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佛神道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水底伏杀

第六十三章 水底伏杀

        “姐,我感应到了,那小子出城去了。”王家深处,在王龙晶的尾巴处,发出一个怨毒的声音。

        王龙晶道:“该死的,他竟在这种时候出城,我现在却不方便出城!”

        王龙缘不满的道:“姐,难道你不想快点帮我报仇。”

        王龙晶有点忸怩的道:“我怎么不想快些杀了那小子,可是,可是我年经来了。”

        王龙缘顿时无语透顶,过了一会儿,无奈的道:“好,就让他多活一个月吧。”

        所谓年经,与普通女子月经是一回事。

        即使是龙的传人,雌性也不可避免的,那里要流血!

        而与普通雌性不一样,龙的传人那东西是一年来一次,来了就会持续一个月,所以叫做年经。

        龙的传人本来就繁殖能力低下,雌性对自己那里是非常珍惜的,只要年经一来,那么都是小心翼翼,好好保养,生怕出什么纰漏,让自己丧失生育能力。

        作为龙的传人的雌性,都盼望着成年之后,找很多弱小的普通人来与自己交配,让自己怀孕,一旦自己怀孕,那么她们都会杀掉所有的与之交配过的人。

        事实上即使这样,十个雌性最多能有一个可以成功受孕。从她们的年经就可以看出,一年只排一个卵,而且根本就无法确认排卵期,而她们所排卵子的存活期只有一个时辰,这就是龙的传人繁殖能力低下的原因之一。

        当吴界昨夜直接飞离越秀城后,三头灵鼻狮獒犬当即得知,分别带着百毒门,木林森商会总会,以及三恶教盗堂,先后出得越秀城南门,循味向蛮荒森林追击而去。

        灵鼻狮獒犬为低阶凶兽,虽然嗅觉灵敏,能听懂人言,但其智商还是远逊人类。当发觉气味源一分为二,再分出三个、四个,乃至数十个之时,它们无法告诉主人,只得循味往各自就近的气味源而去,是以三个势力先后进入蛮荒森林,却并不是齐向一个方向搜寻。

        百毒门门主葛太胜,带领门中三大长老,十数名魂修弟子,跟在一头雪白的灵鼻狮獒犬之后,在密林之中疾速穿梭。

        此时晨光初露,朝霞殷红,森林中薄雾弥漫,草尖树叶之上的露珠,映着霞光,晶莹剔透,星光点点。

        那头雪白的灵鼻狮獒犬穿出密林,来到一座山峰脚下,那山峰高耸入云,层岩叠嶂,石骨峥嵘。狮獒犬毫不停留,径往山上奔去,百毒门十数修士紧跟其后。

        不一时,狮獒犬带着众人已来到山腰。狮獒犬停了下来,对着一个山洞狂吠。

        葛太胜大喜,将手一招,门下教众当即散了开去。

        葛太胜正要散开神魂,感知洞内情形。但就在此时,只听呼的一声,一个黑影从洞中疾窜而出。

        葛太胜心中一惊,忙将梦境挪移而出,那是一团黑色的毒云,瞬间就将洞中飚射而出的黑影笼罩。

        如今葛太胜已达到毒修魂梦境巅峰,只差一点,就可以突破至域成境。而他的梦境设定颇为不低,即使遇见初入域成境的其他修士,也有一战之力。

        而其他修士,谁都不愿惹上这个魔头,他那毒系梦境一旦发出,中者立毙,极难对付。

        那黑影哼都未曾哼一声,当即掉下地来,神魂飘飞,尸体开始腐烂。原来是一头疾风豹。

        葛太胜定睛一看,只见那疾风豹腐烂的尸体背上,竟然系着一件灰色的粗布衣衫。

        葛太胜一愣,收回梦境,那灵鼻狮獒犬奔将过来,对着那粗布衣衫狂吠。

        葛太胜见此情形,已明其理,骂道:“妈的,那小子端的狡猾,竟用了金蝉脱壳之法,走,继续搜寻。”

        吴界继续向蛮荒森林深处行去,边行边逼出汗水,浸湿衣服,见到凶兽就将其捉住,将汗衣牢牢系在凶兽身上,然后放其离去。

        吴界来到一片密林的边缘,前面出现一条大河,河水湍急,深不见底,自东向西迤逦延伸而去。

        吴界直下河水,游到河中,沉入水底,顺流而下。吴界明白,灵鼻狮獒犬嗅觉虽灵,但还闻不到水下的气味。

        如此潜行数里,突然斜刺里一头七八丈长的蛟鳄游了过来,张开大口就向吴界咬来。

        “孽畜,找死!”吴界龙爪探出,一把将其抓住,龙爪巨大,抓住那蛟鳄中部,只剩前面一个脑袋,后面一条尾巴摆动挣扎。

        吴界微一用力,只听一阵骨头断裂的哔啵声,就将那蛟鳄捏死,沉入河底。

        吴界又向下游潜行数十里,冒出水面,上了南岸。向南行出数里,吴界从魂梦空间取出一件汗衣,系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然后他返身而回河边,下水躲在一丛水草之中。

        两个时辰过去,日头西斜,吴界在水草之中一动不动。不时展开神魂,感知周遭动静。

        突然,吴界见河流北岸数里开外,一大群鸟雀飞起。吴界凝神细听,隐隐传来犬吠之声。

        吴界心道:“来了!”他微微一笑,头顶凭空出现一个火团,神魂控制着火团超低空向南飞去,飞到自己神魂控制的边缘,直接冲上高空,如烟花一般,呯的一声爆炸开来。

        然后吴界缓缓沉入河底,潜行到河中央。再向上游潜行里许,吴界根据那狗吠声的位置,及对岸地形,预判其到达河流的位置。

        不一时,葛太胜带着十余名百毒门修士,来到河流北岸。

        那头狮獒犬伸出前爪,指着河对岸,呜咽啾鸣。

        葛太胜道:“这次定是那小子真身,大意不得。低空飞过去,不要让他远远就发现了。”当下他右手一探,一把抓住那狮獒犬后腿,脚底喷出黑雾,贴着水面,率先向对面飞去。

        葛太胜心中狂喜,河对面那边有火系梦境爆炸,正好被自己察觉,真是天助我也啊!这次定是那小子真身了!那小子得了真龙之血,但毕竟修为尚欠,即使他肉身再强横,也休想抵挡自己的毒功。

        葛太胜正寻思自己赶过去,怎样用梦境毒云将那小子封锁。正飞行间,突然一只巨大的龙爪从水底探出,一把就将自己抓在爪中,连脑袋都没露出。

        葛太胜眼前一黑,顿时大惊,瞬间释放出自己的毒云梦境,正要向下攻击而去,但只感身体蓬的一下崩碎,自己神魂脱体而出。

        一人一犬同时被吴界龙抓捏死,神魂飘飞。而那片毒云没有了神魂控制,竟然直飘到对岸。毒云弥漫,形成毒雾,笼罩方圆数里之地,树木枯死,凶兽暴毙,异常恐怖。

        此时百毒门三名长老也已飞到河面上,而其他十几名弟子却还未起飞,仍在河流北岸。

        众人见异变陡生,教主与獒犬瞬间毙命,均是大惊。

        但敌人在水底,他们没有水系修士,毒系梦境根本无法渗入,神魂也感知不到。如要与之战斗,只能下水肉搏。但他们又怎敢与龙的传人拼肉身?是以三名长老立即倒飞而回,与众弟子齐退里许。

        吴界龙臂从水面消失,将一人一狗的尸体抓了下来,直接将那犬尸丢弃,然后将葛太胜的尸体存入魂梦空间,吴界打算用修士的尸体实验舍利子。

        同时,吴界感应到一丝罪业降临于莲蓬法界罪业莲子之中,知道这人也是多做恶事之辈。当下将那丝罪业直接引入正中的须陀洹果,转化为佛力。

        杀了一头狮獒犬,吴界心下颇喜,在河底返向上游潜去。

        百毒门二长老道:“我们就在这一带潜伏等待,老子就不姓了,那小子能始终呆在水里!”

        其实对于门主身死,大长老是满心欢喜的,如此,自己将有极大的机会成为新的门主,对于追杀吴界,他却是兴趣缺缺。他心思缜密,暗想:“据消息透露,那小子不但是火系魂修,而且还有一种极厉害的异种元力,在正面战斗中都能将龙的传人击杀!那小子进入蛮荒森林,立即使用金蝉脱壳之法,可见他并非笨人;后又设下圈套,更是一举将门主与獒犬击杀,可见其阴险狡诈,勇敢果决。对于这样一个人,最好是别去招惹为妙。”

        当下大长老道:“我看还是算了,如今门主已死,那小子不是易与之辈,最好别去招惹,不如打道回府,商议门主接任才是大事。”

        二长老阴测测的道:“赵长老,你心中如何想,我岂有不知!如今门主新死,尸骨未寒,大仇未报,你就急着想继任门主?”他平时都是称呼“大长老”,现在却叫“赵长老”,显然是要将大长老的地位拉下,与自己平等。

        大长老厉声道:“你,竟敢对我如此不敬!门主去世,由我继任,那是理所当然,难道你要觊觎门主之位?”

        二长老退了几步,道:“谁杀了那小子,夺得真龙之血,为门主报仇,就由谁继任!老三,你说是不是?”

        三长老实力最低,但与二长老交情一直不错,当即接口道:“正是!”

        大长老怒道:“好,你们要去找死,我也不拦你们。走!”说着率先往北而去,六名弟子当即跟着大长老离开。

        剩下的八名弟子却是二长老与三长老嫡系。

        二长老道:“老三,我往上游搜寻,你往下游搜寻,记住,离河流一定距离,不要又被那小子乘隙偷袭了。”

        三长老道:“好。”

        当下兵分两路,二长老带着四名弟子向上游行去;三长老带着剩下的弟子向下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