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诡神冢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五章:抬尸

第二百八十五章:抬尸

        在吴花的淫威之下,陈二小子也被迫的成为了他们的一员了!!

        他们不敢在这里起棺,只能将这棺材整体的包裹起来,然后运出这块墓地。

        确定外面那些人走远了之后,几个人将棺材抬出,

        临走前,吴花对着里面磕了三个头,然后将地重新封上。,

        这里对应山下的路有很多条,其中有一条是最为难走的,周围野坟非常多,但是却是最安全僻静的一条。

        他们抬着棺材从这条路上快速的下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陈智总感觉回去的这条山路比上来的时候要延伸了很多!

        似乎周围有很多眼睛在看着他,那些眼睛不怀好意,如鬼魅一般快速的闪动。

        终于,将这棺椁抬到了吴花家门前,而这个时候,都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了。

        过一会儿天就会大亮,棺材不能见光,必须要抬进屋子里。

        眼下这个情况,吴花当然不会放陈家二小子走,反正他现在也是光棍一个人,于是便把院子的门锁栓上,把他踢进了屋子里,让他帮着守门。

        几个人一起抬着这具棺材,进了吴花的内宅。

        将棺材放在了大厅上,棺材落地之后,吴花立刻跪在地上叩头。

        说自己是不孝女,竟然干了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惊动了祖先安睡。

        但既然家里遭到了这样的变故,只能请祖宗帮忙,不然她娘不仅死的不明不白,自己将来也不一定会命丧谁手,到时候吴家就绝户了云云~~

        吴花这些自我安慰的话说完之后,大家才开始拿家伙上前,准备开棺材了。

        这次开棺的过程可不太容易,一般这种木头的棺材都很好开启,只要把钉在棺材盖上的钉子撬起来,棺盖就会打开。

        然而这吴长芦的棺材可不是一般的设计。

        他的棺木设计得十分复杂,分两层,上面和下面死死的扣着,里面都拿着暗木棱子码着缝隙,互相借力,不能硬拆。

        看来这吴长芦当时做这具棺材的时候,费了很大的功夫。

        胖威拿着精细的家伙事儿,左敲右敲找机关暗锁,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终于把这像八音盒一样的棺材彻底打开。

        而棺材盖子刚刚打开,就闻着了一股子石灰粉味扑面而来!

        胖威手疾,一下子把旁边的防火布甩到棺材上面,然后死死地压住了里面的尸体,

        对着旁边的人大声喊道:

        “快……,快把那火信子灭了,这是要爆炸啊。”

        听见潘威这一声喊,大家这时候才看见,原来这棺材盖子下面自带一条火信线。

        棺材盖子被启开的那一刻,便被自动点燃了。

        现在这条火芯子正吱吱的往外冒火,快速的往棺材里跑呢。

        几个人急忙上去,几脚将那火信子踩灭,之后胖威才小心翼翼的将那棺材盖子放下来。

        然后看着里面的尸体,捂着肋骨大口大口的喘气:

        “哎我艹!

        这简直……,这吴老头子可真是个人精啊!!

        厉害呀!!

        他拿自己的棺材盖儿做了个点火器,把自己棺材里面埋满了火药啊!!

        就像是一个固体炸弹一样。

        不管什么人,只要一开他的棺材,立刻就会爆炸,甭管是什么山神海鬼,当时就得和他的坟地一起同归于尽呢!!

        这老头子……,这可真不是好惹的。

        哪怕是死了都防着人家呢!!”

        “他防的是那些贵族!”,陈智轻声说道,

        “我早说过,这个叫吴长芦的宋朝人,绝不一般。

        他虽然被迫殉葬了,但他可不是个好欺负的人,他在自己的棺材里下了暗火。

        那些贵族一旦回来找他算账,想寻他的尸首,就会被炸得四分五裂。

        他当时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他的幼子……”,

        陈智一边说着,一边带上手套,和和鬼刀过去将防火布打开。

        正如胖威所说,只见那棺材里面,果然装的是满满的火药,那都是古时候的土火药,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现在基本快将成水泥了。

        而那火药中明显包裹着一具尸体,在火药中僵硬笔直,几乎石化了。

        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将里面发硬的尸体抬出来,然后用小工具将尸体边缘的火药一点点的脱掉。

        这个精细的工作做了好久,这具宋朝时期吴长芦的尸体,才呈现在他们的面前。

        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位吴长芦并没有像普通宋朝人的习惯那样,穿寿衣入殓。

        相反的,他浑身穿着非常精悍的皮甲,腰上还别着短刀,这些服饰都随着火药石化在他的身上,看的非常清晰。

        他的面目虽然被火药腐蚀的看不清了,但模糊能看出是一个四十几岁的男人,神态十分倔强。

        他的面目有一些痛苦,而且眼睛中全都是发黑的火药融合物,那是试图睁开眼睛之后,与眼角膜腐蚀的结果。

        看来他当时是自己活生生的钻到这些火药里面,让自己活着下葬的。

        这个人很勇敢,心智坚强。

        而且看来并不相信什么死后要风光的见阎王之类的事,他身上穿着战甲,带着武器,时刻准备着对抗敌人。

        “吴长芦……”,

        陈智轻轻地对这具尸体唤了一声,随后伸出一只手放在它的额头上,

        “让我看看……

        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是怎样杀死那么强悍的凤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