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丧尸不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渐行山(二更)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渐行山(二更)

        吞天果断拒绝:“不行。先生会生气的。”

        火宝也觉得不好。

        夜溪却不在意:“我收徒把门派发扬光大他只有开心的份儿。”

        “...请问,您二位的门派怎么称呼?”吞天是真的很好奇。

        “...竹林夜溪,好听不?”

        取名字什么的,本王从来不怵。

        吞天:“...”

        火宝:“好听,跟画似的。”

        吞天心里叹气,可不就是一副画吗,所以取个正经的门派名就那么难吗!

        静下心来随她学写字。

        可很快发现不对。

        当初夜溪随竹子初学时很是艰难,没一笔写在点子上的,且比划写错了不说,即便是错的笔画也是下笔艰难,如前头有座山在挡着。现如今好多了,再写新的字时没那么费力,顶多是笔杆子上挂了百八十个铁秤砣而已。

        到了吞天和火宝这里截然不同。

        一笔一划皆准确无误,看上去一模一样,两人完成的轻轻松松,但——就是没那感觉!

        写字仅仅只是写字而已,写出来的是字,不是字符。

        吞天果断扔了笔:“这不是人人都能学的,至少我和火宝不可能了。”

        火宝也挠头:“想来是你特殊,不然先生怎么就认定你。”

        夜溪一想:“等会儿让无归凤屠试试。”

        等无归凤屠也试过了,不行,和吞天火宝一样一样的,一笔一划端端正正分毫不差,可就是不成符。

        夜溪端着下巴唔唔沉思:“根本就是我一徒难求吧?根本就是竹子走大运遇上我吧?”

        有些后悔没端着让他好生求一求呢。

        竹子:呵呵,等我上来。

        按计划飞向渐行山,五人皆把那《神界简史》给背了熟,路途中各自修炼不提,幸运的是再没遇见神屠场。如此过了三十几日,终于到得地图标识的地方,却是孤零零一座山头不长草木,有水从山上披下,势头凶猛,水冷而浑浊。

        穷龙恶虎,只看面相这便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孤零零的荒山别看不甚高大,但能从萧宝宝第一世的时候到现在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屹立在神界地图上也是有来历的。

        这来历甚至能往上追溯很久很久。

        相传是神界初成还不稳定的时候,这里的地带下有一口火山,喷发火焰无数毒气熏天,以至周围相当大一片神域内寸步难行,有神明断一肢封其口,成渐行山。

        夜溪:神明的神躯究竟有多大,一条胳膊都能塞住火山的,还是超级大火山。

        不管传说是真是假,渐行山现在也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山,连普通的矿脉都没有。

        神界不缺资源不是虚话,毕竟那么那么大,只要勤快些,眼神好些,总能找到修炼用的各种东西,相比之下,反而是技艺,真正高明的技艺更加吃香,丹阵符器,或者别的什么别人不具备的本事。

        因此上来神界的人,只要有一技在手,过得都挺不错的。便是没有一技在手的,手脚勤快点儿,也能过得很好。像下头那种起点太低缺少资源混不出头的情况,基本没有。

        而神界的本土神族们,各有固定的族地和资产,生活更加滋润。

        另外,神界内,随便你圈地,只要你守得住。

        唯一的不好,便是神屠场了。

        假若没有神屠场,真不知道在这样优渥的条件下,神族得泛滥成什么样。

        当然,神界的资源也有高低贵贱,能找得什么用上什么端看个人本事。

        话说回来,在富饶广阔的神界,渐行山真的太贫瘠太不出众,除了在地图上做个地标,没别的作用了。

        地图上的注解:渐行山,出产无,风景无。

        既不实用,也不美观。

        所以宝宝第一世把东西藏这正是因为这一点?

        也不知道里头藏了啥。

        夜溪按照萧宝宝所说,站在山头上,脚下便是从山头挂下的大河,拿出丑不拉几的石头钥匙,深吸一口气,大家手牵着手,跳下去。

        按说,他们进空间更方便些,但夜溪不愿意,万一又遇到空间压制了呢?空间并不是万能。

        再说,都到神界了,踏踏实实经历这一切吧。

        还未落入水中,被嶙峋山石溅起的水沫子先砸在头上脸上,生疼,这水硬的铁似的,带着铁锈的味道,还有腐朽的气息,仿佛从尸山血海里流出来的似的。

        入水,隔着衣服传来针扎的感觉,不疼,但很不舒服,脸上手上暴露的肌肤微微刺痛,试着用精神力,并不能隔绝,用神力灵力也不行。

        只能忍着,反正不疼,但那水里带着的不好味道往肌肤里刺...夜溪真想立即进空间洗个澡。

        睁着眼,眼球涩涩的疼,手心里的石头钥匙还未有反应。等到他们快被冲到山下,忽然石头一闪,带着他们往里一偏,进了石壁上的一处暗穴,耳边轰鸣,全是水,狭窄的水道里,生长着锋利的石头片子,那刃又细又薄,也不知这积年累月的铁水冲刷怎么就冲出这德性。

        一行撞来撞去,抿着嘴苦着脸,等那石头钥匙再一次发光把他们拉入一处不甚光明的空旷地带时,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是检查身上。

        嘶,我的妈,不是青就是紫,脸上更是不能看了。

        夜溪手指尖尖轻轻一碰,嘶嘶倒吸凉气,疼,真疼。方才还没感觉,以为自己神躯了得呢,这会儿疼痛全涌上来了,不是缺胳膊断腿的疼,就是皮肉疼,但皮肉疼才让人疼得掉眼泪呢。

        又碰了一下,夜溪不想相信,看过四人,傻乎乎的问:“我的脸是不是——肿了?”

        四人皆默,自己的脸肿没肿不知道,反正看到的自己外的所有人脸都在肿,嗖嗖嗖,小馒头似的。

        “啊——九转!”

        夜王不重视美貌,但不代表能容忍自己顶着一张猪头。

        九转一秒出现,定格——

        “哇哈哈哈哈哈——”

        笑死了,从没见过这么丑的人,还一见五个。

        五只脚同时落在小树青翠的身躯上,把笑声踩灭。

        九转用枝条捂住五个深深的脚印,委屈,人家只是乐呵一下怎么了?

        摘了片叶子喂到夜溪嘴边,夜溪一口吞下,脸上身上泛起一阵清凉,伤势全好。

        别人就没这个待遇了,但他们也不稀罕,自己摘,刷的一扯几片,丢嘴里嚼。

        气得九转枝条乱舞,对着空气抽了阵,生着闷气回空间。

        夜溪无奈责备:“欺负人,九转在神界也难得吧,省着用。”

        无归便道:“他多活多少年现在还活着呢,有意见?好呀,反正到了神界了,又不是没有别的九转神草。”

        空间里的九转:...呜呜,委屈死草了。

        夜溪还在给他争取福利:“九转有的是,长成树的有没有?”

        九转绝对异变了,因为她。

        别的九转可没这个机遇。

        无归一噎,想想还是不屑:“我看他长成树也只有树叶子能敷敷脸。”