒道:“莫太欢喜,或许不是好事。”

        赵然一呆:“大卓师叔什么意思?”

        卓腾云不爱说话,每次他沉默的时候,卓腾翼都要站出来注解一番:“赵师侄莫抱太大期望,听说长老们指定江师兄收你为记名弟子一事,江师兄是不情愿的,为此他和长老们有所约定,华云馆不能强迫他传你功法。”

        赵然沉默半晌,强笑道:“我根骨不正,他不愿意在我身上浪费精力,我能理解……可既然他不愿传我功法,为何不能另外为我择一师父?比如两位师叔也好啊……”

        卓腾翼叹了口气:“因为他是华云馆腾字辈第一,只有他收你为徒,才好像玉皇阁交待。”

        赵然顿时无语,片刻后苦笑道:“官僚主义害死人啊……”

        卓家两位师叔没法接话了,只好打着哈哈岔开话题。

        赵然心态良好,能够配授箓职本就是奢求了,更何况还能捞个“记名弟子”的身份,至于传不传功法,他倒是很快就纠正了自家心态,不传便不传吧,有眼前这两位师叔在,自己还能缺了别人指点不成?放最坏情况打算,哪怕华云馆真没有一个人指点自己,自己也没什么损失,比起旁人来,他已经幸运太多,这会儿又何苦怨天尤人?

        当晚,赵然将自己即将前往华云馆拜师的事情向君山庙众人一说,君山庙中当即就沸腾了,金久、关二、鲁进、林双文等人一听这位庙祝即将踏入“仙徒”,一个个的眼珠子都好悬没掉下来。除了为赵然欢喜外,都担心赵然一去不复返,赵然好言安慰了一番,说自己只是记名弟子,去了之后说不定什么情况,也许很快就可以回来云云,并且指定了金久好生持掌君山庙,不可稍有懈怠。众人自是齐声称是。

        第二天,赵然跟随大卓、小卓师叔启程,先向平武县方向而去,快到县城时,又向东北方向偏离了官道。两位卓师叔骑马,赵然骑驴,在山中奔行了一天,终于来到一片林木茂密的老山沟中。

        卓腾翼说了声“到了”,赵然举目望去,此地层林莽莽、怪石嶙峋,连点人烟的迹象都没有,哪里有什么馆阁楼台、仙瀑神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