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华云馆中事

第三十章 华云馆中事

        一场风波过后,赵然遭到了饭房和菜房众火工居士的一致敌视,但他也不能说没有收获,至少得到了独居一室的优渥待遇。此后的半个月里,赵然都小心翼翼的随时警觉着,以防遭了张泽等人的暗算。

        好在赵然耳聪目明,听力极好,每天晚上入睡前都要侧耳偷听其他各屋中人的谈话,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针对自己的阴谋。他偷听的重点尤其以北房为主,自从自己将苟二赶出去后,苟二便住到了张泽那屋,要说有什么图谋,多半会从北屋开始。

        张泽和苟二每晚都会在入睡前说上几句,有时候干骂两声,问候问候赵然的祖宗,有时候也会算计一下如何整治赵然。但这种算计多半没什么结果,因为算来算去,关二哥和净房、圊房那帮火工居士都是他们绕不过去的槛。

        有时候,张泽和苟二会聊起很多不堪入耳的隐私,比如哪家**的姑娘腰肢柔软、皮肤细腻,怀抱中别有滋味;哪个暗门子的娼妇功夫了得、吟声浪荡,床第间飘飘欲仙……赵然甚至听张泽隐晦的说起,素心庵中某道姑和女弟子已经和他眉来眼去,眼看就要入巷云云。赵然便想起似乎雨墨道人就在素心庵修行,心里不由担上了几分心思,可是想要打探清楚些,张泽却无论如何不肯多说。

        不过没用多久,赵然便不须担忧了。时隔三个月后,雨墨再次寄来了素笺,她在信中说,自己已经于两个多月前离开了素心庵,拜入华云馆修行道术,师父待她很好,她在华云馆也过得很舒心。

        赵然想了片刻,琢磨出味儿来,似乎雨墨是在用一种很隐晦的方式,向他解释这三个月的杳无音讯。

        雨墨还在信中对赵然设的谜语给出了几个答案,很显然都不对,赵然在回信中全都否了,却仍旧不给雨墨透底。

        赵然回书中恭贺雨墨迈入修道的门槛,祝她早日得道飞升,写这些话的时候,他想起了自己目前的现状——还在道院的最底层厮混,至今没有触碰到成为正式道士的门楣,感觉心里酸溜溜的不太好受。

        他想起上次宋致元所说的那个犯了门规的侄女似乎也在华云馆,便提了提这件事,请雨墨有空的时候打听打听,看看需要拜托些什么人才能化解。

        华云馆是道门隐秘之地,赵然想要回信,还是只能通过于致远。说起来,于致远的门路真的非常深厚,有时候赵然会觉得,这厮也许无所不能。因此,他也找于致远帮忙,打听玉皇阁的所在。

        于致远问赵然打听玉皇阁的所在要干什么,赵然说他很想感谢大炼师的救命之恩,于致远笑着说:“这你却不必牵挂了,大炼师多高的道行,哪里需要你去感谢?”

        赵然道:“话虽如此,但领不领情是大炼师的事,是否表示感谢,却是我的心意。不将这份谢意向大炼师道出,于我而言终是不安。”

        于致远点点头,示意明白赵然的想法,不过却道:“馆阁所在皆为道门不宣之谜,就算你打听到了在哪里,你也进去不得,不仅进不去,你连看都看不到。”

        赵然问:“那于门头你是怎么和馆阁联系的?比如我这回信,你又怎么寄出去?”

        于致远道:“玉皇阁我是联系不上的,我也不知其所在;华云馆就在龙安府内,可与西真武宫联络。我在西真武宫有同道好友,这封信便是从那里转来的,你要寄回去,我也须通过西真武宫才行。”

        顿了顿,于致远又道:“你想向大炼师表达谢意,我可代为打听一二,不过不能担保打听得到,你听我信就是。”

        于致远将这封信塞入另一个信封之中,提笔在信封上写了“景致摩道兄亲启”,又写了自己的落款,去找人投递了。

        过了三天,这封信送到了龙安府城南平武湖畔的西真武宫,被一个面白如玉的中年道人所得。这道人正是景致摩,他比于致远大不了几岁,却已位居西真武宫三都之一的“都管”之位!

        景致摩拆开于致远套在外面的信封,看了一眼里面那层,笑了笑,将其抽出来,交予槽房。槽房执役将书信卷好,塞入竹筒之中,绑在苍鹰的爪上,将苍鹰放飞。

        苍鹰腾空而起,向着东北方向掠去。又半日后,苍鹰在飞至一片云雾笼罩的山谷之上,谷内层林茫茫、怪石??峋,却杳无人烟踪迹。

        那苍鹰把双持一展,急掠而下,穿透蒙蒙云雾,眼前豁然现出数亩青峰、几股溪瀑。在漫山遍野的奇花异草之间,坐落着一片亭台楼阁。

        雨墨刚从清溪边归来,额头香汗淋漓。她资质既好、练功又勤,才入门不到三个月,便已将那几个入门一、二年的师姐们甩在了身后,给自家师父争了脸面,是以极得师尊林致娇的喜爱。

        她回到房中,略略梳洗已毕,便见窗外飞来一点红光。素手轻轻一摘,红光燃起一片烟雾,化成一封书信。

        雨墨精神一振,忙坐到桌前,捏着信封把玩片刻,忍了忍心将火漆捻开,取出了里面的淡黄信笺。

        聚精会神的一个字一个字看了下去,看不多时,便将书信看完。雨墨从绣囊中取出赵然寄给他的第一封信,再次仔细对照着看了一遍,然后手撑香腮,皱眉苦苦思索。

        自己的答案都不对,那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谜底?

        母蝎虎到底说了什么才让公蝎虎从墙上摔落呢?

        该死的赵然,既然我的解释都不对,你倒是给个答案啊!

        苦恼了半天,雨墨小心翼翼的将桌上的两封信收好,她打算晚上好好想想怎么回信。

        雨墨来到师父起居室外,却见师父林致娇正在阶前津津有味的读着一本道书。上前见过师父,为师父的茶盏续满水,雨墨便向师父请教了几个结符中遇到的问题。

        林致娇略略提点了两句,雨墨便即领会,当场演示出来,竟做得半分不差,好似练过多年一般,令师父林致娇大感欣慰,眉眼中都是喜意。

        把师父哄高兴了,雨墨才七转八转提起宋雨乔的事。

        宋雨乔是雨墨的师姐,算起来比雨墨早入门三年。雨墨入门的时候,宋雨乔便下山游历去了,是以雨墨只知道自己有这么一个师姐,却素未谋面。

        宋雨乔下山游历时,因铲妖除魔一事与某散修生了争斗,结果下手太重,将对方打得呕血。那散修的师门找不到宋雨乔,便告到华云馆来,要“云姑”林致娇给个说法。宋雨乔听说了,便不敢回山,只在外面晃荡,等待自己师父“息怒”。

        要说起来,林致娇更恼的是那散修的师门,因为占了一点理,竟然不依不饶,非要华云馆赔偿。有时候事情偏偏就是这么无奈,道门明明领袖群伦,却不愿和小门小派较真,免得被人说三道四,堕了大派威严。因此也就有一些小门小派瞅准机会,千方百计上门打秋风。这回同样如此,害得林致娇赔出去两瓶珍贵的灵药和十多张三雷符,对方才兴高采烈地离去。

        雨墨便劝解自家师尊,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师姐在外餐风露宿,凄凄惶惶,也不知受了多少苦,还是让她回来才是道理。

        林致娇说就得给那丫头吃些苦头,否则她不长记性。都是修道一脉,下手却不知轻重,这次只是打伤人了事,下回要是把人给打杀了,那还怎么收场?

        雨墨又是一番说辞,总之将那未曾见过的师姐说得无比可怜,这才说通了师尊。其实她早已看出来了,事隔三月,师尊林致娇已经消了怒火,她这番说辞不过是给师尊一个台阶罢了。

        哄完师尊,雨墨回到自家闺房,咬着笔杆,开始琢磨怎么给赵然回信。这次,她一定要让赵然揭开谜底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