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在线阅读 - 第一二八三章 是耶非耶?

第一二八三章 是耶非耶?

        那声音道:“你怎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齐宁猜想向百影被地藏诱骗控制后,定是被带到此处关了起来,也便是说向百影在此处已经被关了近半年之久,但显然向百影和自己一样,被囚禁之后,对周边的环境一无所知。

        “这里叫做野鬼岭。”齐宁道:“乃是地藏的老巢。”

        “地藏.....!”那声音道:“你为何会知道此处?”

        “我先救你出来再说。”齐宁心想这囚室距离地面很有一段距离,再加上外面狂风暴雨,在此处将石壁打开,比自己那囚室更为安全,嘱咐道:“你先到角落处,离这边越远越好。”

        听到里面传来动静,片刻之后,才听里面声音道:“好了!”

        齐宁也不犹豫,当下后退两步,双手抬起,就像自己逃离囚室一样,如法炮制,操控的气波种种撞在那石壁之上,听得“轰隆”一声响,四周晃动,但这一击却也在石壁上打开了一处窟窿,齐宁握住寒刃,从窟窿里钻入进去,外面油灯的灯火从窟窿里照射进来,虽然里面依然十分昏暗,但齐宁视力不弱,却也大致能够看清楚里面的状况,瞧见角落里一人坐在那边,靠近过去,见到那人正侧脸对着自己,虽然蓬头垢面,齐宁还是一眼认出正是向百影,欢喜无比,上前蹲下道:“向叔叔,原来你被困在这里,这可太好了,你......!”

        他还没说完,却见到向百影已经扭过头来,看清楚向百影面孔,齐宁大吃一惊,心下骇然。

        只见到向百影那双目竟然是深深凹陷下去,上下眼皮就如同塌陷一般,深陷到眼眶之中,只瞧一眼,便能看出向百影的眼睛出了大问题。

        向百影抬起手,手腕上的铁镣铛铛作响,齐宁立刻伸手过去握住他手,看到向百影脸庞瘦削,面黄肌瘦,就如同痨病鬼一般,和自己当初所见的那位丐帮帮主判若两人,知道在这里定是受了非人的折磨,心下又是酸楚又是愤怒,声音哽咽:“向叔叔,你....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向百影听到齐宁声音,唇边泛起笑意,道:“我只以为此生再也见你不着,今日能见到你,上天待我不薄。”另一只手抬起,握住齐宁手腕,想到什么,急道:“你....你怎会在这里?难道,你也.....!”

        “地藏是大宗师。”齐宁道:“我和她交过手,不是她的对手,也被带到这里囚禁,好在运气不错,从囚牢里逃了出来。”

        “原来如此。”向百影微微颔首:“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你赶紧离开.....!”

        齐宁也不废话,握住寒刃,手起刀落,将向百影四肢铁镣尽数斩断,这才道:“向叔叔,我扶你起来,咱们先离开这里。现在是夜里,外面还下着大雨,咱们可以趁机从野鬼岭逃脱。”

        向百影挣扎了一下,摇头道:“我.....我不成了,我眼睛看不见,两只脚的脚筋也被挑断,站不起来.....!”

        齐宁身体一震,失声道:“你.....你被挑了脚筋?”心知若是脚筋被挑,这两条腿就等若是彻底废了,又悲又怒:“是.....是地藏对你下这般狠手?”

        夙影夫人与向百影青梅竹马,虽然化身为地藏,但齐宁想着她与向百影毕竟有过故情,而且夙影夫人当年落难之时,也是向家收留照顾,向百影落入她手,看在往昔的情分,也不会对向百影太过为难,但此刻看到向百影双目被废,就连脚筋也被挑了,当真是凶残无比,那夙影夫人竟然是如此冷血无情、

        “不是她.....!”向百影摇摇头,声音倒是很为平静:“陆商鹤,我落在他的手里,能够活到现在,已属万幸。”

        齐宁厉声道:“那个畜生,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他知道陆商鹤一直都想致向百影于死地,向百影落入地藏之手,就等同于落在了陆商鹤的手里,陆商鹤自然对向百影极尽折磨之能事。

        “我这眼睛,当年就瞎了。”向百影轻叹道:“他毁我双目,倒也并无过错。”但立刻道:“有一桩事情,你.....你定要答应我!”

        “向叔叔,你有什么事情,自己去办。”齐宁一听向百影竟有临终嘱托之意,立时便想到黎西公,黎西公为了不拖累自己,自尽而亡,已经让齐宁心中伤痛不已,若是向百影再生死志,齐宁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低声道:“我带你离开这里,会找人帮你疗伤,等你伤势痊愈,到时候咱们抓住陆商鹤,要将他一刀一刀地割成碎片。”

        他想到黎西公虽然过世,但唐诺还在,唐诺医术高超,向百影虽然脚筋被挑,对一般的大夫来说根本不可能再治好,可唐诺却未必不能医好。

        向百影声音虚弱,显然不但遭受非人的折磨,而且平日里的食物也是极其匮乏,齐宁心头痛恨,冷笑道:“虽然是陆商鹤下手,可是地藏脱不了干系,想不到那女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她.....她怎能眼看着你遭受如此折磨,却不为所动?难道.....难道她就不念及当年一丝情分?”

        “不是.....!”向百影摇头道:“她不是夙影,她绝不是夙影!”

        齐宁心想向百影看来对地藏确实是死了心。

        当年与他青梅竹马的夙影夫人早已经死去,活着的只是性情大变的恶毒妇人,在向百影心中,地藏当然不再是当年他所喜欢的那位绝色佳人,轻叹道:“向叔叔,你说的没错,那位.....那位夙影已经不在了,她已经变成了心狠手辣的女魔头,咱们.....!”

        “你不明白。”向百影微微挣扎,神情严肃:“我....我的意思并非是夙影变了,而是.....而是地藏本就不是夙影,她.....她只是长的与夙影一模一样,两个人根本不是同一人。”

        齐宁怔了一下,瞳孔收缩

        地藏不是夙影?

        “那日她进入丧洞,我见到她,自然是欢,一时忘乎所以。”向百影叹道:“那时我只以为她真的是夙影,对她毫无提防,谁知道她对我突然下手,她武功之高,实在是出乎....出乎我的意料,我当时便问她三脉为何会通,她显出疑惑之色,我立时便知道她绝非夙影。”

        “三脉?”齐宁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

        向百影道:“夙影自幼身子就不好,她父亲被害,投奔到封剑山庄,我与她在一起时,她有两次突然晕厥,家父略通歧黄之术,亲自给她诊脉,才发现她体内有三脉异常,那是从娘胎里便带出来,根本无法医治,而且三脉难通,根本不可能练气习武。此事发生过后,家父不想让人知道夙影身体异常,所以没有对任何人说,此时也只有我父子和夙影三人知晓,为了治疗夙影此病,家父暗中废了不少心思,用几年时间,倒是让夙影不再因为三脉而伤及身体,可是注定此生无法习武。”

        齐宁皱眉道:“若是如此,夙影也就不可能成为大宗师。”

        “是否能成为大宗师,且不做定论,可是夙影知道自己三脉不通,我当时问这一句,她应该立时便明白我的意思,但她的反应却表现的根本不知道此事。”向百影缓缓道:“为了治疗她的三脉,我们花了数年时间,这事儿她一清二楚,绝不可能一无所知。”

        齐宁万想不到向百影竟会说出如此大的一个隐秘,骇然道:“向叔叔,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的地藏,根本就不是当年那位夙影?既然如此,那.....真正的夙影去了哪里?”

        “我双目被废,脚筋被断,却还苟活到现在,就是放心不下夙影。”向百影苦笑道:“我若一死,世间再无人知道这其中的真相,到时候都只以为地藏就是夙影,夙影生死未卜,却还要因为地藏背负凶名,我又岂能一死了之放任不管?”

        齐宁这才恍然大悟。

        向百影堂堂丐帮帮帮主,却受此非人折磨,而且还是被当年的结义兄弟害成如此凄惨之状,如此奇耻大辱,或许换作旁人早就自尽而亡。

        可是向百影却依然撑下来,原因自然不是因为贪生怕死,而是心里依然记挂着夙影。

        如果向百影的判断没有错,地藏只是外貌与夙影相同,并非真正的夙影,那么她既然占据了夙影的名位,真正的夙影那便是凶多吉少,而且地藏挂着夙影夫人的名位兴风作浪,自然是损毁夙影夫人的名誉。

        别人或许不会在意夙影夫人究竟是善是恶,但向百影对夙影夫人一往情深,却自然不会看着白璧无瑕的夙影夫人被人垢污。

        最要紧的是,夙影是生是死,无人得知,或许也被囚禁遭受非人折磨,向百影哪怕只有一线生机,也坚强撑下去,即使希望渺茫,却也希望能够找到真正的夙影夫人。

        只是陆商鹤是否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是否知道地藏并非他的妻子,又或者早就知道此事,只是与地藏狼狈为奸?

        更让齐宁不解的是,既然地藏不是夙影夫人,那么她真正的身份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